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总裁的落魄复仇妻白沐冰上官浩 > 第158章 喜欢你
 
“上官浩!上官浩你怎么样啊!不要吓我!”白沐冰看着自己满手的鲜红,吓得尖叫出声。泪水难以控制地流了下来。

她不敢想,上官浩要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自己又该何去何从。没有那个瞬间她更想要受伤的人是自己。

上官浩倚在白沐冰的肩膀上,发出了极其痛苦的闷哼,似乎实在拼命地忍耐着不让自己叫出声。他用尽全力抬起头,狠狠地瞪了白沐冰一眼,用小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咬牙骂道:“蠢女人被你害死了”

紧接着白沐冰只觉得上官浩的脑袋重重地压在了她的肩膀上,没有了反应。白沐冰的哭喊已经无法传递到他的脑海里了,他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救护车将深受重伤的人带走,白沐冰守在手术室外面只觉得万念俱灰。

是不是自己做错了,自己本来就不应该跟那个名叫天使实为恶魔的人做什么交易,最后得到的消息少之又少却几乎要失去一个对自己来说十分重要的人。蓝秋凡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悲伤的表情想说什么劝慰的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大度的人要他假惺惺地去安慰白沐冰说上官浩一定不会有事,他根本说不出来。实际上在某一个瞬间,他甚至想上官浩要是就这样死掉那该多好。他就可以顺顺利利光明正大地带着白沐冰离开这个给她制造了无数噩梦一般的回忆的地方,找一个新的地方去开始新的生活

然而他太善良了,他的善良让他失去了许多本来可以抓住的机会。他的善良让他不愿意做一些苟且之事。然而上官浩不同,他继承的是上官家的性格: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或许这就是他一直赢不了上官浩的原因吧。

几声急匆匆的步伐从走廊一旁走了过来,白沐冰一抬头,一个巴掌就猛地打了过来,白沐冰步伐不稳,一下子就倒了下去,蓝秋凡急忙将白沐冰扶好揽进自己的怀里,皱着眉头朝来人不满地喊出声:“你干什么!”

来人正是上官浩的母亲江清,她满脸泪水。痛苦焦躁与疲惫使她好像瞬间老了好几岁。

“你这个女人,都是你害了浩儿,如果不是因为去救你,他怎么可能会躺在里面!!为什么躺在里面的不是你!如果我的儿子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江清伸手就想抓她,结果却被蓝秋凡拦住,后面跟来的上官竟连忙走上来抱住自己的妻子,轻声安慰着。

白沐冰仿佛失魂落魄了一般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只是呆呆地望着病房的方向。直到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才猛地扑上去想要询问上官浩的状况。

“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了。”听到这样的回答,一家人都松了口气。江清不许白沐冰靠近病房,自己和一群上官家的人走了进去。

蓝秋凡将白沐冰带出大楼,有一次走到了楼下的花园里。

“秋凡,你说这是不是都是我的错。”白沐冰的样子让蓝秋凡心中十分心疼,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是轻轻将她抱住,道:

“这怎么会是你的错呢?你也是受害者不是吗?你也不想他受伤的。”

见白沐冰没有任何反应,蓝秋凡强制性地把她的脸掰向自己,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认真地对她说:“听着沐冰,你现在需要休息,什么也不要想,谁的话也不要听。我现在送你回去,回寐园也没有人照顾你,先跟我去我那里吧。”

“不,我不能走,我想留下来照顾他。”

蓝秋凡拗不过她,只能听从她的想法。这种关头,他也不好意思再跟她提离开的事情。但还是硬拉着她去吃了一顿饭。

蓝秋凡离开之后,白沐冰一个人朝着病房走过去,天色已晚,上官浩的父母也都离开医院了,带来了宁姨来照顾上官浩。宁姨看到白沐冰脸色苍白的样子也是十分的心疼。

“宁姨,能不能麻烦你出去一下,我想单独跟浩待一会儿,有事情我会叫你的。”

宁姨看了看她,凝重地点了点头去了旁边的休息室。白沐冰趴在病床旁,看着沉睡中的上官浩出神。

上官浩睡得很熟往常凌厉的眉眼现在已经变得柔和了许多,往日总是出口吐槽她、训斥她的一条毒舌,如今也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口中不再找白沐冰的事。白沐冰回忆着自己与上官浩所经历的一切,伏在床边进入了梦乡。

上官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迷迷蒙蒙间,上官浩感到似乎有人在自己身边。用力睁开仿佛是灌了铅一样的眼皮,上官浩在自己的手边看到了白沐冰熟睡的脸。

柔软的窗帘留着一条缝,窗外的月光披洒在白沐冰的身上脸上,显得温柔又静谧。

一看到她上官浩就想起她做的那些蠢事,不禁又皱起了好看的眉头。这个女人,真是不让人省心。明明好好躲起来出事的概率会大大缩小,非要出去惹事,难道不知道枪打出头鸟吗?

越想越生气,上官浩简直就想一巴掌拍醒这个蠢女人警告她以后再也不可以胡作非为了,不然就算是他,也会也会很担心的。

担心?这个词出现在上官浩的脑海里的时候,他简直要敲敲自己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进水了。自己居然会担心她?在他眼里,她不一直就是一个用完即扔的工具吗?可是现在真的还是工具吗?

上官浩盯着白沐冰的脸,她在睡梦中嘟起的嘴唇仿佛是在向他做出什么无声的请求。上官浩不禁咽了一口唾沫,喉结滚动了一下。他悲惨地发现,自己好像真的已经喜欢上这个女人了。

修长的手指情不自禁地向着白沐冰的脸摸过去,就在即将触及她细嫩的肌肤时,却扯动了刚刚包扎好的伤口,顿时一阵剧痛如同通电一般穿透了上官浩的四肢百骸,拼命地刺激着他脆弱的神经。

上官浩忍不住呻吟出声。即使他以此为耻,拼命压抑自己的声音但果然还是无法硬忍住贯穿肩膀的伤口的疼痛。白沐冰就被这几声微弱的呻吟惊醒。

“浩!你醒了!”白沐冰一睁眼发现上官浩的眼睛在月光的照射下呈现出繁星一般明亮的光华,但脸上还挂着十分痛苦的表情,顿时又是惊喜,又是着急。

“你哪里不舒服吗?我这就去叫护士小姐过来!”白沐冰急匆匆地打算离开,却被上官浩叫住。

“不用!伤口没好哪有不疼的。不用大惊小怪。”

白沐冰只好转身回来,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疼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心中更是焦急难受。恨不得自己能够帮他承担一些痛苦。

上官浩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你知不知道你错在哪里了?”

白沐冰一愣,这教训小孩子一样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应该随便跑出去。”见他这样一本正经地问,她也只好一本正经地回答。

“你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是谁绑架了你,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晚宴上?最重要的是,你为什么要求救罗森夫人?我告诉你白沐冰,你的错误多了!让我产生这么多疑问就是你的错误!让我掌控不了你就是你的错误!”

上官浩怒急攻心,用力地咳嗽了几声,又牵动了伤口,疼得自己一哆嗦。白沐冰手足无措地站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给我过来坐着!”上官浩恶狠狠地说,“你真是翅膀长硬了,我找到你还敢跑!还跟那个小子混在一起。让你老实回去也不听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现在既然回来了就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寐园不准出去了,听到了吗?”

白沐冰听了这话,心里有些不舒服了,不服气地说道:“我要是不听那个人的话,你以为你能见到我吗?我真的是搞不懂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老是哪里都不许我去。我是个人!不是你的宠物!我真的是搞不懂你!”

“你不懂是吧!”上官浩气急,额头上早已青筋暴起,“过来!”

白沐冰虽然有些怯怯地,然而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上前,正面对上了上官浩。

令她始料不及的是,上官浩突然伸出自己没有受伤的那只手,将白沐冰猛地揽到了自己的怀里。还不等她挣扎,一双温热的嘴唇早已覆了过来,堵住了她即将发出的尖叫。

上官浩在风月场所浸淫多时,接吻的技术当真是十分娴熟。淡色的薄唇在白沐冰的唇上肆意蹂躏,霸道地夺取了她所有的呼吸。白沐冰挣扎间,却早已失去了力气,只能任由他索取。

这个吻似乎蕴含着无数的含义,有劫后余生的喜悦,有愤怒,有焦急,更有,渐渐积累从而一鼓作气发生质变的爱意。

“白沐冰!看在我已经喜欢上了你的份上,你能不能消停一点不要再让我担心了可以吗?”上官浩放开了已经快要晕倒的白沐冰,气呼呼地说道。

白沐冰的脑袋由于有些缺氧似乎是无法理解上官浩这句话的含义,她呆在原地愣了许久。

上官浩刚才说什么?他说他喜欢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