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总裁的落魄复仇妻白沐冰上官浩 > 第174章 退场
 
如果说上官浩自己受伤的时候他并不了解白沐冰的感受,现如今当他自己手上沾满了温热的血液时,他才明白什么叫做锥心之痛。

察觉到事情不对的保镖们姗姗来迟,立刻将行凶的上官俊压制住。上官浩看到腹部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白沐冰时顿时只感到痛苦万分。他伸手将白沐冰剧烈颤抖着的身躯抱进了怀里,一边让人叫救护车,一边不停地跟她说着话希望她能维持住自己的意识。

白沐冰在上官浩的怀里剧烈抽搐着,想张嘴说话,嘴里吐出的却是难以抑制的痛苦呻吟。好痛!好痛!痛到快疯了!让她死了算了,给她个痛快吧!电视剧电影里演的那些平静而又唯美地迎接死亡,还能跟身边的亲友道个别的场景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等待的时间格外的漫长,上官浩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白沐冰的意识也在慢慢消散。救护车终于到了。上官浩紧紧地握着已经昏迷过去的白沐冰的手,惊慌地叫着她的名字跟着医护人员一起到了医院。

手术室外,他不断地踱着步子,满心焦急,口干舌燥。匆匆赶来的唐悦芯见上官浩在外面立刻就死死地攥住了他的袖子:“浩哥哥,小冰她怎么样,怎么样?”蓝秋凡得到消息也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

上官浩还有些精神恍惚的时候,蓝秋凡已经揪住了他的衣领。他抬起头,眼前是蓝秋凡愤怒地扭曲着的脸。

“为什么她又会受伤!!”蓝秋凡像一头疯狂的猛兽一般朝着上官浩发出愤怒的嘶吼,“你到底能不能保护好她?!如果不能就让我把她带走!这一次,我不会再留她呆在你身边了,即使她求我我也不会同意了!”

一句“带她走”仿佛是刺激到了上官浩脆弱的神经,上官浩突然扑上去跟蓝秋凡撕打了起来。

不能,不能让他把白沐冰带走,不能!白沐冰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你们闹够了没有!”

上官妍威严庄重的声音在两个人的耳边响起:“这里是医院!不是格斗场!要打给我滚出去打!你们这样影响到医生做手术怎么办,都想让她死吗?!”

两个人听到这样的话,才逐渐停下手,但仍旧是怒目圆睁地瞪着对方。

这样的氛围持续了许久,直到医生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一群人急忙围上去询问情况。

“谁是病人的家属?”医生问。

“我,我是她丈夫。”上官浩愣了一下,回答道。

蓝秋凡的心中突然又闪过一丝酸涩,他是她丈夫,自己呢?自己又算什么呢?

“病人伤情基本稳定了,虽然刺到的部位非常危险但好在伤口不深,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还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观察几天你们才能进来看她。”

话音刚落,几个人都松了口气。

此时的蓝秋凡已经无法忍受这种事情再一次发生了。他走上前对着上官妍坚定地说:“上官小姐,您是一个明事理都人,我希望您能够理解我的想法。沐冰在上官家已经受过了太多次伤,这次还差一点就死掉。我实在是不能忍受了。”

上官妍沉默着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他眼中汹涌澎湃的情感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的,这让她不禁想起了自己当年与丈夫所经历的一切挫折。即便那时是生活多么不如意,丈夫看自己的眼神一如既往的信任而又依恋。

如果他的竞争者是别人,上官妍绝对毫不犹豫地就让他带走白沐冰了。显然这个男孩或许可以让白沐冰过上更好更安逸的生活。可是这次对面是她哥哥的儿子,她从小看到大视如己出的孩子,她又怎么忍心。

她知道对于上官浩来说白沐冰的存在确实是有非凡意义的,至少他现在偶尔已经会有当年天真烂漫的样子了。她知道,他并不是不想保护白沐冰,只是他所在的地方太过凶险,许多时候他要保全自己都要费很大的力气但对白沐冰的感情又使他离开不了她。这种矛盾地痛苦与煎熬,是他人难以想象的。

“姑姑,我不准!”上官浩气急暴起,就好像当年江清执意要将他悉心照顾了好长时间唯一与他相伴的小狗扔出门去。那只小狗本就是他从狗贩子的手中买回来的他很清楚如果再被丢弃,这只小狗会面临什么样的结果。

然而他的奋起抗争并没有什么用,江清还是以过敏为理由将这只狗像丢垃圾一样丢了出去。然而实际上,江清自己还养过一只血统纯粹名贵的猫咪。她不想要儿子养这只狗只不过就是因为这只是只血统低下的野狗而已。

上官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的事后,蓝秋凡还在义愤填膺地慷慨陈词:“我不否认我喜欢白沐冰。我想要给她幸福!如果她愿意跟上官浩在一起,过得幸福快乐我甘愿退出。现在她却躺在了医院的病房里。上官浩你告诉我,这是她第几次进医院了!如果你不爱她,就请你放过她吧。”

上官妍很想阻止他继续说,然而这番话好像已经被上官浩听在了耳中。他的脸色迅速阴沉了下来。低着头沉默不发一言。蓝秋凡见他不说话,直接放话道:“等沐冰伤好,我会带她走,不管她到底是愿意不愿意,即使她因此恨我,跟别人在一起我也决不能在将她留在你这个火坑里。”

说完,蓝秋凡立刻就转身离开了,上官浩一个人默默的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看不清表情。上官妍担心地叫了他几声也是毫无回应。她只好叹了口气离开了。

唐悦芯还想再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却被云飞拉走了说给他们两个人一点单独相处的空间,很快,空荡荡的走廊上就剩下了上官浩一个人。

他站起身,透过玻璃看了看还插着呼吸管的白沐冰。心中默默道:“到底是他一定要带你离开还是你自己想要走呢?不管是那一样都是不可能的。你以为我会让他把你带走?笑话。正人君子就是因为太过迂腐正派,最终才什么东西都得不到。”

他邪气的微笑映照在了病房的玻璃上,计划已经在心底逐步形成。

白沐冰的恢复情况很好,手术的第二天她就已经恢复了意识。看着病床旁摆放着的一束鲜花,闻着醉人的花香,感受着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温暖阳光,听着鸟雀叽叽喳喳的鸣叫声。白沐冰感觉前所未有的幸福。

自己还活着,还活在这个世上。还能享受人世的快乐。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在鬼门关前走上一遭,昏迷期间前尘往事犹如幻梦一般汹涌而来,她还从自己的回忆中看到了去世已久的亲人。

也许就是亲人的护佑,让她能够逃过一劫重回这美好的人世间。

白沐冰醒来的时候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她好奇地四处望望,却扯动了自己的伤口,剧痛立刻袭向全身,她咬了咬牙,忍下来不敢再动弹。

不一会儿她就听到门外走廊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小冰最喜欢这首歌了。放给她听她绝对会醒过来的!你拦着我干嘛啊!醒不过来你负责吗?”是唐悦芯的声音。

那么那边那个一定是云飞吧。果然云飞无奈的声音接着传了过来。

“我的小姑奶奶啊你就别添乱了,小嫂子她又不是成植物人了,有这个必要吗?你让她多休息休息不好么?别去吵她了。”

“你什么意思啊!你咒她!你咒小冰成植物人!我饶不了你啊啊啊啊!”

白沐冰一听顿时觉得好笑。

两个人进了屋子尽量保持安静了,但是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还是没改变。

白沐冰张了张嘴喊了一声“悦芯”。这才发觉自己的嗓音竟然已经变得如此的沙哑。

“小冰?小冰你醒了!”唐悦芯扑到床边欣喜地喊着,云飞见状也立刻冲了出去通知众人。

见她声音沙哑,唐悦芯立刻给她到了杯水试好温度,送到了她的嘴边。

白沐冰喝了口水,才觉得干哑的嗓子缓解了许多。想起上官浩,白沐冰的心中有闪过一丝担忧。

“上官浩怎么样?他有没有受伤?”她哑着嗓子问道。

“没有,浩哥哥很好,他没事。你保护了他,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没事了。”

看着白沐冰热切的眼神,唐悦芯了解了她的意思,将她昏迷之后的事情向她一一道来。

原来上官俊输给了上官浩与白沐冰的联手应对之后愤怒而又绝望,一时失去理智拿枪寻仇。结果虽然刺伤了白沐冰,他自己也被警察逮捕,从他的住处,警察们又搜出了许多严谨私人持有的枪支。

如今上官俊面临的将是在监狱里度过的下半生。

这件事白沐冰倒不是非常惊奇,让她惊讶的是唐悦芯接下来所说的一段话。

被捕时上官俊曾经试图割腕自杀,结果被发现后救了回来,此时他已流血过多性命垂危。医生通知上官家医院库存的血量严重不足。上官泽云还算孝顺自告奋勇要为自己的父亲献血,结果却被母亲死死阻拦。

上官老爷子疑心骤起,命人对比上官泽天与上官泽云兄妹与上官俊的血缘关系,结果发现他们实则并非上官家的血脉。

老爷子一气之下将他们母子三人一股脑地赶出了上官家。

就这样上官俊一家彻底地退出了上官家的历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