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真是魔道巨擘 > 65.天生君子与魔道胚子
 
  天蒙蒙亮,陈月生与楚思益走在松栾州的边缘处,周亚男在楚思益背上酣睡。

  于三人身后,是拒渎关倒塌的城墙。

  陈月生吊儿郎当的走着,问道:“我这是犯了多大的罪?”

  楚思益随口答道:“让刀斧手砍你一天的头,还有余。”

  “应该不会被抓着吧?”陈月生有些害怕道。

  在过去的某些日子里,他确实小看了这个世界的法务机构。

  虽说没有监控,没有互联网,但这是有仙人的世界啊!天知道他们有什么办法弄他。

  “如果他们想抓的话,你一定会被抓着,但不一定立罪,毕竟也情有可原,一个鬼修差点将这条长冲大渎炼化为囊中之物,你阻止了他,虽然代价有些惨烈。”

  “草……那如果那个缉凶者想把这事操作为自己的功劳,想将我斩草除根怎么办?”

  陈月生现在悲观的很,毕竟刚刚走了遭鬼门关。

  “放心。”楚思益指了指头顶,“上天有眼。”

  “!”陈月生恍然大悟,尴尬抬头,挥了挥手示好。

  高大老者没有回应,陈月生招错地方了,并且他也肯定陈月生看不见他。

  这件事之间的对错很难界定,不是光靠道理和规矩就可以梗概的。

  他不会包庇陈月生,但也不会让陈月生所猜想的事发生。

  但事情目前还没有走到需要他插手的那一步,世事无常呢。

  天色渐渐趋于明昼,楚思益有些不舍道:“要走咯,待会小白醒了,别和他说那城里的事,要说也可以,不过你会后悔的。”

  随后他正色道:“他没什么朋友,你应该是第一个,他有一点点崇拜你,希望你不会让他失望。”

  “崇拜我?崇拜我什么?”陈月生疑惑道。

  “谁知道呢?可能是因为你会包饺子吧。”楚思益同样不懂。

  他抬头看了眼佛晓的云,说道:“有段因果,同是机缘,有没有兴趣?”

  “有兴趣,细说。”陈月生想也不想道。

  机缘啊,他最喜欢这玩意了。

  “你说的那个仙草蜜,真名为孔存,他有执念在燃湖。”

  “就这么多?”

  “就这么多,现在,我要睡了。”

  说罢,他便直愣愣的倒了下去。

  陈月生眼疾手快,立马把周亚男接住,陆白扑通一下摔了个狗吃屎,浑身一激灵,清醒过来。

  他挠了挠头起身,呆呆看着陈月生,问道:“亚男救出来了?”

  “嗯。”陈月生点头,这说的不是废话吗?

  “那个矮子,被我师父打败了?”

  “是啊,但我也有参与。”

  “唉……我可以打赢他的!但那个时候莫名其妙就动不了了,你还听见你骂那个矮子是死矮子来着。”

  “额,再接再厉吧。”

  “我如果紫府境了!肯定随随便便打趴他!话说,你那个时候有没有听见“砰”的一声?”

  “嘶~你听错了吧,应该。”陈月生捏了把手心汗,这孙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陆白挠了挠头,抹了把脸上的泥土,想再问,陈月生赶紧打着哈哈道:“走走走,继续赶路。”

  “等等!我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二人相视一眼,陈月生抽了抽嘴角道:“马……”

  得,马落下了。

  “要不?咱不要了吧?再去买两只?”陈月生试探着道。

  “怎么能不要!他们跟我们赶路这么久,我们是朋友啊。”陆白生气道:“你不要,我去带回来,不让你骑。”

  不要跟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做朋友啊。

  陈月生心中吐槽,只得低头道:“好,我们去,不过事先说好……”

  “不必了。”

  马蹄踏地声传来,陈月生看去,只见高大老者牵着小红小白,向他们走来。

  高大老者继续道:“他把城给弄塌了,但没有无辜者伤亡,马我带过来了,继续赶路便可。”

  红马的腿还在颤抖,走路有些虚浮,显然是还没从刚才的高速飞行中缓过神来。

  陆白目瞪口呆,“先生……你还在啊?”

  “接下来就不在了。”高大老者意味深长的看着陈月生道:“一路小心。”

  陈月生咽了口口水,点头回应。

  陆白刚回过神来,却发现高大老者已然消失在原地。

  他上前去,摸了摸红马的背,红马想舔他,被他打了一下。

  二人上马走了一会儿,陈月生有些惭愧道:“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毕竟是犯了大事了,陆白这么个中二正义热血少年,总归有点正邪不两立的意识,或是倾向?

  陆白早就在思索了,但到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道:“没有。”

  “为什么?”陈月生疑惑道。

  “我觉得你应该有理由这么做。”陆白答道。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你是好人啊。”

  “……”陈月生于心中默默道:你看错了,绝对的。

  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道:“嗯,居然被你发现了啊。”

  陆白沉默,心中自有定论。

  而后他颇为自然的开口道:“我们接下来去哪?”

  “平安府,隆乐县,然后去小徐南县,然后去漓柯府的空殊城。”

  “唱歌吧?唱那个好汉歌。”

  “蠢货,亚男在睡觉。”

  “好吧。”

  高大老者立于云间,默默看着两骑缓缓而行,他的本意是想让陆白在陈月生身上学习些什么,但现在看来,陈月生远远没有他起初认为的那般成熟。

  他也同样会莽撞,不计代价与后果,陆白是为了心中的正义与道理,而他是为了……感情?

  此子身上因果重重,环环相扣,行为与思维也处处透露着怪异。

  单说饺子,这是他的家乡,南瞻洲旁的一个小洲——祁纵洲中的一个小国中的民间食品,他又是从何得知的?

  隍仙在他身上押注,姜脉歌也在他身上做局,只是缘分?

  但抛去陈月生身上的奇怪之处,现在他与陆白正成互补,这很好。

  陆白是被白鹿衔来的天生君子,他则是心性与魔道契合的魔道胚子,二者道途相反,但却奇妙的并不相斥。

  很有意思,值得拭目以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