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重回九零她只想致富 > 384.怎么不上去?
 
  因为两人手里拿着的东西都比较都比较多比较沉,所以两人这一路上都是不住地走走停停歇歇,最后花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上到了楼上。
  上到楼上,向瑾掏出钥匙来开门,才刚拉开房门她就看到了她爷奶正现在屋里。
  “哎哟,搬东西呢,怎么都不叫我们一声?”她奶奶看到她们拿着的那么多的东西,就赶忙地迎了过来并从她的手里接了过去。
  向瑾双手得空,就转身过去接雷佳手里的东西,雷佳的确也是有些手酸,于是就给了她一些,这时候向瑾她爷爷也走了过来帮忙,向瑾拒绝,“您接下雷佳手里的。”
  “爷爷好!”雷佳嘴甜地率先就朝向瑾他爷爷唤了一声。
  “唉唉唉,好好好,孩子给我吧,”向瑾她爷爷点了点头,伸手就去接雷佳手里的,雷佳递给她。
  向瑾她奶奶她奶奶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出来招呼雷佳,“好孩子,快进来,进来坐下歇息一会儿。”
  雷佳就道,“不了奶奶,我们还有一些东西没搬完呢。”
  向瑾她奶奶就扭过头去看向瑾,“还有很多东西吗,那我跟你爷爷也和你们一道去?”
  向瑾就道,“没多少了,就一点点,我们两个拿得完,主要也就是几双鞋子和一个脸盆外加一个小塑料桶,鞋子我都是用袋子装好了的,提上走就是。”
  向瑾她奶奶就点了点头,“行,那我就跟你爷爷我们两个人在屋头煮饭,哦,对了,我们刚才回来看到冰箱里有很多的菜,还有那里一个大西瓜,怎么,是你一大早去菜市场上买的?”
  向瑾就目光看向了雷佳,“不是,是雷佳带给我们的。”
  她爷奶就讶异了,然后她奶奶就道,“孩子,你怎么还给我们带了那么多菜啊?”
  雷佳就有些不大好意思地道,“也没什么的,上回向瑾帮了我们家,我妈跟我奶奶一直说要感谢向瑾的,但是我妈跟我奶奶做饭的水平也就一般,怕做出来的饭菜不好吃,向瑾吃不惯,但是请她到外面去吃呢,我们家自己又开了个面馆儿,所以他们天天要守着馆子,也没得时间,所以就一直找不着合适的机会。
  我妈跟我奶奶听说向瑾要搬来跟你们一起住的时候,她们就买了些菜来让我带来,说向瑾的手艺好,今天又周末,就让她自己做一下,也算是我们家的一点心意。”
  向瑾她爷奶听说了之后就叹息道,“哎哟,你看你妈她们才爱好哟?!这也太客套了!”
  雷佳就道,“没什么的,我们家就住在街上,离菜市场很近,买菜那些都很方便的。”
  向瑾她奶奶就道,“行,那你们就快去吧,搬了回来好休息,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雷佳就道,“奶奶,您别跟我做,我等会儿还要回去呢。”
  向瑾她奶奶道,“回去干啥?你看外面这么大的太阳,这万一要是走在路上中暑了怎么办?留下来,在家里吃顿便饭!你看你跟我们小瑾又是同班同学,都不是什么外人,还客气个啥?好孩子,留下来,啊?”
  雷佳就有些犹豫起来,向瑾也就道,“就留下来吧,反正你回去也没得什么事情干,留下来到时候下午直接回教室上晚自习,你也懒得受热!
  等会儿颜宸和严飞也要来,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玩会儿扑克牌,好好地放松一下。”
  向瑾她奶奶就又道,“对,你们都是同班同学和相熟的同学,到时候啊也有话题聊得来。”
  向瑾她爷爷就一脸含笑地看着雷佳,面色极为慈爱,似也在邀请她留下来。
  雷佳看着他们都一脸真诚地期待她留下来的神情,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就点了点头,“嗯!”
  向瑾她爷奶脸上的神情就愈发的高兴愉悦了。
  向瑾和雷佳就再次地下楼回宿舍里去搬东西了。
  “阿姨,您好,我想找下高二三班的向瑾,您能上去帮我叫一下么?”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女生宿舍楼下,一个少年模样的男孩子对着一个面相有些严肃的中年胖大婶礼貌地请求道。
  那胖大婶不是别人,正是向瑾她们这栋女生宿舍的楼管阿姨,她住在宿舍大门旁边的一间单间宿舍里,凡是有人要出去或者是有人要来这里找人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那宿管阿姨把面前的少年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通,脸上并无半点的笑意,“你是哪个,找向瑾有啥事?”
  少年道,“哦,我是向瑾的表弟,叫杨昭,我给她带了一些东西,来这里看她一下。”
  那宿管阿姨见他一副诚恳诚实地模样,于是就道,“向瑾现在不住在女生宿舍楼里了,她搬走了!”
  “啊?”杨昭就吃惊,“那她搬去哪里了啊?”
  那宿管阿姨就道,“你来晚了一步,她刚搬去走没多一会儿,他们家大人在学校里租了一套房子,她搬去和家人一起住了。”
  “她家人?”杨昭又是吃惊。
  那宿管阿姨就微点了一下头,“啊,她爷爷奶奶,据说是专门搬到这里来照顾她饮食起居的。”
  杨昭听了心理就是一震,顿时心里也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五味陈杂,他表姐终究还是跟她那边的亲生父母爷奶他们相认了。
  “嘿,小子,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那宿管阿姨见他突然就像傻了一样,于是就起身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杨昭回过神,然后就有些歉意地道,“哦,不好意思,刚才走了个神,麻烦你再说一遍呢。”
  那宿管阿姨就皱着眉头一脸怀疑神色地瞧着他道,“唉,我说你究竟是不是向瑾那丫头她表弟啊?”
  杨昭就一个劲地点头道,“是,是,肯定是了。”
  那宿管阿姨依旧有些不大信地望着他,“既然是,那她搬去跟她爷奶们住你咋个都不晓得?”
  杨昭就道,“我是她舅舅的儿子,我们最近又没通电话联系,我怎么知道她搬去跟她爷奶们一起住了?”
  那宿管阿姨见他不似说假,遂也就点了点头,“这个倒也是!”
  “所以阿姨,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她搬去哪儿了?”杨昭随即就又请求着道。
  那宿管阿姨就道,“教室宿舍三号楼,你要找她就到那儿去找她吧,不过具体是哪个单元哪个门牌号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那个丫头是我们学校顶有名的好成绩,学校里的很多老师和学生们都认识她,没准儿你到那儿去也能找人打探得到。”
  “唉,好,谢谢阿姨,”杨昭道谢。
  三号教师宿舍楼,一共有三个单元,他在那楼下转悠了很久,期间也碰到了几个老师或者老师家属模样的人,但是当他向他们打探却是无一人知道向瑾他们究竟是住哪一个单元哪一层楼,就更别肖说具体的门牌号了。
  正当他有些犹豫要不就还是回去算了的时候,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了出来,“杨昭?!”
  他猛的回头,然后就看到颜宸和严飞两人正并排着地朝着这边走来,严飞的手里还抱了一个大西瓜。
  “宸哥,严飞哥?!”待到他们走进,杨昭唤道。
  “怎么不上去?”颜宸问。
  杨昭道,“我不知道她住在哪儿。”
  严飞抱着西瓜就轻轻地撞了他一下,“走走走,跟我们一起,我们也正好去他们家!”
  杨昭看着两人就有些犹豫,“要不你们还是帮我把我姐叫下来吧,我就不上去了?!”
  严飞就咯噔了,目光不由自主地就看向了颜宸,就果然见颜宸皱着眉头就道,“你信不信你姐等下削你?”
  杨昭垂着头脸就有些微微地红了起来,颜宸斜了他一眼就率先地迈出了步伐,“走了,上楼,男子汉大丈夫果断爽利一点,别像一些扭捏的妇人似的!”
  严飞看着杨昭就猛点头,“嗯嗯嗯,走走走,快走,跟我们一起!不然小心你姐等会儿生气了!”说着他便抱着喜欢朝颜宸追了过去。
  看着他们两那自在随意的模样,杨昭犹豫着地挣扎了一番,终究还是追了上去。
  严飞看到他追上来,嘴角顿时就扬起了一抹笑,“唉,这就对了嘛,向瑾她虽然现在不是你的亲姐了,但是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可是在的,而且向瑾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
  颜宸就斜了他一眼,严飞就赶忙改口,“哦,不是不是,我说错了,哎呀,总之就是向瑾她那个人其实还很讲感情念旧情的,你这样扭扭捏捏的就会给人一种故意与人疏离和主动放弃了与她之间的那种姐弟关系知道吗,唉,不好,不好,你那样很不好!”
  杨昭就立刻反驳,“我没有!”
  严飞就道,“哪你干嘛不上去找你姐?是因为你觉得你姐现在跟她的亲生父母爷奶相认了,所以你就觉得你姐可能不会认你们了?”
  杨昭抿着唇瓣低垂着头就不吭声了,严飞就接着又道,“杨昭,你这个想法要不得知道吗?你想啊你那个姑姑都对向瑾不好,向瑾的亲生父母爷奶对她好,她凭什么不能和他们相认?你若是真的待你姐好,你就应该为她感到高兴知道吗?而不是在这里吃酸醋!”
  杨昭就道,“我没有,我也很高兴她有亲人真心地疼爱她,对她好!我就是,我就是跟她爷爷奶奶们不熟,我也不知道人家欢不欢迎我到他们家去,毕竟我姑之前的确是有些做的太过分了。”
  严飞就一副恍然的样子道,“哦,我明白了,你们是怕他们会迁怒于你,会给你脸色看,对不对?”
  杨昭就愣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承认了他的那份担心。
  严飞就道,“嗨,你那担心就是纯粹多余的,向瑾她爷爷奶奶才不是那样的人呢,人家讲理,老慈祥,老和蔼了,我保证你去了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杨昭就道,“你怎么知道?”
  严飞就道,“我就知道!”
  说话间,几人就到了向瑾他们家门口,颜宸抬手敲门,不肖片刻,就有人过来开门了。
  前来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向瑾,“快进来,”她往旁边让了让,然后就瞟到了走在最后的杨昭,顿时就惊喜地道,“杨昭,你来了?!快进来,快进来!”她一个劲地朝他招手。
  “姐!”杨昭见到如此的向瑾,心里也很高兴,这还是他所熟悉的那个表姐。
  向瑾她爷奶在听到向瑾的那一声惊喜的高呼声之后,也一前一后地从厨房里疾步地走了出来。
  他们之前也是见过一回杨昭的,也知道这孩子跟他们家孙女儿的关系很要好,于是在见到他也是很高兴的,也一个劲地招呼他快进屋。
  看他们是真心热情地招呼自己,为此,杨昭心里面的那点顾虑和担忧也就打消了,随即就礼貌地唤了他们一声表爷爷和表奶奶。
  大家进到屋后,向瑾她爷爷奶奶们就招呼他们都到客厅那里去坐下。
  严飞随即就将他怀里抱着的那颗大西瓜砸到了向瑾的手里,“呐,这个你拿去放一下。”
  突来的重量,把向瑾给砸懵了,向瑾她奶奶就道,“哎哟,你们这一个个的,来就来嘛,干嘛还带些东西,你们看我们那儿都摆了几个西瓜了?”
  大家就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那不远处的墙跟边儿上竟然已经摆了两个大西瓜了。
  向瑾她奶奶就接着道,“雷佳那会儿来带了一个,我们早上又在菜市场上买了一个回来,这会儿你们又带了一个回来,你们看这个西瓜我们要吃多久才吃的完?”
  严飞就道,“乔奶奶,您可别误会,这个瓜可不是我买的,它是颜宸买的,我只是出了一点力将它抱上来。”
  大家顿时就哭笑不得,然后向瑾她奶奶就交代道,“以后你们可不许再这样了啊?”
  大家都就点头。
  然后向瑾她奶奶就叫他们先玩儿着,他们去厨房里做饭。
  杨昭就赶忙将他带给向瑾的东西拿出来,“姐,这都是我按照你之前告诉我的做法我自己亲手做的,你尝尝?”
  然后大家就看到摆放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只黄灿灿的鸡,还有一块大约有两斤重的卤牛肉,以及几包各式各样的糕点。
  “你把这个局盐鸡给做出来了?”向瑾惊喜地就道,嘴角随即就勾起了一抹笑痕。
  杨昭就点了点头,“嗯,我试了很多遍才试出来这个颜色的,不过我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味道,但是爷奶和我爸妈还有二叔二婶他们都说好吃。”
  向瑾就点了点头,然后就拿起那只鸡就闻了闻,“嗯,差不多,是这个味道,不过做吃的也不必拘泥于一种固有的味道,有时候创新说不定效果会来的更好!”
  杨昭听她这么说之后,顿时也就笑了,然后就听到他姐又道,“你在做吃食上很有天份啊!”
  杨昭就笑的更欢了。
  向瑾就把那只鸡和那块卤牛肉递给她爷奶,然后就开玩笑性地道,“中午可以少烧两个菜了。”
  她爷奶也就呵呵地笑着,然后又招呼着大家好好玩儿之后就同向瑾她爷爷进厨房里去了。
  向瑾将那几个糕点袋子打开让大家吃,随即自己也捻了一块儿就吃了起来。
  杨昭随即就又往自己的背包里掏了掏,然后又掏出两个袋子来,一个递给颜宸,一个递给严飞,“宸哥,严飞哥,我也给你们带了一点儿。”
  两人接过,各道了一声谢。
  不多一会儿,向瑾他爷爷就端了一盘切好的西瓜出来招待大家,“这个是我们那会儿在街上买的一个甜瓜,也不知道究竟甜不甜,你们尝尝。”
  几个人又是道了一番谢,颜宸起身去洗手,严飞和杨昭见罢,也跟去洗手。
  向瑾就着上面的牙签就叉了两块儿,一块递给雷佳,一块自己吃了,然后两人都就说甜!
  她爷爷就状似松了一口气地笑了,然后就道,“小瑾,招呼好你的这些同学朋友,还有表弟们,我进去帮你奶奶了?”
  向瑾就点了点头,“嗯,知道!”
  待他们把一盘水果吃完,向瑾就拿出一副扑克牌来问大家玩儿不玩儿。
  严飞直接就将那副扑克牌从向瑾的手里拿了过去,“玩儿,玩儿,肯定玩儿啦,”他一边洗着牌一边道,“你们想玩什么呀?是斗地主还是打双勾,亦或是跑得快,或者炸金花?”
  颜宸就道,“我随意!”
  杨昭也就举手道,“我也随意!”
  然后大家就看向向瑾跟雷佳她们两个人,雷佳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我不会!”
  严飞就一副吃惊的表情,“不会吧,你连扑克牌都不会玩儿?”
  雷佳脸就微微一红,“我,我没学过。”
  向瑾就道,“没事,很简单的,你打一遍就会了!”
  雷佳就用力地点了点头,嗯嗯嗯!
  向瑾就道,“那就来打跑得快吧?!”
  大家都没意见,然后跟着就是发牌,向瑾就告诉雷佳道,“其实这扑克牌呢主要也就是比谁手里的牌大,比如说轮到你出牌了,只要你手里的牌比上家的大你就可以出牌,要是别人都要不起你手里的牌呢你就可以继续地出牌。”
  雷佳就点了点头,“嗯!”
  向瑾又就提醒道,“不过你得记住,二是比除了双王以外最大的牌,当然了,你手里面若是又炸弹的话不算。”
  “嗯!”雷佳又就点了点头。
  跟着就是出牌的时间了,大家按照红桃三在哪个手里就哪个先出牌,最后是颜宸先出牌,他直接就出了一对三。
  严飞顿时就哇啦哇啦地叫了起来,“不是吧兄弟,你首先就来给我们来一个对子?”
  颜宸就道,“没办法,最小的牌就是它们俩。”
  严飞皱着眉头就道,“好吧,好吧,对子就对子,”然后就听到接下来的杨昭道,“对七!”
  严飞又就哇啦哇啦地叫了起来,“不是吧杨昭,你一开始就出这么大一对,我手里的牌都出不去出呢?”
  杨昭就道,“我也没办法啊,我就只有这个牌比他那对三大点。”
  严飞就道,“不要!要不起!”
  然后就轮到了向瑾,向瑾也就道,“我也要不起!”
  严飞又就道,“你也不要?”然后偏着脑袋就欲去看向瑾手里的牌。
  向瑾就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要不起就是要不起!”
  严飞悻悻然地就将目光收了回去,“不看就不看,我才不稀罕看你的牌呢,哼!”
  向瑾不屑地斜了他一眼没理他,然后就听到雷佳道,“一对八!”
  颜宸:“对九!”
  杨昭:“对勾!”
  严飞的语气就有些冲,“不要!”
  向瑾也道,“不要!”
  雷佳:“对A!”
  “不要!”
  “不要!”
  ……
  接下来的颜宸,杨昭,严飞,向瑾几人都不要,然后又就轮到了雷佳出牌,这会她出了一个单牌“四”,颜宸直接就出了一张五,杨昭却出了一张十,严飞就狠狠地瞪了杨昭一眼,“你就不能出个六或者不要什么的?”害得他手里一堆的小牌从六到十几张单排都出不出去。
  杨昭就有些歉意地道,“不好意思哈,我最小的就是一张十。”
  严飞一咬牙,直接就摔了一张“二”下来,接下来几人都就说要不起,严飞就得意了,“一个三!”
  向瑾就撇了撇嘴,“甩那么大一张牌下来,就是为了打一个三?”
  严飞就道,“我能咋个办,我总不能一张牌也不出吧?”
  向瑾懒得理他,直接抽了一张四丢了下去。
  ......
  最后几圈轮下来,向瑾最先把手里的牌出完,然后她偏头看了雷佳手里的牌一眼,跟着就起了身,然后进厨房里去看她爷奶们今天中午都给他们做什么好吃的了。
  然后她进去之后就听到她奶奶在那道,“哎哟,两条鱼咋个做?你看,这雷佳丫头啊她带了一条鱼来,我们也买了一条回来,这个鱼啊,它不能放的太久,不然就容易变坏。”
  向瑾她爷爷就道,“不然就做个两种口味的吧,一个辣的,一个不辣的!”
  向瑾她奶奶就道,“一顿饭做两条鱼,等会儿吃得完么,你看这两条鱼还是有好大的呢?”
  向瑾她爷爷也就道,“是啊,就怕待会去吃不完,还有其他的菜呢。”
  向瑾看他们纠结为难的神情,然后就道,“没事,咱们中午吃一条,晚上再吃一条,晚上吃的那一条咱们等下就把它那个鱼肉给处理了,然后把它腌制了放到冰箱里头,待下午要做的时候再拿出来就是,腌制过的鱼它放冰箱里保存是不会坏的。”
  她奶奶接下来就问她,“那中午这个鱼咋个吃?晚上这个鱼又咋个吃?”
  向瑾就朝那灶台上的配菜看了一眼,随即就道,“要不中午这个您就做道您最拿手的松鼠桂鱼吧,你们看已经有这么多的高热量高脂肪的菜了,而且还有很多的辣椒,我觉得中午这个鱼就清淡一点,这个豆腐呢也就留着晚上吃,到时候单独做个红烧豆腐或者和那个鱼一起烧都可以。”
  她爷奶略想了一下就点了点头,“行,那按照你说的办,那我们就把那个鱼切块腌了放冰箱里?”
  “嗯,”向瑾就点了点头,然后她就看到她爷爷在拿着一些大蒜在剥,于是她就走了过去从他手里接了过去,“我来剥吧!”
  她爷爷就看着她笑道,“你不去陪着他们打牌了?”
  向瑾就道,“没事儿,他们那里有几个人呢,我可以拿出去边剥边看他们打,”说着她就端着蒜和碗出去了。
  他们正好一圈儿也就打结束了,据说最后一个是严飞。
  严飞一边洗着牌一边就问她,“你还来不来呀?”
  向瑾就道,“你们先打吧,我等会儿再来!”
  “你们几个玩儿吧,”颜宸起身,直接就朝她走了过去,然后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随即就拿起一颗蒜剥了起来。
  几人一怔,严飞随即就道,“那,来来来,我们斗地主,三个人刚刚好!”
  向瑾就看向颜宸,“你也不打了?”
  颜宸就道,“没意思!”
  向瑾就道,“那你要不要看书,我去房间里给你拿?”
  颜宸抬起头就看着她,“你搬过来了?”
  向瑾就点了点头,“嗯,早上那会儿搬过来的!”
  颜宸就问她,“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我可以给你帮忙啊?”
  向瑾就道,“雷佳早之前几天就说要帮我搬家,我东西又不是很多,加上你们男生去女生宿舍又不大方便,所以我就没告诉你们。”
  颜宸就点了点头,然后就听到向瑾又道,“倒是放在严飞那里的冬絮可以搬过来了,唉,你的要不要到时候也一起搬过来,将就现在日头正辣,还有我爷奶他们反正也没事,我们让他们帮我们好好地拿到太阳底下去暴晒一下子?”
  颜宸略想了一下,随即就点了点头,“可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