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开局捡到一只名侦探 > 第278章 甲子园的恶魔(七)
 
最后, 因为有仁王雅治这个“大累赘”——向日岳人语,他们最终没能去成酒吧。

因为在场人数太少,并不能保证这位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在进入酒吧的瞬间就被里头的人一拥而上地抢走。

虽然东京的公子哥都在一个圈, 找出一个家里开了酒吧的专门包个场也不难, 但是那样就没那个氛围了, 向日公子最后怏怏地妥协, 将就着招呼众人去了他家。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家里就相亲问题逼得实在受不了,今年年初向日岳人就从家里搬了出来。他目前在日卖电视台任理事, 干脆选了个距离台里位置近的高级公寓, 也方便去上班。

他新家的装修明快简洁,二公子自己其实平时也不爱喝酒,但是客厅里还是附庸风雅地搞了个吧台,自从搬到新家以来,这大概还是这个华丽的吧台和酒柜首次派上用场。

表示自己为了某个角色特意学过之后, 仁王当仁不让地客串了调酒师的职位。白发青年对着满满一柜子品种齐全的酒感慨, “一瓶都没动过啊, 你家的酒柜也太委屈了,我都听到那些摆在里头积灰的名酒们哭泣的声音了。”

“少啰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怎么喝酒。”

向日岳人坐在吧台前恹恹地说,他就是那种典型的氛围党, 虽然嚷嚷的声音最大, 但是喝酒纯粹是喝气氛,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连酒瓶都不会开。

毕竟没有去酒吧, 柯南当然也被源辉月带了过来。他坐在吧台前晃着腿,看着他姐接过仁王调好的酒和另外两人闲聊, 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发生的沉重的事情太多了, 这会儿她在吧台的灯光下端着杯色彩绚烂的鸡尾酒, 跟人聊天的话题从阴谋诡计转换成了风花雪月,简直像是换了条世界线和频道一般格外地不真实。

他想起他姐之前说自己是败家子二世祖,他当时觉得她完全是在鬼扯,直到此刻,也不知道是不是气氛烘托到恰到好处,还是仁王雅治和向日岳人的公子哥气质太过明显,他看着自家坐在其中一点不突兀的姐姐,终于有点信了。

“来,给你。”

他望着姐姐出神的工夫,一只线条漂亮的手将一个高脚杯到了他面前。

“额,谢谢。”柯南下意识回头,然后有点意外地望着玻璃杯中绚烂的液体,“可是我……”

“这不是酒,是果汁哦。”仁王似乎完全知道他在意外什么,“漂亮吧,本人独创,名字叫做hustler。”

欺诈师?

小侦探一怔。

“因为跟辉月手里那杯看起来一模一样吧?”

他伸手一指,柯南顺着手指方向看过去,就见到了源辉月手中果然近乎完全一致的鸡尾酒。

“不过一杯是果汁,一杯却是真酒,好玩吧?”

抿了一口酒液,源辉月抬起头,似乎有几分无言,“你当初学调酒其实学得挺开心吧?说什么是为了角色,我怎么感觉你其实是为了学调酒所以才去接了那部电影?”

仁王雅治笑眯眯地承认,“不要拆穿我啊。”

“怎么样都好,”向日岳人木着脸灌了自己一口酒,将话题再次绕回了目前困扰他的最大问题,“你们谁能给我想个办法,让我家里不要再专注相亲的事了?再这样我都要拉着侑士到他们面前出柜,说我们是真爱求他们放过我了。”

“……先不谈忍足会不会同意,你有没有想过可能你家里就是有这方面的怀疑所以才一直压着你相亲的?”

“……哈?”向日一呆,喝酒的动作都呆住了,“为什么啊,他们脑子里进水了吗?”

源辉月淡定地插嘴,“可能因为你一直没跟女孩子谈过恋爱?连早恋都没有。”

“但我也没跟男孩子谈过啊!”向日岳人崩溃,“他们为什么会想到这个方面去?而且没谈过恋爱的又不止我一个,侑士和景吾不是也没谈,还有辉……”

他一顿,源辉月莫名地回望,就见到红发青年忽然冷漠地扭头,“哦,你就算了,你早就背叛我们伟大的fff团了,叛徒!”

源辉月:“……”

柯南弟弟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岳人,“姐姐现在也是单身吧?”

向日岳人喝空了杯里的酒,一边懒懒地摆了摆手,“那不算,她不是早就跟降……”

“岳人,”仁王雅治淡定地把刚调好的鸡尾酒放到吧台上跟他面前的空酒杯换了个位置,“要不然你考虑一下你们台里的女主播吧。”

“哈?”

向日岳人愣愣地看着这位损友积极地提出了一个馊主意,“跟她们签个合约假扮你的女朋友,只要你家里的人确认了你的性向正常,应该就不会逼你了,而且你们‘分手’之后你还能以忘不了前女友这种正当理由继续拒绝以后的相亲,怎么样?这个提议不错吧?”

“……”

向日岳人愣住。

向日岳人陷入沉思。

源辉月看着红发青年好像被这三两句话绕了进去,甚至真的开始郑重思考可行性了。她抬眸瞥了一眼某位很显然只是想看戏的损友,损友君笑眯眯地在唇边比了个“嘘”的手势。

“……”她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良心,觉得以它的缺德程度还不至于对这点小场面提出抗议,于是淡定地保持了沉默,对向日岳人唯一的友情就是默默移开了视线。

流动的灯火从落地窗外铺进来,和客厅柔和的灯光交相辉映。向日的这座公寓所在的楼层很高,街上嘈杂的人声都被空间上的高度拦截,被灯红酒绿的东京夜色环绕着莫名有种闹中取静的格调。源辉月百无聊赖的目光在大厅逡巡了一圈,漫无目的地掠过沙发背后的墙壁,忽然微微一顿。

不知不觉喝完了整杯酒,向日岳人才回过神来。

“对了辉月……”他刚张口就见到旁边的人正凝眸注视某个方向,下意识跟着回头张望了一眼,这才发现她正在看的是挂在墙壁上的一副摄影作品。

那是一副色调晦暗的画面,画面中全是人,各种各样的,举着手机背对着镜头只能看到模糊背影的人。他们正在拍的东西并没有被镜头纪录下来,但单单这一个整齐一致像是在进行什么宗教仪式一样的画面就足够震慑人的心弦了。

“那是台里最近签的一个摄影师送给我的。”向日岳人迟疑地说,一边有点发凉似的摸了摸后脖颈,下意识移开视线,然后就发现源辉月带来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注意到了那边,也正盯着那张摄影作品看。

“你们喜欢?”他意外地问,“喜欢的话一会儿可以带回去,不过说老实话,虽然它好像还获得过什么奖,但我总感觉这个画面怪怪的,看久了特别不舒服,刚准备这几天就把它取下来换一个别的什么东西。”

源辉月回过头,先是淡定地对他前半句提议表示不用了,然后赞同了他后半句话,“的确应该换个别的。”

“是吧?要不是别人送的礼物我都不想把它挂出来,不过挂了这么多天也算给他面子了,我明天就去换一副艺术画回来。”

她一肯定,向日岳人越发想要将这个主意付诸行动,如果不是天色太晚他可能当即就冲去画廊了。在心里默默定好明天的日程,红发青年端起仁王递过来的一杯新酒,重新提起他刚刚想起来的事,“对了辉月,你的第三部是不是要开拍了?我可能会塞一个我们电视台的女主播过去,放心,是配角,没几个镜头,不会影响你的电影质量,但是我觉得还是应该跟你这个原作者说一声。”

他话音刚落,吧台前瞬间安静,柯南、源辉月,甚至吧台后的仁王雅治都停下了去拿雪克壶的手,意外地看了过去。

“岳人……”仁王雅治震惊了两秒才喃喃开口,“我刚刚的提议是开玩笑的,你倒也不必这么快就学以致用吧?”

“哈?”向日岳人懵逼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刚刚的提议是什么,青年刚刚喝下的一口酒瞬间摊平到了白皙的脸颊上,不是羞的,是气的。

“你在想什么啊?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是正经工作上的事情!”

仁王:“哦,正经工作……”

“都说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眼看着红发青年已经要挽袖子了,而他姐居然还在饶有兴致地围观,作为在场唯一的良心,柯南终于不忍直视地站了出来说了句公道话,“那个,是电视台的决定吧,让旗下的女主播参演电影增添人气之类的。”

“没错,就是这样!”向日岳人用力点头,狠狠肯定了一下开口的良心,又瞪了一眼面前笑得格外欠揍的仁王,“虽然日卖电视台这几年发展得很不错,但是在新闻主播,特别是女主播这一块一直缺乏竞争力。好不容易冒头了一个值得培养的,当然要捧一捧,才不是因为你说的那个馊主意!”

这么多年向日家的二公子终于还是有所成长,没踩进损友挖的坑,自己就听出来了仁王那个主意中里里外外透着馊味。

仁王雅治笑着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对他塞人无所谓,他会来演这部电影出演一个连主角都不是的角色纯粹是因为源辉月。

原作本人其实也觉得是件小事,只随口问了一句,“什么样的人?”

“哦,是我们台里之前早七点新闻的主播,现在已经调到了晚间新闻频道。”向日岳人说,“之前台里的设备出了点问题,新闻直播时出了个有点严重的意外,镜头从导播室切到现场记者那头的时候延迟了将近两分钟,那名主播当时在导播室成功救场,心理素质还挺强。她外表和实力都不错,人气也是目前这批女主播中最高的,所以台里才决定了要捧她。”

他随口介绍了一下对方的履历,“名字的话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叫水无怜奈。”

源辉月挑眉,然后淡淡点头喝了口酒,“可以,正好名字也挺合适的。”

向日岳人:“啊?”

“因为日文里‘水’和‘miss’是谐音,”柯南代替她回答道,“‘无’就是零的意思,‘连’和‘零’也是谐音,再加上‘奈’和‘七’的谐音,水无怜奈,就是miss 里有一个女性配角也是间谍的设定,所以才会说那位水无桑的名字合适吧?”

向日岳人品了两秒,恍然大悟,“还真的是这样啊。”

然后他回头,感慨地望向小侦探,“这种谜语一样的话连迹部都会反应一下,弟弟君你居然第一时间就理解了,真聪明,不愧是亲弟弟啊。”

已经放弃挣扎的柯南:“……谢谢夸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