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西楚霸王宋武项羽 > 第38章 以法治国
 
章台宫外章台门。

秦王子楚消瘦面容留着三捋胡须,更添威严,他一袭朴素常服,只在衣领上绘饰玄鸟纹。双手负在

背后,看着跳下车,转身从车上拿剑的赵政,秦王子楚不由露出一丝笑容。

他在秦国,可也一直关注着赵政的生活、学业。赵政是他的福星,更是与他一同遭难的儿子,寄人

篱下的日子他记得,那时候最快乐的不是与吕不韦商讨大业,更不是与赵姬一起男欢女爱,而是抱着小

赵政,什么都不说,就那种看着儿子而产生的安定感觉,最让他高兴,难忘。

赵姬由侍女搀扶下车,她一袭雍容半露胸着装,开阔的衣领搭在两肩,展目望去看着秦王子楚,又

看看丞相吕不韦两位旧人,而她更在意的是章台宫的布局以及层层精锐重甲。

不等礼仪通传,赵政昂着下巴大步走向章台宫门,一名内侍宦官张开双臂站出来要阻挡,不等他开

口,赵政一脚踹出正中靶心,这中年宦官瞪大眼睛,发出杀猪似的哀嚎,蜷缩成一团,叫唤个不停。

站在宫门左侧观礼的秦国宗室成员、老秦宿将见了纷纷露笑,这才是老秦风骨,起码王子政没有在

质子馆被磨去血脉中的秉性。

而秦王子楚背后,十六人肩抬的台座上,华阳太后这个美丽妖娆的女子则是微微皱眉,她是来看她

名义上的孙子来的。

在她的帮助下,她的继子子楚才得以成为太子,而秦王子楚对她也格外的优待。可偏偏,子楚的次

子成蛟母亲是韩姬,成蛟并不亲近她。这让华阳太后,不得不为百年之后的事情考虑。

秦晋之好是指不断通婚亲上加亲,晋国灭亡后则是秦楚之好,两国王室、宗室之间的婚姻十分密集

。华阳夫人就是楚王室女,留在秦国的楚国王族、宗族形成的外戚力量十分强大。而白起就是其中典型

代表,白起祖上就是跟着楚国送亲队伍来的秦国。

见赵政在这种重要场合失礼,赵姬呼唤,赵政理都不理,来到宫门前,上下打量神态严肃,却让他

舒服的秦王子楚,又看看面容稍稍发胖,一脸微笑的吕不韦,这让赵政微微皱眉:“王父,政想要扶苏

冠。”

吕不韦给他的感觉很不好,似乎想要从他身上摘走什么东西似的。

秦王子楚改名为子楚,拜华阳夫人为继母,自然狠狠钻研过楚国风俗。赵政一路上的遭遇,他也清

楚,露笑抬手搭在赵政脑袋上,左手拍着悬挂在左腰的长剑,抬头看着湛蓝天空:“苦了王儿,孤除了

这柄剑不能给王儿外,还有什么不能给的?”

吕不韦心中惊奇,急忙大呼双臂招展挥舞,神态张扬充满感染力:“王子政求扶苏冠!谁人有!”

观礼的外戚队列里,就有一些新来秦地,故土风俗难忘的楚人举臂,高声笑着:“喏!”

不管王子政有心还是无意,但亲近楚国风俗的态度在这种场合下表达出来,在场的可谓是人人高兴

。楚国外戚自不必说,就连老秦、宗室也是开怀,因为一个亲近楚国的王长子,能让楚国掂量掂量要不

要参加这次针对大秦的联军。

就连一直冷着脸的华阳太后也露出和煦微笑,打量着眉宇冷峻的赵政,越看越觉得喜欢。为了团结

国内外戚力量,子楚将赵政在外面与楚女萧瑶心有情一事,也告诉了华阳太后,希望华阳太后将这个事

情讲述给外戚。

另一重意思就是,王子政因楚女而情殇,希望华阳太后做主,从楚国王室中选一位公主与王子政结

合,更好的增进秦楚之间的关系,让楚国即使参加联军,也不要发疯进攻秦国,留下一丝可供缓和的余

地。

孤守宫阙的华阳太后一个人,更是思念乡土,随身就携带扶苏冠,落下抬轿后,赵政站在她面前,

华阳太后亲手为赵政戴上扶苏冠,打量着头戴扶苏冠,一脸严肃的赵政,华阳太后笑道:“是个小大人

了。”

赵政感受到格外的慈爱,有一种错觉,仿佛此时的华阳太后,更像他的母亲一些。目光止不住一丝

留恋,行礼后后退三步。

看着渐渐后退的赵政,华阳太后突然心中一酸,她的岁数比秦王子楚还要小一些呀!若与先王有个

一男半女,现在就跟赵政一般大小。

也是恋恋不舍看着赵政,一老一少目光触及,相互留恋的感情迅速茁壮。

作为太后,还是与秦王年岁相差无几的太后,还是一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妖娆太后,华阳太后自不可

能住在此时朝政核心的章台宫,章台宫发生了太多事情,如完璧归赵事件。

华阳太后又止不住对赵政的疼爱之情,临走送了一对凤纹白玉双环盘给赵政,这让子楚看着头疼。

本来这是要给赵姬的,华阳太后对赵政的喜爱,在场的人精都看的出来,没想到竟然这么做事,丝毫不

给赵姬一点颜面。

几百人簇拥返回章台赴宴,秦王子楚并没有在此时介绍韩姬、成蛟母子给赵姬母子认识,万一打起

来丢脸的可是他。

宴后,又返回章台宫,只留下四个人,仿佛邯郸质子馆时,不同的是赵政已经长大,另外三人的身

份也发生了天差地别的变化。

子楚不再是那个落魄、朝不保夕的质子;赵姬也不是吕不韦玩弄后可随手送人的舞姬;吕不韦也不

是那个有钱却无地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商人。

赵姬坐在子楚身旁,哭哭啼啼讲述这些年来受过的委屈,听的子楚极为尴尬。毕竟是当初他和吕不

韦单车逃离抛弃了赵姬母子,现在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另一边,吕不韦故作严肃,询问赵政学业,赵政闭着眼睛不搭理他。这让吕不韦越看,越觉得喜欢

。因为这才是他的秉性,小时候读书被父亲提问时,就是这种德行。

子楚被赵姬弄得脸皮发红,见赵政那模样,感觉让吕不韦很没面子,便下巴一扬:“王儿,吕相问

话,何故不答?”

赵政不耐烦开口:“知之是知之,不知是不知,政所学在心,何须复言让人知?”

听了这话,吕不韦欢欣的很想拍掌叫好,这简直与他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话也让子楚皱眉,便对吕不韦道:“国相,小子秉性不良,还需教化。此事,国相多操操心,旁

人不可靠。”

吕不韦微微拱手应下,想要拍拍赵政肩膀说教两句,赵政肩膀一扭避开,吕不韦不以为意笑笑,笑

的开怀:“为人师长行教化之事,乐也。所乐为何,与猛士训烈马一般。训成千里马,大乐,乐不可言

。”

子楚听了露笑,这个很久很久没见的儿子,秉性中的坚韧顽强,让他很是满意。

为了避开赵姬的喋喋不休抱怨,子楚展臂示意吕不韦坐在自己身边,道:“王龁老将军那边不好安

抚,为救赵姬与政儿,一百三十锐士赴赵,才回来半数不到。七十四名锐士折损,必须给王龁老将军一

个交代。”

当初他们两人从邯郸逃入即将撤军的秦军大营,主将白起不愿意接纳,嫌他们麻烦。倒是副将王龁

,老秦人出身,对王室子弟保持一定尊崇,并没有看不起逃归的质子,好吃好喝将他们一起带回咸阳。

所以王龁成为蓝田将军,只要雷打不动干到老死,必然在军中培植广大的人脉,能为家中子弟造福

。这也是子楚对王龁的回报。

见二人开始商讨国事,又关系自己,赵姬并未像子楚预料的那样闭口,也开口了:“大王、国相,

锐士折损全在五百主赵迁指挥不对。”

说着还看一眼吕不韦,吕不韦皱眉:“赵迁指挥并无失误,如此之重的损失,皆在黑衣卫士统帅庞

援。庞援老将也,自赵沙丘之变后,名不显赵国,然各国无敢不敬者。”

赵姬又开口:“向洛阳一路而来规避赵军并无隐患,若非赵迁调度百余锐士分道走河西,我母子也

不会为贼人所迫,险些身死再也见不到大王……”

说着神情委屈,想到当时的凶险,以及快十年来的委屈,赵姬嚎啕大哭,哭的子楚心烦意乱。

等哭声渐小,子楚这才开口:“赵迁或有不该之处,国相与王龁老将军好好议议。不能让我大秦锐

士白白折损,也不能委屈了赵姬、政儿。”

他感激王龁,可吕不韦不会,吕不韦代表的是关东入秦势力,代表的是中枢权力;而王龁老秦人,

代表的是老秦军功勋贵势力。

仅仅一日后,赵政与华阳太后聊了一个上午,便告退来到渭水边上。

此时的咸阳并非后世的咸阳位置,自章台宫修建后,没有城池的咸阳自然也从渭水北岸,迁到了章

台宫所在的渭水南岸。不过两岸遍布各种宫城,都能算是咸阳城区域。

两岸由一座大桥连接,这座大桥才是人流最为密集的地方。

南岸桥头边,赵迁一袭素白贴身中衣,发鬏齐整站在刑台上,面东对着太阳升起的方位。

王龁并不想救回赵政,吕不韦强势监督,他才不得不派出最合适的赵迁去执行命令。吕不韦又觉得

赵迁应该知道不少不该知道的,与王龁一接触什么都没商量出来,只是产生一个彼此都不反感的决议,

那就是杀死赵迁。

以指挥不当之由,将锐士伤亡的罪过压在赵迁身上,一个对军中有了交代,一个对赵姬有了交代。

王平驾车,赵政跳下车,提着一坛酒走向刑场,维持秩序的秦军要阻拦,赵政身边的卫士掏出腰牌

表明身份,赵政才得以登上刑台:“迁,于政有脱困之恩。然大秦以法治国,政也救不得迁。迁,有何

遗愿?”

赵迁已被割去舌头,扭头看一眼台下被收监的妻子、三名儿子,又扭头看赵政。

赵政用力点头,双手以青铜酒爵盛酒,一爵爵喂着赵迁,赵迁挤出勉强的微笑。一个专心喂酒,一

个安心吃酒再无牵挂。

随后,赵政下台,面朝渭水背对刑场,一声刀入肉声无比的刺耳。赵政余光可见血液顺着刑台淌下

,汇入渭水,他所处的下游渭水,已被染红。

望着染红河水,赵政双眸也泛着红,缩在宽大袖袍中的双拳握紧:这就是秦国之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