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师兄皆大佬唯我小废柴 > 动手吧我赶时间
 
  却没有想到,来玉兰城才没多久,居然就和陆清漓撞个正着。
  想到往日的林林种种,陆霜颜吓得全身颤抖,一张憔悴的脸又变得煞白。
  若是早知道会撞上她,还来玉兰城干嘛啊,老老实实躲在世俗九洲不好吗?看着陆清漓那从容自若神彩奕奕、再无半点柔弱怯懦的脸,陆霜颜后悔得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孙公子你认得她?”见孙少文认得陆清漓,钟定方心中有点忐忑,又多看了陆清漓一眼。
  孙少文不但家世不凡,而且近来还被一名仙门强者收入门下,他们钟家来天外天开宗立派,就是多亏了孙少文的帮忙。
  这个陆清漓既然和孙少文认识,想必来头也不小,他不想惹祸上身。
  “见过一次罢了,若不是她自己说起,我连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孙少文看出钟定方在担心什么,随口敷衍了一句。
  堂堂孙家少家主,居然被人拿灵石砸得全无招架之力,最后只能落荒而逃,这事太过丢脸,他当然不好意思向外人提起。
  嗯……不止是外人,在自家人的面前都绝不能透出口风,不然他这少家主哪里还有威信可言。
  听孙少文这么说,钟定方松了口气。
  不止是他,姜伯也放下心来。
  如果陆清漓与少家主相识,他还真不好对她失礼,但孙少文只是见过她一面,甚至在此之前连姓名都不知道,他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小丫头,你师兄伤得不轻,还是趁早带他回去疗伤吧,我们和陆家的恩怨,你还没有资格插手。”姜伯倒背着双手,摆足了前辈高人的架子,对陆清漓说道。
  “原来你也知道我师兄伤得不轻啊,那你倒是说说,身为师妹,眼睁睁看着师兄被人伤成这样,我若是就这么走了,如何向师门交待?”陆清漓又露出那种看白痴一样的眼神。
  “那你还想怎样?”注意到她的眼神,姜伯心头莫名火起,不耐烦的问道。
  “废话,当然是该为师兄报仇雪恨了。”陆清漓说道。
  “报仇?你说你想报仇,就凭你,也想给他报仇,哈哈哈哈……”姜伯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看着陆清漓那清美之中似乎还略带一丝稚气的面庞,忍不住笑出声来。
  “她以为她是谁啊,居然还想报仇,她没看到她师兄是怎么输的吗?”
  “不愧是师兄妹啊,都是一样的不知死活。”好不容易消停片刻的钟家弟子又忍不住讥讽出声。
  “小姑娘,你怕是来得晚,还没看清这位姜前辈的修为吧,他可是紫府巅峰啊。”一名城中百姓提醒道。
  “你还是赶紧带你师兄回去疗伤吧,别再趟这浑水了。”还有人好心的劝道。
  连凌飞白都被陆清漓的惊人之举吓了一大跳,要知道他苦修了二十余年,都只到金丹中期,陆清漓年纪轻轻,怕是连十八岁都没到,哪怕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又能有多高的修为。
  她居然想给自己报仇?找死还差不多。
  “不要胡闹了,我的仇自己会报,不需要你来操心。天辰,赶紧带她离开!”凌飞白冷着脸,严厉的说道。
  “别人可是紫府巅峰,飞白你拿什么去报?”应天辰不以为然的说道。
  “他看着是紫府巅峰,但真实战力最多只有紫府中期,我要胜他,也不是全无办法。”凌飞白自负的说道。
  “嗯嗯,我知道你厉害,可既然有办法,那你为什么不早用。”应天辰翻了翻白眼。
  就像陆清漓看出这个六师兄在敲竹杠方面全无天赋一样,他也看出凌飞白已经彻底堕落,再不是以前那个德才兼备的六师弟。
  凌飞白所说的,他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了。
  “你说的办法,想必就是七杀天谴大阵了吧。”陆清漓倒没有小看凌飞白,而是深望了他一眼,若有所思的说道。
  “你知道七杀天谴大阵!”凌飞白惊讶的说道。
  七杀天谴大阵,也是末法时代流传下来的一门阵法,虽是七品,阵法之威却绝不在任何八品阵法之下。
  虽然他的修为只到金丹后期,但凭借七杀天谴大阵,却绝对可以将紫府巅峰的姜伯格杀当场。事实上,因为这门阵法威力太过恐怖的缘故,他想要手下留情都不可能做到。
  不过七杀天谴大阵阵理复杂而繁琐,除非是他这样的魂阵师,否则就算修为达到劫变的阵修都难以布成,所以久而久之,这门阵法就渐渐失传,很多阵修都不一定听说过。
  凌飞白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小师妹见识如此广博,居然知道七杀天谴大阵。
  “飞白师兄,如果你真能布成七杀天谴大阵,击杀这个姜伯倒是不成问题,但你不要忘了天谴二字。
  七杀天谴大阵威力太大,不但伤人,也会伤己,所以才会冠以天谴二字。为了区区两千灵石,自伤灵脉折损道基,值得吗?”陆清漓又接着说道。
  “原来七杀天谴大阵还有这样的妨害,幸亏飞白师弟你没有出手。”应天辰这才知道,凌飞白不是自吹自擂,还真有办法对付姜伯,只是这法子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所以难以下定决心罢了。
  “七杀天谴大阵的确有些妨害,但总比无谓送死的好吧。”凌飞白不大服气的说道。
  “送死?”陆清漓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动人的笑容,也懒得再和他解释,径直朝姜伯走去。
  “等等……”凌飞白连忙喊道。
  “放心吧飞白师兄,只是一个紫府巅峰罢了,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他。”陆清漓头都没回,挥了挥手自信的说道。
  “好了好了,清漓师妹是最最最厉害的了,飞白你安心看着就是了。”应天辰按着凌飞白的肩膀,眼中再次绽放出狂热的火光。
  办法,你能有什么办法?凌飞白急得直想跳脚,可是刚刚服下疗伤灵丹,虽然伤势无碍,真元却还没能恢复,被应天辰按住肩膀,他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看着陆清漓神情轻松,闲庭信步般的走到姜伯的跟前。
  谁都没有想到,陆清漓说到做到,还真的准备为师兄报仇雪恨。看着她那年轻得不像话的清丽面庞,再看看站在他对面白须皓首神情倨傲一身强者气派的姜伯,所有人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陆清漓,你确定要与老夫交手?”连姜伯自己都是惊讶不已,狐疑的看着陆清漓,怎么都看不出来她到底哪儿来的勇气。
  “动手吧,我赶时间。”陆清漓不耐烦的催促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