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西楚霸王宋武项羽 > 第61章 李斯之私
 
暮色下,南城市肆棋楼二楼走廊,赵政手中握着两枚黑白子把玩,李斯、王平、腾等亲随坐在左右,静静听着本地间作负责人的汇报。

这是一个矮胖瘸腿,一袭粗布衣袍,相貌粗猛的中年汉子,似在感叹结束汇报:“宋王嫡孙现世,雄威传于市肆之中,可谓是令宋人闻之振奋,多生效死之心。在下已飞报咸阳,若是可以,这位王孙将是搅乱魏齐楚三国边界平稳的关键人物。”

李斯余光瞥一眼赵政,见他一副饶有兴趣的神情,便问:“徐先生,似乎是宋国遗民?”

“是又如何?我父、弟皆在蜀地跟随太守李冰修造都江堰,上述两代自宋亡时入秦,无不是为秦而死。扣指算来,我徐氏三代男丁七人,已有三个半捐躯报国!平心而论,在下自诩对得起大秦官爵俸禄。”

间作首领徐岳斜眼瞥着李斯,不拿正眼去看,摇头笑着似在嘲讽:“我虽是关东入秦之人,非靠绕舌之功而立足关中。先生是赢姓后裔,可徐某,亦然如是。”

李斯急忙拱手,致歉:“先生多虑了,是在下言语不周。在下想确认的是子武在宋地士民心中的地位,实不相瞒,在下与子武曾同门学艺五载,有同席之谊。”

徐岳只是礼仪性的颔首笑笑,对着赵政方向微微俯身,待令。

手中棋子轻轻摩擦,赵政扭头看李斯,露笑:“哦?先生与那王孙有旧?不知,先生可有把握说动这王孙入秦,政可许其百里之国。”

天都没黑,整个大梁城已陷入对宋武的热烈讨论中。作为仅存的宋王室嫡裔本身就是一件离奇的事情,面对魏王抛出的六县之地,整个天下除了列国君王、太子会肯定拒绝外,再无什么人能抵挡如此大的诱惑。

而现在,宋武拒绝了六县之地,将王孙的高贵、傲气展现的淋漓至尽。甚至因为不愿为了自己的富贵而牺牲宋地百姓,与魏王当场翻脸……在龙阳君当场的情况下,竟然将魏王吓晕,还大摇大摆的走出王城……

虽然对当事人来说这仅仅只是一次失败的会面,可从宫城流露出来的消息中,可以从各种细节中得出太多的信息,十分多的信息。

赵政远不如大梁市井之民想的那么复杂、深远,他看重的就两点。宋武强悍的勇力,这种传说级别的人物担任将军,只要身在军中,就能极大的鼓舞士气,并降低对方的士气;此外,就是宋武对宋地百姓的号召力,今日之前宋武要依靠各地潜伏的宗族为骨干,才能动员宋地百姓。

而现在,王孙子武就是号召力所在。

选一个殷商后裔进行封君仪式,一直是秦国王室惦记的事情。如果成功完成这件事情,将极大的增高秦国王室的威望。但一直没有进行,原因就是韩魏占据中原之地,挡住了殷商旧地;此外,一个合适的人选尤为重要。

以秦国国力之充裕,完全可以割出百里之地养一个没用的人,但这个人对秦国再有点用处,那就再好不过了。

赵政对宋武表现出的浓浓兴趣,让李斯如沐春风,止不住的笑容喜悦洋溢在脸颊、眉眼:“回王子,子武历来率性坦荡,果决而恒毅,此事李斯无法担保。但李斯可以担保,只要李斯亲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若说动子武,子武入秦一事将成定局。以子武为人,秦不负子武,子武自不会负秦。若说不动子武……想来子武此生不会入秦。”

一脸微笑的李斯仿佛有着七八成的把握,说到最后却是笑容更盛,仿佛说不动宋武投秦是一件可笑的事情一样。

赵政仰头沉吟,嘴角翘起:“那此事就交给先生了,还请明言于王孙。就说政,听闻今日王孙器量洪雅,胆气雄厚当世称奇,心生仰慕之情,久久难平。”

“不敢有违。”

李斯起身拱手,正式应下后落座,两手搭在膝盖上,紧抿着嘴唇,浑身止不住轻颤着。

赵政另一侧,王平左手抚着下巴处浓浓短须摩擦着,微微眯眼似在沉吟思考,他右手又按在腰带上,来回摩挲着腰带上镶嵌的玉片。

沉吟再三,赵政将黑白棋子扣在身侧棋盘上,一声提神脆响后,看向徐岳:“既然吕公那里提议,恰好政也有此意,那就不妨合力试试。”

徐岳拱手,俯身:“在下这就去布置。”

说走就走,赵政见了忍不住摇头发笑有意无意瞥了一眼李斯,李斯也起身,却问:“王子,吕公所提是何策略?”

赵政双目上翻看着屋顶装饰:“与龙阳君联手。”

李斯瞳孔微缩,笑容僵在脸上,忍了再忍,还是忍不住问:“何以至此?”

他连订金都交了出去,刺杀计划已开展大半,就等明日一早动手,怎么突然就来这么大的反转!不是适应不了这种反转,而是适应不了这种失望。

赵政也有些头疼,苦笑着:“这要归咎在那位劲宋王孙身上,如今大梁城中人人只有两条路。魏国上下,要么选信陵君,要么选魏王。我等一行人也是二选一,比之魏人还有不如。魏人能凭喜恶来选,可我等呢?”

轻叹一声,赵政看向窗外,能看到西城街道、巷子里旗帜密布如同晚秋枫叶林赤红一片:“魏王胜,我等还能回归秦国;若信陵君胜,势必围杀我等以祭旗。何况,杀龙阳君,还是联手龙阳君,为的都是打倒信陵君。”

别说刺杀计划还没开始,哪怕已经开始,只要龙阳君还活着,那就能联手对付信陵君。今天宋武意气行事,暴露了魏王外强中干的本质,进一步激化矛盾。

之前谁都不知道矛盾在什么时候爆发,现在人人都能肯定,最长不过三日,可能最快……今晚就会爆发!

赵政难得一口气说这么多话,李斯还能说什么?

他一脸的着急,拱手:“王子,事不宜迟,迟则生变,在下这就去寻子武。”

“劳烦先生了。”

李斯走后,赵政又看向王平:“先生,以王孙子武之高傲,此事当有几成把握?”

王平抬手捏须沉吟,缓缓摇头:“不容乐观,观李斯言行举止,似乎另有图谋。”

赵政笑了,摇着头:“背后说人是非,非君子所为呀。先生认为王孙子武一事难成,那联合龙阳君一事,先生又是如何看?”

“王孙子武此人生性如何,未与其谋面交际过,平并不清楚;而最近与李斯朝夕相处,其人性情,平尚能把握一些,这才是平认为王孙子武一事失利的因由。”

一句话,李斯成功说动宋武那是他王平看走眼,若是不能说动宋武,原因在宋武身上有多少,他王平不清楚。但他觉得,问题可能会出在李斯身上。

王平给李斯挖了坑后,继续说:“至于龙阳君这里,经过王孙子武逞威王城一事后,龙阳君、魏王别无他路。吕公那里提议联手,龙阳君不得不答应,是故此事必成。”

赵政缓缓点着头,起身左右踱步:“先生高才,然而政不愿李斯因一己之私而坏我秦国大事。王孙子武此人,手持殷商正统。此人若能接受我大秦册封,对我大秦出关横扫中原、定鼎天下而言,将助力匪浅。劳烦先生,在李斯之后再拜访子武,表达政对王孙的看重之情。”

说着,赵政将腰间一枚白玉环璧解下,双手递给王平:“阴玉在我,阳玉赠他,如此,可表政心。”

姬周已经灭了,可代表天下的大禹九鼎始终不见踪影,而东周王室又嘴硬不肯服软。姬周火德所代表的法统,九鼎所代表治统,自然也落不到秦国身上。

而宋武作为宋国仅存嫡裔,完全可以看作是活着的殷商法统继承人。他成为秦国的封君,臣从于秦国,那秦国自然也就获得了来自殷商的法统。而姬周,获得的也是来自殷商的法统,如此一来在法统继承关系来说,秦与周将是并列关系。

得到宋武的效忠,秦国即拥有天子之国的法统,就缺九鼎所代表的治统。

可能天下士民,对宋武身上承载的殷商法统的含金量会质疑,但只要能占住点滴跟脚,以秦国的国力,总能让天下人心服口服,心悦诚服。

王平很郑重的接住白玉环璧收入怀中,离去。

赵政落座,看着垂首待命的腾:“李斯虽是我赢姓族裔,可其私心甚大;王平此人志气深藏,不漏破绽,要么是修身有道,要么是另有图谋。腾,入夜后率一伍锐士,去……接应王平、李斯。”

腾抱拳,双目睁圆:“嗨!”

赵政缓缓点头,扭头看窗外东南方向,五百里外就是萧县,是萧瑶心生活过的地方。可能也不是,她是海外三山仙族后裔,怎么会生活在俗世内陆?

可佩戴扶苏冠的传统就盛行于淮泗、江北一带,难道海外三山上也有这样的传统?

可也不对,海外三山仙族包容天下英杰,淮泗一地的风俗怎么可能盛行于其中?

可惜没机会去萧县……

腾看赵政思虑重重,便脚步轻微退了出去,不敢惊扰思虑国事的王子。

另一边,龙阳君府上,地下密室。

龙阳君抱来红底黑纹水漆木箱,放在桌案上掀开,对一旁欣赏各式兵器的宋武道:“还是五日前涂漆、晾晒后封存的,这套青兕战甲每年仲夏涂漆一次,至今涂漆二十四重,已不惧寻常弓弩。”

这是一套红边、青底,胸口银线勾勒独角牛头的皮甲,因精细的涂漆工艺,皮甲表面有着一层水晶一样的漆层。

皮甲的防御力不在于皮质,而在于坚韧、结实的漆层。而漆层,又是保证皮甲不腐烂的重要手段。没有漆层的皮甲,其防御力不容乐观,更悲剧的是这种皮甲的保质期。

而皮甲的漆层裂了,就该做修补。可漆,采集困难,这就会导致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那就是皮甲的保养成本和效率。

而这一点,对现在的楚国来说,是天大的国防机密……

抚摸着光滑如玉的甲面,龙阳君颇有些不舍,嘱咐:“在不受人气、军气镇压的荒野之地,这甲蕴含的青兕妖灵之力会外显,不仅会减轻自身重量,还有轻身之效。”

“轻身之效?”

宋武抬手抚摸甲面漆层,天工之力感受着甲中蕴藏的轻灵意志,啧啧称奇:“真是宝贝。”

野外时穿了,增加防御力不说,还能让自己更为轻盈、敏捷,在白刃拼杀时,快一分则活,慢一分则死,这盔甲代表的不仅仅是一条命那么简单。

龙阳君却是不以为意:“以前是宝贝,现在不是了。天柱崩塌后,今后一一现世的上古宝贝,才是真正的宝贝,说是国之重器也不为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