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青春,裹着有你的秘密 > 第184章 赵队长被关禁闭
 
第一百八十四章 赵队长被关禁闭
赵队长不敢相信。
难道是凤惠美父亲发现他们在一起了,不过这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凤惠美主动的,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被动的,最关键的是自己压根就没有强暴凤惠美,反而一开始是凤惠美强暴自己。
赵队长知道自己的这种情况,无法说服他们,而且在证据上也很难分辩。
他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是这种结局,他以为会和凤惠美结婚生下孩子,或者说是让凤惠美把孩子打掉,然后直面凤龙,没想到还没等他们坦白,就先被凤龙给告了。
赵队长想要解释,他知道所有解释都是徒劳,当对方认定是这样的结果,他就会动用一切手段来解决,尤其是魔都的龙头企业。
赵队长没想要反抗。
他来到局长办公室的目的主要是想问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赵队长的质疑声惊扰到局长的思维。
局长缓缓来到他面前,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人家千金已经怀孕了,还有医院的证明,而且对方也说孩子是你的,你现在最好不要过多挣扎,安静的休息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自然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赵队长道:“不是走正常程序吗?怎么在我这里搞的这么特殊,我有点不服!”
局长表情严肃。
“任何时候都有特例,谁叫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赵队长知道现有的结果是改变不了了。
他想通过另一种渠道来佐证对自己有利的条件。
于是他问道:“我想见凤惠美?能不能让我见他一面!”
局长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人家已经被她父亲带回到魔都!”
赵队长不相信。
摇着头说道:“这么快吗?早上还和我在一起?现在就走了,连一声告别都没有啊?我们甚至没有好好告个别?”
“砰!”
局长狠狠的拍着桌子。
“你还想怎样?你难道不知道自己这样做,会把整个连海市的水给搅浑吗?本来这里就不太平,现在经你这么一搅,这里的水就更混了,你要说惹其他人也就罢了,偏偏惹魔都医药,难道你不知道他的势力有多大么?”
赵队长咕噜一句。
“可是我依法办事的啊?”
局长苦笑道:“你知道你为啥一直没有被提拔吗?有些事情并不需要用法来解决,你这个人就是死脑筋,什么事情都想查出真相,有时候真相会很难看的,会影响到大家的!”
“可是?”
局长打断他的话。
“可是什么?没有什么可是!你好好的听我的,至少没有生命安全,你要不听我的,说不定哪天就曝尸街头!”
赵队长深谙其中道理,他知道局长说的很有道理,不过他不是贪生怕死之人。
犟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我不怕,怕什么,我就不相信他们能对我怎么样?我也没犯法!”
局长摇摇头。
“凡人无惧,以血祭轮,没有必要非要用你的血!”
“可是!”
局长扇了他一巴掌。
“哪有那么多可是!你不要命,我们还要命呢?不要妄想以一人之力可以撼动一方势力,得有契机,得有万全之策啊!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赵队长捂住自己脸,脸火辣辣的疼,他不敢再说话,他知道局长是对他好,他不能再当一个愣头青了,有些事情需要妥协的,但他还是心有不甘。
“凭什么我们国家组织还怕他一个商人,一个强大势力的商人就可以撼动政府组织吗?这不就是本末倒置了么?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怕他,我们这里也不是韩国财阀!”
局长终于语重心长的说道:“可是他中央有人,我们多少得拿到铁证,不然很难撼动他!”
赵队长在那傻笑着。
“果然还是人情事故啊!这制度要是没有人情事故,执行起来也就丝滑很多,正是有这些人情事故,导致多少冤案错案的发生,我们什么时候该反思反思了,这就是我不想当官的原因,你们当官的是人,那我们穷苦大众就不是人了吗?要知道当官的最根本设定是服务于人民的,现在反而变成吸血鬼,吸取基础人的血,来供他们贪图享乐,如果继续这样的话,这个社会就越来越畸形!而自古以来老百姓最讨厌的就是官商勾结!我们明明知道问题的本身,为何还要躲避!”
局长被他一番富含哲理的话给怼的哑口无言。
长叹一口气。
“要知道局长我以前也是和你一样有着一腔热血。但随着岁数的增长,也看开了一些。你要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凭我们现在的实力肯定撼动不了,但随着时间推移,总有一天正义会打败邪恶的,到时候我们再站起来也不迟啊,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保存一些实力,没有必要白白牺牲!”
赵队长被局长的话说的有点动摇。
他刚要开口。
就被局长打断。
“不要说话了!一切听我安排!”

说完。便打开办公室大门。对大厅外喊道:“来人!按照预定的方案,把赵队长关禁闭!吃喝拉撒就在一个房间里,二十四小时有人值守,收枪,脱帽,禁止一切和刑侦有关的工作!”
瞬间围来几个人。
按照局长的意思,把赵队长给控制住了。
赵队长稍微反抗了一点。
“能不能让我打个电话给一个人。”
局长道:“谁?只要不是凤惠美,其他的可以联系一下,之后就会收走你的手机!”
“我的老朋友!”
“好的!”
赵队长拿起电话,把之前发给胡昕夕的聊天记录给删了。
同时发给他最后一个微信。
微信内容是:“兄弟!我被抓起来了,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注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把证据泄露出来!”
发完,把信息就给删了。
然后乖乖交出手机,任凭他们摆布。
胡昕夕看了一下微信。
心想:“坏了!赵队长这是怎么回事?”
立马回了电话。
可是电话一直响,也没人接。
最后胡昕夕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赵队长和凤惠美在一起,而且导致凤惠美怀孕的事情被凤龙知道了。
胡昕夕这才明白,为啥赵队长被关禁闭了。
胡昕夕摇摇头,不知道怎么说,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就连赵队长都会被抓走,这世界想伸张正义太难了,那些涉及到各方势力核心利益的时候,正义很难被伸张!”
这时候胡昕夕才知道靠别人不如靠自己。
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他把赵队长发给自己的资料小心翼翼的保存好。
之所以赵队长会被抓起来关禁闭。还是要追溯到刘萌把凤惠美怀上赵队长孩子的事情告诉凤龙后。
凤龙当即就派保镖赶往连海市,把千金小姐抓回来,然后打电话数落凤惠善看妹妹没有上心,最后通过一系列的各种势力的操作,让赵队长被撤职,告发赵队长涉嫌犯罪,必须立马被逮捕!
当然赵队长在连海市也有人,不能凭凤龙的一面之辞就逮捕,但既然有人告发,案子肯定不能再办了,不能说逮捕,至少避嫌,关禁闭还是需要的,这就有了赵队长被局长关禁闭的一幕,这在警局的历史中是没有的。
凤龙的远程遥控,动用好多势力,有些势力基本上没有到关键时刻凤龙都不会轻易启用,除非到了很严重的时刻。
这就说明凤龙这个笑面虎已经不笑了,彻底露出他那老虎的獠牙了。
不然会这么快就让本地的一个刑侦大队队长给关禁闭?想想这背后是暗流涌动,静水深流的。只是普通人只看到表面,看不到深层次的本质而已。
当凤龙听到赵队长被关禁闭后,他的心情也才稍微缓和一点。
同时这个消息就像爆炸新闻一样传遍连海市大街小巷,传的有鼻子有眼的,都在说刑侦大队长赵队长涉嫌强暴人家知名企业的千金。
金鑫和仲羽和李瑞雅自然也听说了。
这一重大变故让胡昕夕有点措手不及,除了胡昕夕和凤惠美,其他人都感觉对自己有利。
这一风波还在持续发酵,想要渐渐平息,还得要不少天。
旺财药业里面,胡昕夕和凤惠善很不开心,其他人见他俩不开心,也不敢表现的很开心,都在小心翼翼的做事。
直到今早取样的稳定性检测结果出来了后,大家的心情彻底跌入谷底。
因为一早取样测的结果含量百分之九十八,到晚上直接降解成百分之五十,直接降解一半,这绝对不符合要求,明显第一次试车高开低走,最后以失败告终!
凤惠善得到这样的结果后。
心如死灰,他甚至直接关机,深怕父亲又来电话劈头盖脸的骂他,可是想想也不能不接父亲的电话,关机了几分钟后又极不情愿的开机了,他已经做好父亲对他狂轰滥炸的准备了,如果中午没有凤惠美这等插曲,父亲对第一次试车出现状况肯定有着包容性的,但现在不一样,本来情绪就很低落,要是有一个好一点的消息对冲一下。凤龙的心情可能会好点。没想到是一个极其不好的消息,这让凤惠善怎么敢去直面面对凤龙?
胡昕夕看出凤惠善的心情,便打电话给付萍。
“你们那里稳定性试验结果出来了没?”
付萍不敢吱声,因为他们的稳定性试验检测结果是百分之四十九,同样降解将近一半。
看到刘萌和李涛拉着个脸,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便用眼神征求刘萌的意见。
刘萌看出来付萍的窘态。
便问道:“谁的电话?”
付萍眨巴眨巴眼睛。
“胡昕夕的,他来问我们这条生产线稳定性试验后检测结果是多少的?我怎么回答?”
刘萌紧皱眉头。
连忙摆摆手道:“说吧!这也没有什么好瞒着的,如实说吧!”
付萍松开话筒,对话筒说道:“百分之四十九,这也降解太快了吧?”

胡昕夕语气也很低落的道:“ 都差不多,看来我们所走的工艺参数都是一样的,出现的问题也应该一样的!不要气馁,吃过晚饭,线上开个会,讨论一下问题所在!”
付萍满口答应:“好的!”
胡昕夕这边正在打电话,凤惠善那边就接到凤龙铺天盖地电话骂声,从大老远就能听到。
凤龙骂道:“到底怎么回事?妹妹,妹妹没有照顾好,生产线试车也搞成这个熊样,你叫我以后还怎么相信你!”
如果没有妹妹的事情,凤惠善还想再解释一下,但现在他只能选择默不作声,虽然心里苦,毕竟妹妹是个大活人,本来性格就孤僻,一般人哪里能束缚的住她,这其实不能怪凤惠善,但凤龙不这样认为,他的思维定式就是不管怎么样,你作为哥哥就应该保护妹妹的安危,这倒好,被别人搞大肚子了,这让凤龙把愤怒转移到凤惠善身上。
再加上试车数据高开低走,基本上就宣布失败,凤龙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他现在几乎把所有心血都投注在这两条生产线了,有一点闪失,他凤龙的神经也会跟着牵动。
一天两件事情给凤龙不少打击,凤龙的血压飙升,还好随身携带血压药和速效救心丸,才得以让他缓过神来。
等他缓过神来后,两个保镖已经把大小姐接回到他的府邸。
胡昕夕这边。
他简短的开了一个线上会议。
“李瑞雅,你的建模里面有没有特殊提醒和警告!”
李瑞雅道:“没有这个疫苗的相关参数,所以没有报警提醒!”
“设备上提醒呢?”
李瑞雅道:“设备上提醒倒是有,但最后在大家一致的认同下选择忽略!”
胡昕夕心里一惊。
“是不是不锈钢釜的问题?”
李瑞雅点点头:“是的!”
胡昕夕和李瑞雅的对话完毕后,当场果断的下结论。
“不锈钢釜必须换成搪瓷釜!不然后续没法开展!”
凤惠善摇头道:“本来父亲就非常急,现在要是换釜的话,至少得四五天,我怕父亲等不及,要是有其他替代方法,最好是节省时间的方法?付萍和何慕枫有什么建设性意见?”
他们俩面面相觑,最后都摇摇头。
胡昕夕突然想到一个点子。
“我倒是有一个点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凤惠善道:“不要卖乖子!请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