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公主与圣僧二三事 > 第80章 80
 
崔肃和文承翰其实前两天就打算趁着来威州的机会, 去看一看威州的“酬龙王”。

威州靠海,除了产盐铁,南珠, 渔耕也是文承翰最为重视的民生, 而提到渔, 那就绝对绕不开“酬龙王”。

文承翰和崔肃去参加“酬龙王”的仪式,也是作为朝廷官员,对于当地民俗的一种承认和重视, 对于文承翰这样注意民声、民心的官员来说, 也是最快和当地百姓打成一片的一种必要手段。

他当初到威州到任的时候, 错过了那一年的“酬龙王”, 正好今年补上。

至于为什么这么好玩的事情不叫上李安然, 这纯粹是文承翰本人闹得小脾气罢了。

崔肃来到威州是为了调查文承翰被刺杀这件事情, 但是李安然收拾完当地的豪族之后,便将这件事搁置在一旁, 似乎也愿意将“刺杀文承翰”的这顶黑锅扣在“海匪”的身上。

对于为人刚直的文承翰来说,海匪自然是要收拾的, 但是这“刺杀朝廷命官”的罪责,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他一点也不想含糊过去。

另外一方面, 他还是有点气李安然把翠巧派到自己身边的事情。

之前是不知道翠巧是李安然身边的一手训练出来的细作,现在知道了 , 想到之前自己把这么个人留在身边端茶倒水、做饭洗衣地伺候,他心里就五味杂陈。

关键是,翠巧做饭比他自己下厨还难吃, 让他一度怀疑她是不是来毒死自己的, 翠巧的身份一曝光, 文承翰又不是傻子,这么想不到里头有什么猫腻。

再加上要赶上“酬龙王”,他和崔肃要丑时就带着腰牌出城,这时候李安然还窝在床上睡觉呢,谁敢这黑灯瞎火的摸去李安然的厢房把她弄醒。

于是文、崔二人,也就避开了李安然,两人带了一队金吾卫做护卫,便出发前往酬龙王的丰登岩去了。

谁知这祭祀还没过半呢,存放用纸、竹篾扎成的五彩龙王的神龛就突然起了火,当时负责主导祭祀的里正赶忙扑上去灭火,谁知那火却蔓延了那里正的全身,惊的他哭喊,奔跑,更是带出了很多的火星,落在四处都是油布的祭台上,燃起了熊熊大火。

崔肃见状,连忙让跟着自己的金吾卫们稳定那些惊慌失措的渔民,自己则脱下外袍浸了水,上前将那里正一把扑倒,将外袍罩在那里正身上,助他灭火求生。

当时兵荒马乱,文承翰将更多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安抚渔民,防止他们惊吓过度,急于逃跑而相互踩踏,发生人命事件。

结果人群是稳下来了,一转头发现崔肃不见了。

可巧这时候李安然的车队也到了,文承翰连忙上前向李安然解释情况。

听完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李安然把手放在了下巴上:“先是神龛着火,再是崔肃失踪,这事怎么越闹越大了啊。”

跟在她身边的那一队金吾卫立刻同护送文、崔二人的金吾卫合流,将在场的所有当时在丰登岩上渔民、前来围观的百姓控制住。

“酬龙王”是当地的大庆典,除了渔民会来,还有不少百姓会过来凑热闹,只是出于安全和敬畏龙王的考虑,这些前来围观的百姓距离都比较远,金吾卫们稍微盘查一下,便把人都放走了。

渔民世代出海,相互都是邻居、亲友,极为团结,中间多出来什么不认识的人,他们的反应肯定比谁都快,那负责祭祀的里正烧坏了一大片,也不知道活不活得了,家中的小辈正围着他哭呢,也不好上去问。

李安然走到最先出事的神龛边上,这神龛突然烧起来,火势立刻往上窜,如今已经差不多只剩下了一堆灰了。

祭祀龙王的神像虽然是纸糊的,但是神龛和神像都用上好的苏合香油浸过,一旦着火,火势确实会蔓延的极快。

但是那里正又没有浑身浸满香油,怎么会上去扑个火,就即刻引火烧身了呢?

最奇怪的,还是这火为什么会突然烧起来。

李安然从边上拿起一根烧残了的香,拨了拨神龛上那堆灰,却从里头扒拉出了几块烧得焦黑的石头。

“殿下可查到什么了?”荣枯走到李安然边上,也蹲下查看起了这几块石头。

却见李安然丢了残香,拿起边上一块碎岩石,将那几块烧黑的石头碾碎,露出里头白色的粉末来。

“倒也是见过的老手段了。”李安然丢掉石头,拍了拍手,“神像和神龛庞大,又是纸扎的,海边风大自然需要重物放在里面压住底座,只要在压底座的箩筐里放上生石灰和水,再放些油纸,这被香油浸透了的神像,不烧起来才怪呢。”

荣枯拿起一片少剩下的油布,凑近上头闻了闻,皱起眉头道:“这不是苏合香油,这是火桐油,香味比苏合香油更重一些,也更便宜,烧起来很难扑灭,沾到了一点就会起火。”

这样也解释了为什么火会引到里正的身上。

李安然招手,翠巧连忙凑到她边上,小声道:“殿下,属下这就去查查是谁负责准备这神像的。”

李安然点点头,又叫来了文承翰:“你和崔肃要来这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决定的?除了你们两个,还有谁知道?”

文承翰道:“崔御史刚刚来威州的时候,我二人便商定了此事,因为我二人都身有官职,加上臣之前又遭遇过刺杀,便将自己要来的事情告知了明府,令他们当天多派遣武侯前来。但若要说谁知道,恐怕也不少。”

毕竟“酬龙王”是当地最大的庆典,文承翰早就已经说好了要来,如果因为遭遇刺杀而不前来,岂不像是怕了那些魑魅魍魉不成。

李安然道:“对面就是吃准了你这个死活不肯怂的臭脾气。”

她踱步到丰登岩上,此时长风猎猎,吹着她的巾帼、衣角也跟着一起飘扬:“既然陆路没人看到崔肃是怎么不见的,那就只有水路了。”

丰登岩是靠海悬岩,下面就是海,从上面是看不到下面埋伏了什么的,如果当时所有的金吾卫和武侯都将注意力放在灭火和维持百姓秩序上,自然也会无暇顾及这岩石下面藏了什么的。

到时候只要速度足够快,绑了崔肃,或者打晕了,或者药昏了,再用绳索把人放下去,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弄走。

作为猜想的印证,李安然确实在丰登岩上找到了一些绳索摩擦的痕迹:“这是威州一带海匪惯用的绑票本事,但是他们为什么会选上崔肃?”

换位思考,如果是她,在文承翰强硬力主灭水匪的这档口,干掉文承翰自然是一个方法,但是大周到底不是积弱无能的王朝,会任由自己的朝廷命官被一干海匪拿捏、刺杀,死了一个文承翰,到时候只会引来朝廷对于海匪更加严厉的剿杀罢了。

但是,崔肃不一样。

崔肃是御史,是天京朝堂里的人,绑架了崔肃,可以让文承翰投鼠忌器,暂缓剿灭海匪的步伐,让海匪得以喘口气。

而且崔肃失踪的事情,哪怕换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珍惜仕途的人,都不会选择上报给朝廷……

“大胆匪类,嚣张至此,竟然敢绑架朝廷命官,臣一定要写奏疏上奏天听!”文承翰怒道。

李安然:……

她摸了一把有些火辣辣的脸颊。

行吧,这个真的在某些方面太耿直了,也不怎么珍惜仕途。

“文卿稍安勿躁。”李安然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对方敢在你的眼皮子底下绑走崔卿,说明对方的胆子很大,并且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不如让我们静观其变,看看对方的诉求如何吧。”

文承翰道:“殿下难道不担心崔御史的性命吗?”

李安然摇摇头:“如果对方真的是想要和朝廷、官府撕破脸,直接在这一刀捅死崔肃便可,又何必大费周章准备这么多,要把人活着绑走呢?这说明对方有求于我们,有一笔交易要和我们做。所以孤敢断定,崔肃并没有性命之忧。”

文承翰细细一想,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他和崔肃虽然相识晚,但是彼此也敬佩对方的性格、气节,以至于崔肃失踪的事情,让他有些着急,失了方寸。

“再说了,他又不是被龙王抢了去龙宫做女婿去了,急什么,只要在这人间,我等总能把他救出来的。”李安然把手背在身后,“翠巧已经去查是谁负责准备龙王像,想必不出十二个时辰,就能有所收获。”

说到翠巧,文承翰的表情又跟喝了一罐子醋一样了。

李安然看他这样,笑道:“文卿,你这副模样又是怎么说?”随后又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便笑道,“你的玉佩呢?”

大周推崇“君子如玉”,为官之人,身上除了佩戴腰牌之外,都习惯随身佩戴一块玉佩,家财不济者多为青章玉,稍有家底都会选择西域进贡的羊脂白玉,文承翰和崔肃所佩都是青章玉的玉佩。

文承翰道:“这……早晨出来匆忙,未曾佩戴。”他当官以前没有佩玉的习惯,当官以后,这些衣着配饰,细枝末节的东西都是翠巧给他收拾着,翠巧不在身边伺候了,他自己倒是又没有佩玉的习惯了。

李安然的眉毛挑起,她做这个表情的时候,多少会带出多年军中浸淫的痞气,文承翰看着便有些无地自容,连忙扯开话题:“那我们……今日是留在附近的官驿,还是回威州城?”

李安然笑道:“你回威州城,我留在官驿。”

既然都来了,不如就在这等着,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诉求。

只是……

李安然将目光落在了那些跪在丰登岩外,唉声叹气的渔民们身上。

“酬龙王”的祭祀毁了,这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少了一些心理上的依靠,毕竟这年头,鬼神之说还是颇得人心的。

似乎映照着人心里的颓丧一样,海边的风越发大起来,吹着丰登岩崖底的浪声越来越大,天色也像是阴暗了起来一样。

渔民们窃窃私语,有的叹气,有的垂泪,有的握拳不停地锤着自己的膝盖,看上去一片愁云惨淡。

不知是谁说了一声:“今年的酬龙王,完喽。龙王生气喽。”换来长叹声一片。

只是这一片哀愁声里,一声清晰的诵经声起,众人抬起头来远远看去,却有个一身僧袍素净的年轻僧人,站在那丰登岩上,诵着那晦涩难懂,仿佛有奇异所在的咒文。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他念得何其认真,眉眼端庄,以至于凝厚起来的云层也略裂开一条长缝,洒下些许天光来在他身上。

而所有人都只是看着他,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刚刚为何要唉声叹气,愁苦满面。

风依然很大,雨水映着天光,一颗颗晶亮无比,落在地上,融入海里,最终云收雨歇,青天复霁。

——有的时候,李安然总会有那么白驹一瞬的时间,怀疑这臭和尚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能让天地为他动容的本事。

不然,怎么次次都给他弄出这么美得仿佛如神迹的阵仗来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