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真是魔道巨擘 > 64.一人成军
 
  楚思益横刀于身前,对孔存道:“让你先手?”

  孔存不答,后退一步,有模有样的立起一个拳架。

  学陆白的,他对拳法狗屁不通。

  陈月生倒地哀怨道:“别了吧,直接把他拿下好了,我快死了。”

  他头好晕,好冷,半个身子好像没了一样。

  不会真的没了吧?

  楚思益点了点头,“有道理。”

  “好好看,好好学。”

  话音落下,只见他提刀疾冲向孔存。

  随后被孔存一拳打飞。

  “呸,还以为多厉害呢。”孔存啐了一声,踏前几步,就要给楚思益致命一击。

  下一瞬,一道金光袭来,将他打的倒飞数百米。

  陈月生看向金光发出的方向,惊叹连连。

  “我哩个乖乖……”

  只见楚思益浑身狼狈,但也洋洋得意,于他身后,是浩浩汤汤的着甲铁骑。

  楚思益拍了拍身上的灰,伸手指向前方。

  “弟兄们,干碎他。”

  “遵命!”

  一声遵命,铁骑军伍立即成锋矢阵,如决堤之洪般,向孔存的巨大身躯冲去。

  “蝼蚁!蝼蚁!滚!”

  远方传来孔存歇斯底里的吼声,他挡不住这批铁骑,无论他怎么阻拦,最终结果都只有一个,被凿穿。

  楚思益看向陈月生,竖起一根大拇指道:“一人成军,学到没有?”

  “拉到吧你。”陈月生有气无力的应答一声,当即晕死过去。

  随着孔存的巨大身躯彻底泯灭,小战场被楚思益收回,铁骑军伍尽数消失。

  “辛苦了。”

  楚思益感叹了一声,看向陈月生道:“可不是跟你说的。”

  “诶?”他走上前去,用脚尖怼了怼陈月生,“死了?”

  咋说呢,罪有应得?这孙子可是把一座城搞塌了啊。

  那救不救啊?还是不救吧?救了损阴德啊,看着他死?不合适吧?

  也不是很不合适,但救还是不救呢?

  “陆大哥!”船仓处传来周亚男的声音,楚思益向她看去,只见一群身着蓝褂的船夫帮帮众抱头蜷缩于船仓外,神情惶惶。

  周亚男浑身湿漉漉地奔向楚思益,当她看见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月生时,失声尖叫,惊慌失措起来。

  她突然想起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一面哭一面把丹药一颗颗往陈月生嘴里塞。

  楚思益挑了挑眉,看来是命不该绝啊。

  陈月生背后的血肉奇迹般的闭合痊愈,最终恢复如初。

  他苍白着脸睁开双眼,看见眼泪汪汪的周亚男,竖起一根大拇指。

  “唉,我的招牌动作啊。”楚思益叹了口气,将陈月生从地上扛起,摸了摸周亚男的头,手感不错。

  跑路咯。

  见他们要走,人群中立即有个声音大喊道:“别让他们走!他们触怒了蛟王,还毁了城。”

  楚思益向人群看去,了然道:“就说怎么不见你的真名。”

  他双目微眯,发言那人瞳孔焉的散涣,暴毙当场。

  楚思益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孔存啊,孔存,真是个笨蛋。

  而后他又转头,看向投以他怪异目光的众人。

  “什么啊?这又不怪我,要怪就怪……”

  他拍了拍肩膀上的陈月生,“怪他。”

  陈月生很不是时候的竖起一根大拇指。

  虽然那个阵是在神志不清的时候布的,但真的很叼。

  如果转身离去的时候能控制住用步行的话,那就更叼了。

  随后他察觉到了不对,“怪我做什么?”

  “你把这座城给弄塌了。”

  “但我破阵了啊!我也救了他们嘛。”陈月生极力争辩,他可不是那种反社会的愚蠢恐怖分子。

  楚思益揶揄道:“哪有阵?我怎么没有一丝、一毫、一丢丢的察觉到?”

  “佞妄之阵,听说过没有?小白与我的思想都被左右了,你不会以为我是那种人吧?”

  “蠢货,那是阴气入体,此地阴气极重,所以建了一座关城镇压,要不然你觉得大玄官方会这么蠢的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建一座关城吗?”

  “你把这城炸了,阴气彻底迸发无人收拾,白白便宜了那蠢货鬼修。”

  当然还有他,兵家英灵其实也是兵家阴灵,阴气对他来说是大补之物,所以才有气力使出那一人成军。

  陈月生尴尬道:“啊哦,闹乌龙了。”

  “一句道歉也没有?这可不是小事,不是你可以随便搪塞过去的。”

  “我为什么要道歉?罪魁祸首应该是那个仙草蜜吧?要是他不抓亚男,也就没有这么多破事了。”

  “谎言,那个阵是在你神智尚且清楚的时候布下的,你本来就想搞破坏。”

  “这叫好心办坏事!而且我之前布的是一个……影响力只有一点的阵,为了自保,后面被人破坏了,神智不清时才布的这个阵。”

  “……真会诡辩,你不去儒家真是可惜了!”

  不等陈月生反驳,他就打断道:“无论如何,此事不能让小白知道,他是个死脑筋,平常在学宫半点书不读,会把你大义灭亲的。”

  陈月生死了也就死了,主要陆白若是道心有恙,他能给那个大块头活撕了。

  “啧,那怎么办?你给我支个招呗?”

  在这个世界难得有个朋友,他是不想就此反目成仇的。

  “你至少……想个办法弥补吧?”

  而后楚思益眉头一皱,抬手打住道:“不必了。”

  他看向陈月生,耸了耸肩:“算你走运。”

  “啥意思,把话讲明白了啊。”陈月生一头雾水道。

  “走吧,走了就知道了。”

  他看了眼身前的观礼者们,挑眉抿嘴,做了个鬼脸,而后转身离去。

  三人步于废墟之间,却也可见安然无恙的房屋。

  此处没有大规模死伤,只有近乎半数房屋倒塌,还有半数房屋仍是安然无恙。

  楚思益抬头,目光穿透黑夜,看向云间。

  高大老者立于云上,竖起大拇指。

  旁观者,有时也是帮凶。

  而后他又将大拇指倒了过来,重重按下。

  这个兵家莽夫,居然暗讽他们儒家学问,不相与谋。

  楚思益翻了个白眼,个那么高,心眼小的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