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真是魔道巨擘 > 52.一夜
 
  掌柜的把县衙的衙卒喊来收拾尸身,衙卒是知道今日早间红杉街街口斗法的,也就带着尸体草草报备去了。

  斗法声势很大,那条街道的路面都被翻了出来,好在无旁人受伤,庙会也仍旧着办,晚上还要放烟火来着。

  年关将至,今日已是十二月二十四,令人疑惑的是,这个世界竟也过除夕春节。

  酒楼座无虚席,唯有位于楼顶的天字号还空着,于是陈月生便订了天字号,三十两银子。

  要了一桌全鱼宴,三两银子,海平州近海,内有大小江湖许多,最不缺鱼,也好在如此,陈月生现在看见肉就反胃。

  天字号楼清静,四面开窗,可赏雪,也可观烟火升空。

  不过就寥寥三人坐在其中,太冷清了。

  等菜上桌时,陈月生翻看着那本旧书。

  此书名为《朝暮经注》,作者署名为木道人。

  总共四十多页,皆为手写,字迹还算工整,基本能看得懂。

  前言是一些对于木属的心得,占了六页,正文是六个法门,分别被取名为朝一、朝二、午三、午四、暮五、夜六。

  朝一为一篇炼气法,朝二是一门遁法,午三是一门控木法,午四是一门植物的催生法、暮五是一种吸取植物精华的法门。

  越到后面,字迹便越潦草,可以看出这作者的心急。

  当看到夜六时,陈月生心头大震。

  植物成人之法……

  到了夜六,字迹已经潦草的接近扭曲,且大小也不一,但观字形,也能依稀看出是什么字。

  比起前几篇的有理有据、通俗易懂,这夜六就如狂人呓语,难解其意。

  陈月生皱着眉头看了下去。

  当他翻到夜六的第五页,只见一片空白,这篇植物成人之法戛然而止。

  于相邻一页的右侧,有一句用木纹印在书页上的话。

  “一日生人本植物,朝生暮死。”

  《朝暮经注》就此草草收尾。

  陈月生将书收回储物法器内,久久不能释怀。

  这本书,是在一天之内写出来的?

  他回过神来,见周亚男与陆白一脸迷惑的看着他,笑道:“吃菜,吃菜。”

  提起筷子,看着空荡荡的桌面,陈月生略有些尴尬,而后夹了一筷子开胃菜吃。

  一股酸意直冲天灵,陈月生的脸像个苦瓜般皱起,这才完全清醒过来。

  陆白大声嘲笑:“不能吃还爱吃,看我的!”

  说着,他将那装小菜的碟子拿起,一股脑倒入口中。

  陆白(〃>皿<):“不酸!一点都不酸!”

  周亚男笑脸如花,陈月生托腮,静静看他装蒜。

  ……

  一桌子下来,陈月生吃的七分饱,周亚男生怕浪费,肚子吃的圆滚滚的,陆白筷子没停过,大半桌子都给他吃去了,吃完还有些意犹未尽。

  走在街上,三人并肩而行,陆白回味着方才的胡吃海塞,还有些意犹未尽。

  周亚男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觉得很有趣。

  陈月生心不在焉,脑海中,《朝暮经注》的文字不停晃荡。

  朝的积极,午的沉淀,暮的狼狈,夜的痴狂。

  木道人的一生,在这本书中走完了。

  左手被拉了拉,陈月生恍惚回神,看向周亚男。

  周亚男抬头指着天边道:“楼大哥,烟花。”

  陈月生顺着她的手指看去,确实有一粒火光正在缓缓升空。

  街道行人齐齐驻足停步,一并看向天边的那粒火光。

  “砰!”

  烟花于高空绽放分裂开来,洒满了一片黑夜。

  仅此一发,示意着庙会的结束。

  陈月生喜欢烟花,不因为什么,就是单纯的喜欢。

  夜晚,周亚男于床上酣睡,陆白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姿势端正娴熟,想来应该在客堂上没少睡。

  陈月生挑灯夜读,细心钻研着那六道法门。

  朝一的炼气法他已经掌握,效果不佳,并非其炼化速度或是真气性质不好,而是小木剑遇上这真气就跟疯了一般,硬抢,黑钉拦都拦不住。

  而登云炼气法也是一门木属炼气法,小木剑对其兴趣不是很大,还处于黑钉拦得住的情况。

  炼气法之间的差别先放到一边,重要的是,黑钉已经压不住小木剑了。

  并且他的真气收发已经出现了问题,在发气时,小木剑总会吞个一点意思意思,给他的感觉就好像——你都送到我嘴边了,我不吃点不是落了你面子嘛。

  对,就是这种感觉,冥冥之中的感应。

  看来是时候要给黑钉添个帮手了。

  他取出一枚子钉,对其投以真气进行感应,片刻的接触后,一股交互感生出,那枚子钉没入陈月生的丹田内。

  他尝试运气,小木剑确实是被压住了没错,但他身内的真气流动也压抑沉缓了几分,这股压力自那颗新增的子钉而来。

  旧疾去了,新病又来,他不禁感到一丝头大,这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不过他的真气放送强度也有所提升,这得益于小木剑的品阶提升。

  总的来说,比之前要好,但好的有限。

  目前洗髓已经完成,下一步便是准备破境紫府了。

  之前在渡船上时他与缪妙聊过几句紫府破境,缪妙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毕竟她是妖。

  目前他已知的信息是,紫府的破境途径为气冲开府,开府很危险,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那种。

  开府后会需要开窍穴,人身内有一百零八窍穴,枢窍三十六,应穴七十二,首先开窍,而后开穴。

  每次开窍冲穴,都能视为一次小破境,冲窍穴足够,便可成丹。

  一般成体系的炼气法门,对开窍穴的位置以及顺序都有要求,陈月生没有那种成体系的法门,自然也就不要求这个。

  缪妙建议他先开位于背部的一组窍穴,这样背脊内的那柄小木剑便可出入,可以初步用于斗战,也能解放他的背部。

  一组窍穴,便是一窍两穴。

  目前他还不急着开府,准备到沧溟城时再做考虑,首先聚灵阵是一定要学的,其次是看看有没有可以辅助的丹药、器物之类的物品。

  毕竟他陈月生也不是什么胆大包天的人,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然要做万全的准备。

  稍微梳理了一下计划,他点了点头,对自己的策划能力十分满意。

  刚想趴桌子上美美睡上一觉,而后他脸色一变,低声骂娘。

  “妈的……这怎么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