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西楚霸王宋武项羽 > 第5章 世界之子
 
公元前250年,当了三日太子的嬴子楚登基为王,继承大秦百年底蕴,携长平之战大胜,按例于关中检阅各军,摆出架势,虎视关东列国。

咸阳西极万里之地,塞琉古帝国,都城巴比伦东三十里处,一片滚动流沙中。

清凉月色下,一只蜥蜴踪迹飘忽如漂在流沙上似的,突然一股流沙激射卷起,纷纷扬扬落下,再无蜥蜴踪迹。

流沙如烟漫过大路向南,滚向一片绿洲。

绿洲中,一名裹着素白斗篷的旅人抬头露出一对紫眸,他右手握紧长杖,左手抬起横在胸前微微欠身施礼,却扬着下巴。

流沙扑来,一道道沙流打旋凝聚,形成一名名手持两丈长枪,挽着圆盾绘饰马首,头戴赤羽战盔的军士,须臾间三座共五百长枪军士组成的枪阵列成,长枪如林,肃然不动。

后来的流沙成龙卷盘旋,一座石质装饰金银、各色宝石的宫殿渐渐浮起,一面面雄鹰纹饰的旗帜浮现,一队队全身铜甲的禁卫枪兵挽盾执枪,鱼贯而出。列队九宫,拱卫正中一座三丈高石像。

石像腰间扎着金片裙甲,头戴翠绿缀白花环,双目透着金辉,声音恢宏:“盖亚在上,我是宙斯之子,唯一的世界之子!你是谁?为什么气息,如此的陌生?为何,来窥伺我曾经的帝都,惊扰我的长眠?”

“尊贵的宙斯之子,我乃中土青龙之子。游历于此,正要回……”

“哼!”

石像一声冷哼,微微扬起下巴,四千余枪兵组成的枪阵齐齐踏前三步,长枪摆动哗哗作响。

石像双臂展开,扬着下巴并无张嘴,声音隆隆:“荒唐!中土青龙?荒唐至极!我率马其顿、希腊诸邦十余万强军挥师向东,一战覆灭东方波斯帝国,埃及帝国不战而降!”

“我以亚历山大之名一统东西两域,哪里来的中土!中土青龙,又是什么东西!”

青龙之子挺直腰背,扬着下巴:“井底之蛙!”

石像瞬间炸裂,一名金发赤坦胸腹,腰间扎着金色裙甲的英俊青年眨着湛蓝色眸子,右臂高举掌心一团蓝紫雷球凝聚:“卑劣的骗子!你酝酿着阴谋,我闻到了阴谋的气息,别想得逞!”

不由青龙子分说,亚历山大甩出雷球,眦目怒吼着:“我恨阴谋!”

雷球穿过青龙子,无声中绿洲化为焦粉,青龙子环视周边,摇着头:“难怪你会被部下背叛……在遥远的东方,万里之遥的地方,那里才是世界的中心。那里的人口、财富、文明,都比你曾经拥有的要广阔的多。”

“我不信!这里就是东方,而我是征服东方的世界之子!”

青龙子法力凝聚的幻象从脚步开始涣散,散成光点在风中飘荡渐渐暗淡,青龙子笑着:“不论你信还是不信,事实如此。若是可以,希望你我能相聚中土,看谁才是那真正的世界之子!”

亚历山大抬手又是一记雷球甩出,彻底炸碎青龙子幻象后,仰着头看着月亮,神情冷峻。稍稍片刻,猛地扭头向南看去,眉头稍皱,身子沉入流沙,一层层流沙依附聚拢,凝聚成一层石像,也是石棺。

“龙父的力量补充不易……真是蛮子!”

南方沙漠中,青龙子吐着血爬到骆驼上,低声骂着,向着东方赶去。

他捂着胸口,斗篷落下,一头金发束在颅后于风中飘扬抖动,青龙子忍不住又是一口血喷出,抬手捂住嘴,努力将血液吞咽回去,每一口血液都是凝聚着青龙所赐的法力。

舔着指间血迹,青龙子看着黑漆漆的东方,双目眯着,马上就能回去了,结束这荒唐的西行。心中恶念滚滚,诽谤着赐予他力量的青龙。

青龙竟然想着借万里之外的夷人力量向黄龙复仇,这在青龙子看来是极为荒谬的。

突然他双目燃起火焰,痛嚎一声栽下骆驼,在沙丘上打滚,咬牙死撑着,不开口求饶。察觉到他心中悔意,青龙意志这才满意离去,青龙子浑身的青龙法力这才停止暴动。

而咸阳,渭水南,修建于牛首池北的章台宫面南的章台门处,秦王子楚亲自送吕不韦出宫。秦王子楚神色严肃,吕不韦一脸阴云。

章台宫是秦昭襄王喜欢居住的宫殿,秦昭襄王在位56年,大部分时间住在章台宫,章台宫周围也形成为咸阳中心之地。

秦昭襄王在位时间极长,在王族家庭中就意味着有一个大龄太子。这位太子正是嬴子楚的父亲,匆匆当了三天的秦王就落幕了。

秦王子楚也是匆匆而惶惶入章台宫执掌中枢,短短一年时间内大秦连丧二王,新登基的秦王子楚是一个朝野并不熟悉的人,子楚也不熟悉朝臣、国中封君,正是上下猜疑,国中人心不安的紧张时刻。

自春秋诸侯相继称霸以来,每逢国君更替时,则是这个国家最为孱弱之时。内有雄心壮志的宗室封君,外有乘火打劫之邻国。而国君新立权威不隆,往往政令难出都城。

好在大秦以法治国,宗室封君力量并不强,自孝公以来,宗室尚算团结。地方执政以中枢派遣的文官为主,国中封君享受赋税,并无封国治权、军权。

但坏就坏在长平一战白起坏了规矩,竟将投降赵军悉数坑杀,让关东各国惊恐、口诛笔伐的同时,对秦国充满了敌意。

赵国是秦国的兄弟之国,两国国君皆是赢姓赵氏,秦国连兄弟之国的降军都不顾道义而坑杀,那一旦秦军突出函谷关,各国如何能挡?

而大秦连丧二王,新王子楚威信未立,而白起又死,这让各国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重创大秦的机会,只要打断秦国上升势头,那天下形势必将维持均势。

此时,魏王之弟,信陵君无忌因姐夫赵平原君赵胜请求,以及魏国生存而谋算,积极准备联合各国攻秦一事,声势浩大。

七年前,即长平之战三年后,秦军包围赵都邯郸,赵国形势危急。平原君赵胜请求魏国救援,魏王惧怕秦国,不敢进军,私下授意大将晋鄙保存元气。

魏无忌请求魏王宠爱的如姬从魏王卧室内窃出兵符,晋鄙见了兵符,表示怀疑,魏无忌随行的门客朱亥用铁椎杀死晋鄙,强行夺权,以精兵八万开赴前线。

当时各国援军作壁上观不愿与秦军交锋,魏无忌挥军猛攻,一举击溃秦军,解除邯郸之围。而魏王素来忌惮自己这个弟弟,当他杀死自己宠爱的如姬一事传到前线,魏无忌知道魏王担心什么,让魏军自行撤退归国,领着门客留在赵国。

而魏无忌不在,秦军便拿魏国出气,急的魏王团团转,最后豁出脸面,亲自赔罪将自己的弟弟请回来,并拜为上将军,于是魏无忌又大败秦军。

在白起自杀后,秦军两次在魏无忌手里吃了大亏,可因为森严律法以及相对各国极为高效的管理体制,使得资源利用效率极高,故而战败损失也能极短时间内补充,未伤元气。可秦军上下,对魏无忌还是产生了畏战心理。

变法成功的秦国,有多么的恐怖魏无忌是知道的,而秦国连丧二王,正是眼前最好、唯一的机会。

而秦国内部,由太子妃一步变成王太后的华阳夫人以及流入秦国效力的楚国宗室力量强横,秦国本土宗室、功勋集团,关东六国入秦效力而崛起的关东一系可谓是三足鼎立。

内部结构稳固,可面对信陵君魏无忌策动、针对秦国的包围网,朝野也是议论纷纷,对新王子楚并无太多信心。如何瓦解信陵君无忌的包围网攻势,将成为新王子楚、吕不韦的面临的最大挑战。

吕不韦乘车离开章台门,车内,吕不韦忍不住骂道:“赵胜匹夫!”

驾车的是他的侄儿,吕公。见吕不韦骂平原君,吕公回头:“叔父,赵国有变动?”

吕不韦点头,眯着眼:“魏无忌策动各国欲要攻秦,赵胜老儿食言自肥,殊为可恨!胆敢坏我吕氏大业,该杀!”

吕公轻咳两声,左右看一眼街上,便道:“要不,侄儿去一趟邯郸?”

“不可,黑冰台一事关系根本。”

吕不韦说着抬手一挥:“大王赐了虎符,已差令前往蓝田大营。这事儿,大王已安排蓝田将军王龁负责。”

这让吕公皱眉,可见自家叔父紧皱的眉头似在思索其他要事,也就闭口不言,只是狠狠呼出一口白气。

如吕不韦所说,他参与秦国间谍机构黑冰台的工作,是秦王子楚对吕氏一族最大的诚意所在,必须要抓紧这个机会。

蓝田将军,此时大秦仅有的几个常设领军职位,如负责咸阳戍卫的中尉,总管全国军队调度的国尉,还有就是负责蓝田大营运转的蓝田将军。

蓝田大营是秦军摇篮,以集训新军、锻炼军官、研究新式军械、战术等等。掌控蓝田大营的王龁是白起的常用副将,是大秦此时资历最深的重将之一。

而白起自杀一事,也引发了军中宿将一次清洗,如名将司马错的次孙司马靳等一系列与白起配合娴熟的宿将被一同赐死。也导致本土老秦将领、楚系外戚将领损失惨重,使得关东将领如蒙氏一族得以抬头。

而王龁,则是老秦人,又参与过长平之战还作为白起副将。吕公怀疑,让王龁负责营救赵姬母子,恐怕不会用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