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云若月楚玄辰 > 第3368章 最后的一顿饭
 
夜晚,汀雅阁

贤王正在自己的寝房里面看公文时,墨雨走了进来,“殿下,太子妃来了,她想见你。”

“她来干什么?”贤王心里“咯噔”一下,竟然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感觉。

“她带了一些酒菜来,说是来向你赔罪的。”墨雨道。

“赔罪?”贤王冷笑,这恐怕又是那些欺骗他的伎俩。

他冷声道:“你出去告诉她,我不需要她的赔罪,请她离开。”

“流云。”就在这时,那门外已经传来纳兰梦那轻幽的声音。

话音才落,她已经领着知书走了进来。

看到她走进来,贤王的脸色蓦地转冷,“我不是说了吗,我不想见你,你还来干什么?”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是我还是有几句话,很想和你说说。”纳兰梦说着,看向身后的知书,道,“知书,把酒菜拿出来吧!”

“是。”知书说完,便将手中的食盒放到桌上,然后打开食盒,将里面的酒菜全部摆到了桌子上。

看到那些酒菜,贤王冷然,“这一次,你又想借故灌醉我,然后欺骗我?”

“怎么可能呢?殿下哪里的话?反正不久之后我们便会和离。我们好歹也是夫妻,一日夫妻百日恩,难道在和离之前,你连最后一顿送别饭都不想和我吃吗?”纳兰梦幽幽地笑道。

最后一顿送别饭?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贤王抬眸,看向纳兰梦,发现她的笑容也很奇怪,好像有些凄凉,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他淡淡地道:“好,既是最后一顿饭,那我便成全你。知书,墨雨,你们先退下。”

反正也是最后一顿饭了,他也不妨成全纳兰梦,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多谢殿下赏脸。”纳兰梦淡笑着,坐到了贤王对面。

“那殿下,我们先行告退。”墨雨说完后,赶紧和知书退了下去,并且为他们带上了房门。

等两人一走,这书房里的气氛就变得凝重起来。

这时,纳兰梦拿起一只精致的白色玉瓶,开始给两人斟酒。

她面前有两只杯子,斟好酒之后,她就把其中一只杯子放到贤王面前,道:“殿下,请。”

贤王却看着那只杯子,并没有要喝的模样。

他淡淡地道:“抱歉,我明日还要上早朝,今晚不宜饮酒。”

“殿下是怕我在你的酒里下东西?”纳兰梦自嘲的一笑,便道,“你放心,不会的,我说过不会再骗你,就一定不会。”

贤王淡淡地看着她,并没有说话,也根本不喝那酒。

见他根本不信任自己,纳兰梦也不生气,反而笑道:“没关系,你不喝,我一个人喝也是可以的。”

说着,她一抬眸,就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喝完这杯酒后,她又替自己斟了一杯酒。

斟好酒之后,她看向贤王,轻笑道:“殿下还知道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吗?”

贤王的眸色很冷淡,“抱歉,时间太久远,我早就忘了!”

纳兰梦自嘲地一笑,“殿下忘记了,我可还记得清清楚楚。我记得当时我被土匪劫持,还差点被一群死士给杀死,多亏殿下出现救了我。说来,我还欠殿下一条救命之恩。”

“那些事情早就过去了,我从未放在心上过,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况且后面我被人诬陷杀死兰舞,不也是你替我解的围?所以我们早就打平,互不相欠。”贤王淡淡地道。

纳兰梦道:“说起来我们俩的缘分,还着实不浅。后面我父亲派了陈亮来,要把我掳回东林,那次也是你救了我。也正因为有这次,我们才会结为夫妻,才有今天的缘分。”

说着,她举起面前的酒,道:“来,为了我们的缘分,我再喝一杯。”

说罢,她便将手中的酒喝尽。

看到她这个样子,贤王不禁道:“喝酒太多伤身,你还是少喝些吧!”

纳兰梦轻笑,“殿下,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贤王冷然,“我对谁都一样,我只是不想你醉倒在这里。”

“你放心,我不会醉的,就算我喝醉了,也不会让你为难。”纳兰梦说着,又替自己斟了第三杯酒。

斟完后,她把那酒握在手中,轻轻地摇晃了晃,然后双眼迷离地看着贤王,“殿下,我们不日就要和离,今天晚上,是我与你吃的最后一顿饭。过不了多久,我就会离开这里,我们会永远分开,我好想问你一句,我要走了,你心中可有半点不舍?”

贤王愣住。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他。

想到她对他的那些欺骗,他冷漠地道:“我们既要和离,就不再是一家人,又何来的不舍?”

“呵呵……”听到这话,纳兰梦握酒的手微地一颤,心都碎了。

她失笑,轻喃道:“我就知道,就知道会是这样。不过没关系,没关系的。”

他不想她,她会想他的。

她抬眸,幽怨地看着他,心中仍有不甘,“殿下,如果我哪一天不在你身边,或者是你再也见不到我了,你会不会有某一个时刻,会想起我?”

贤王淡淡地抬眸,并没有回答纳兰梦。

见他不说话,纳兰梦便知道,他根本不想再回忆起她。

所以,他才没有说话。

她自嘲地轻笑,“呵,殿下,你怎么不说话?反正我都要走了,你怎么连骗都不愿意骗我一次?”

贤王道:“如果所有的记忆全是欺骗和伤害的话,我宁愿一点也想不起来。”

纳兰梦摇头,失笑。

他果然是一点也不喜欢她啊,连哄一哄她都不愿意。

她端起面前的酒杯,看向贤王,道:“殿下,真是很抱歉,原来我带给你的只有欺骗和伤害,一点美好也没有,对不起。”

说着,她举起酒杯,道:“那我罚酒三杯。这第一杯,罚我不自量力,当初竟然敢提议与你假成亲,毁了你与柳儿姑娘的姻缘。”

说完,她将这杯酒饮下。

她接着又道:“这第二杯,罚我没有阻止我的父亲,害得他在楚国兴风作浪,利用你干了不少肮脏的事情,残害了楚国百姓们的利益。”

“这第三杯,罚我多次欺骗你,我明明没有怀孕,却敢假怀孕来骗你,这样当然应该罚。”

说完后,她兀自将这些酒一一饮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