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西楚霸王宋武项羽 > 第14章 似在局中
 
为了各自眼中的机会,暴渠不敢合睡踏实觉,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暴渠已率精锐四千潜伏在南边山中,就等熊启进攻时打个措手不及。

宜阳城北外十里的秦军大营,继续伐木制造攻城器械。珍惜目前地位的熊启,十分谨慎并没有贸然攻城的打算。

而在三天后,干粮吃尽后,宋武、韩虎三百二十余人在翠鸟小青领路下,来到一处山谷。

山谷外还是艳阳高照,山谷内却是阴云一片。

三百多锐士披甲结阵,肃杀军气笼罩范围内,小青这种小妖连开口说话的本事都无。

宋武左腰悬商阙宝剑,右肩上小青双爪紧抓,一人一鸟向古中前进,离开军气影响范围,小青摇晃着脑袋,军气笼罩下它灵智难明,才开口:“前方山壁瀑布下有小潭,那恶蛟就在潭中。”

“作恶?听你们言语,这幼蛟也不过七八年光景,小小年纪能做什么恶?”

小青摇还晃着脑袋,良久似乎回神说:“公子不知,去了自知。山里各处,就没愿意与他走动的。浑浑噩噩的,一门心思净做恶事。”

山谷入口处,三个百人方阵成就三才阵势,韩虎手提错金勾勒云纹的长戟,仰头看着头顶渐渐消弭的白色云雾。

彭锥立身阵中,右手拄着两丈缀饰橙黄布条流苏的长矛作为指挥信物,双目瞪圆缓缓左右扭头观察着四周,神情肃穆。

别说韩军入赵地后思念家人,他们这些宋国遗民也思念家属。此时,他只能压下对妻儿的思念,努力纯化心中的战意。

云梦泽在楚国,宋康王中兴时,宋军攻楚拔淮北之地。拉近了与大妖盘踞的云梦泽距离,康王中兴前又有射天笞地一事,宋国遗民对克制妖灵鬼怪之术,并不陌生。

靠近水潭处,这里源源不绝滋生水雾,在雾气中宋武循着瀑布声前进,手按商阙剑柄,身子半躬前倾如弓,步子轻缓。

突然一步踏出,面前迷雾净散,几十步外白色瀑布挂着,眼前的景象让宋武傻眼,右肩的小青更是双翅展开护着自己小小脑袋。

只见水潭边上,一头白虎瘦的皮包骨头,有气无力趴在边上轻颤着。

而一头约有人高,生出前肢后腿留着四五尺长尾,脖子上顶着一颗无角类似龙头的怪物,浑身布着黑青色鳞片,正趴在白虎背上也在颤抖着,仿佛没察觉宋武的到来,沉迷在纵欲的快乐之中。

后退几步匿入雾瘴之中,宋武低声问:“那就是蛟?”

小青双翅还遮着自己脑袋,脆生生回答:“就是这恶棍,吞了黑龙陛下遗泽激发血脉。山神殿下还想招其为婿,可这恶蛟神智不灵,控制不住血脉龙力,日日夜夜净想着做这等不堪入目之恶事。”

“巴蛇吞象,咎由自取。”

宋武吐出八个字,真龙一滴汗,哪是一个稍开灵智的小妖能承受的?

小青双翅收拢,扭着脑袋金辉色眼眸看向宋武,不知道什么是巴蛇吞象,却说:“公子当心,这恶蛟占据水潭,祸害了不少山中雌兽。也遗留不少子嗣,恶蛟易杀,可一众子嗣难除。”

“子嗣?”

小青点头:“以前生养的,都已被恶蛟食尽。现在有两窝虎蛟,似蜥,涎有剧毒。若公子求稳,可三月后来。到那时,恶蛟吃了白虎,潭中又无鱼虾,自会将残存子嗣吃尽。”

宋武思虑,小青补充道:“可无雌兽在,稍有生灵至,恶蛟便会隐匿伺机捕杀。恶蛟力能碎山石,恐怕不好对付。若遁入水潭中,公子急切间不能得手。”

小青的意思摆明了,面前是最好的机会。

宋武深深望一眼小青,小青摇晃着脑袋,金眸满是狐疑,似乎真不理解宋武的目光用意。

心中牵挂蛟珠,宋武问:“虎蛟多少?”

小青似在回忆,还展开翅膀看着鲜艳羽翅观察着:“三胎死二,五胎死三,若再无夭折,应该只有三只虎蛟……体形似小犬,喜湿怕火。不过山神殿下有旨意,不许山中诸位大王屠害恶蛟,还说若有外人至,我等必须存留恶蛟一条血脉。”

宋武点头,手按剑柄道:“我明白山神殿下的用心,小青放心就是。”

毕竟是黑龙一滴龙汗造就的幼蛟,死在首阳诸妖之手,此地山神的确不好向黑龙交代。死在外人手里,留下一条血脉,山神也对黑龙有个说辞。

小青又摇头晃脑:“适才,小青可什么都没说。”

宋武笑笑,笑罢脸色严肃,目光凝着阔步走出迷雾,瞬间提速大步冲向拿生命纵欲作乐的幼蛟。

“殇宋国运,助我!”

仰天暴喝,宋武双手持剑一记劈斩。

商阙剑出鞘,在宋武双手高举中狠狠斩下,留下一道道明黄色残影,斩出的暗黄色剑气如冰块入热油,一瞬间剑气影响下,潭边弥漫的雾气被搅动,凝结成小水珠,纷纷扬扬在烈日阳光下落地。

一瞬间云雾化作雨幕,烈日青天当顶,雨幕笼罩又着宋武,宋武屏息,低头看着,双目眦圆,面目冷峻,煞气凝聚在头顶三尺处,竟将丝丝雨幕隔开,丝雨不沾身。

煞气冲击将小青震飞,扑扇双翅逃离失声急促怪叫,叫着只有它能听懂的鸟声:“土生金,金生水!土源之宝!”

绕着宋武,小青双翅震动,它眼中的商阙剑绽放着刺目金辉,金辉灼目,忍着疼痛,小青金色的眼眸满是惊诧。

幼蛟停下了本能的动作,稍稍一僵,脖颈齐齐断裂,腥烈血液喷溅,无首身躯栽下,身躯又本能的抽动。

一片喷涌而出的腥烈血液还未落到宋武身上,就半空化作干枯焦灰。滚落在宋武脚下的无角龙头迅速萎缩,整个身躯连着哀嚎的白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

小青疾呼:“公子!恶蛟血肉精华所聚,便是蛟珠!万不可让虎蛟吞食血肉!”

宋武正要点头,就听水潭上哗啦作响,三只小狗大,青鳞黑纹长着宽大长嘴,拖着尺长尾巴的虎蛟争相冲来,前后四肢奋力攀爬,尾巴竖起左右摇晃,鸡卵大的双眼下,大嘴张着满是森白牙齿。

“仁爱!非攻!”

宋武扭身对着冲来虎蛟大吼,同时踏前一步右手挥剑斜撩,明黄剑气喷涌如虹斩去,当即一条虎蛟在奔跑疾驰中被剑气切成左右两片。

余下两条虎蛟跳起,张大嘴咬向宋武,口齿间淌着晶莹如珠的毒液,一粒粒毒液坠地,草丛当即嗤嗤作响枯萎起来。

宋武左脚在前屈膝弓身,手中挥出剑势一转,右手持剑横在身前,又是大吼一声,以助长气势,唤醒剑中力量:“非攻!”

一大一小两只虎蛟撞在剑身,宋武只觉得力量源源不绝从大地涌来,手中商阙剑越发沉重,可力量补充的更为神速。

小青眼中,两只扑来的虎蛟似被黏在剑身上,视线中画面仿佛停顿、定格。

力量回复,宋武咬牙猛喝一声,右臂持剑横斩挥出。两条虎蛟仿佛贴在剑上一般,被这挥出一剑沾带甩飞。

不等虎蛟落地爬起,宋武大步上前一脚踩中一只虎蛟白色胸腹,右手握剑对着虎蛟胸腹搠下,剑刃入胸透背而出插入土壤,虎蛟四肢、头颅、尾巴乱拍,垂死挣扎。

另一条稍大一点的虎蛟摔落地滚了滚,爬起来扭头看向恶蛟、白虎尸躯,又猛地扭头看向宋武张口鸣叫,音如婴儿长啼。

宋武双手握持剑柄一扭,搅得剑下虎蛟体内骨节清脆作响,踩着虎蛟缓缓抽出商阙,扭头看向那残存虎蛟,宋武持剑指去:“放你一条生路,望你修身养性,莫要重蹈覆辙!”

小青急速扑扇双翅,悬停在虎蛟面前三尺处,唧唧喳喳鸣叫着,这虎蛟垂下头颅,四肢迈动摇着尾巴来到那只被宋武斩成两片的虎蛟尸躯旁,张口咬下咀嚼,骨骼碎裂嘎吱声不绝于耳。

吃完后,这虎蛟又看向宋武脚下那只,尾巴摇着,又不敢抬头看宋武。

宋武皱眉不止,小青叫道:“公子不知,恶蛟霸占水潭,这些虎蛟全赖泥土飞虫为生。再者,吞食已死血亲,也有益于今后修行。”

怒哼一声,宋武一脚将脚下死透的虎蛟踹出去,那虎蛟叼起这只虎蛟,摇着尾巴大步朝水潭跑去,噗通一声沉入不见。

宋武低头,商阙剑上血迹已干枯成灰,甩了甩剑,归剑入鞘一声脆响剑身被剑簧卡住,抬头问:“首阳山神何在?送子武如此大礼,子武合该当面道谢。”

越发感觉,这是首阳山神借刀杀人,黑龙出世没多久,可能是势力眼线不充,这才在首阳山泡澡,弄出一个后裔钉在首阳山。

小青不语,扑扇翅膀缓缓靠近宋武,观察宋武神色后,才大胆落在宋武右肩上,反问:“公子得蛟珠,首阳山去一害,各有所获又何必追寻根底?”

“话虽如此,绿娥能随我去免受春雷击顶之灾,可你如此奔波,又是何故?”

小青垂头,良久才说,声音清脆却情感复杂:“公子,适才虎蛟兄弟相食,在公子看来是大逆。而山中却不是如此看,都觉得天经地义。小青好吃懒做多去村舍盗食粟米,与人相处的久了,也觉得同类相食无异于未启灵智之禽兽。”

宋武皱眉:“这与你奔波助我,又有什么关联?”

小青扬起脑袋,滑顺额羽贴在宋武脸颊拱了拱,蹭了蹭,语气欢快起来:“是故,小青不想自己的孩儿将来也如禽兽一般,便形单影只,终日与绿娥姐姐做伴。绿娥姐姐要随公子离去,小青也想着离去,不愿与姐姐分别。而助公子成事,就跟墨家收弟子一般,要考察弟子数年。”

宋武听了摇头笑笑,反问:“你还知道墨家?”

小青连连点着脑袋,开始讲述自己见识过的墨家人物和机关术。

谷口,三百二十余人仰头看着谷内云雾散尽,更不敢放松,彭锥双手握持明黄流苏长枪为信旗,左右有节奏挥舞:“转!”

阵势一变枪阵对外。军阵上空凝聚的狼烟军气也调头,在谷口处向四周摇摆,保护谷口不受异术攻击,免得断了唯一的出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