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真是魔道巨擘 > 36.关于我穿越过来发现自己可能不是主角这档事。
 
  蛟城外的官道上,儒衫少年气呼呼的背着一大堆行囊,走在陈月生身边。

  他低着头,一脸幽怨道:

  “我好心帮你,你却害我。”

  陈月生叹气道:“是你师父说的,我也很无奈啊。”

  儒衫少年眉头扬起,停步叉腰道:“你嫌弃我?!”

  “啧……”

  陈月生很想说是的,但念在方才这少年还舍身来救他来着,只得摇了摇头,说了亏心话。

  “没有,感谢你还来不及呢。”

  “嘿。”儒衫少年笑了一声,莫名气消,对陈月生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陈楼。”陈月生随口编了个名字,而后问道:“你叫什么?”

  “陆白,陆地的陆,清白的白。”

  “噢。”陈月生点了点头,“是小白啊,幸会幸会。”

  陆白也学着他道:“噢~是小楼啊,久仰久仰。”

  见他幼稚行径,陈月生笑了笑,继续赶路。

  不知为何,这陆白能给他一种放松的感觉。

  走了一会儿,陆白受不了安静的气氛,问道:“我们去哪啊?”

  “四十里开外有个公山县,我准备在那里落脚。”

  “然后去哪?”

  “公山县之后我准备去空丛县,然后去沧溟城。”

  “然后呢?”

  “然后就是过拒渎关,去松栾州。”

  “然后呢?”

  “没定……”

  “然后呢?”

  “有完没完?”

  ……

  夜色渐浓,于官道旁的一个树林内,二人落脚歇息。

  一种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鸟在“gugi~gugi~”得叫,不算吵,也不算悦耳。

  陈月生从储物法器内取出洪瀑,飞起斩下一小截树干,而后再劈碎,用火折子点燃,篝火就算生好了。

  于篝火前,二人对坐,气氛微妙。

  “说句话啊。”

  陈月生无奈道:“你这样一声不吭,很吓人好不好。”

  陆白开口问道:“你是法修还是武修?”

  这个问题他憋在肚子里好久了,但方才赶路时陈月生很烦躁,他也就没说了。

  为什么烦躁?当然是被他烦的。

  “什么法修武修?什么意思?”又接触到了陌生的名词,陈月生的求知欲旺盛了起来。

  “就是修法还是修武嘛,法术便是喷火啦雷劈啦这类的,武术便是剑啦,拳啦这样的。”

  陈月生好奇问道:“那你是哪种的?”

  陆白自夸道:“我啊?我是武修啊,没看见我拳法很好吗?但我也会点法术。”

  拳法很好?看不出来。

  陈月生点了点头,答道:“我应该算武修吧,练刀的。”

  “噢~”陆白点了点头道:“看你刀法那么差劲,我还以为你是法修呢。”

  “?”陈月生当即提刀起身道:“来,比划比划。”

  这家伙,让人火大。

  陆白摇头道:“不了,你自己比划吧,我看看能不能指点你几手。”

  陈月生深呼吸,握刀的手,微微颤抖。

  好想把这家伙劈了。

  “嘻嘻。”陆白突然展颜一笑,对陈月生道:“别生气,是我师父说的。”

  “你师父?”陈月生四下望了望,并没有看见那高大老人,随后看向陆白。

  只见陆白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我师父在这里呢。”

  陈月生疑色更重,“你发什么疯?”

  随后他突然想起什么,问道:“随身老爷爷?”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这家伙才是主角吧?

  陆白摇头道:“我师父说他年轻着呢……他十八。”

  “哈……哈哈。”陈月生尬笑几声,默默坐回地上。

  关于我穿越过来发现自己可能不是主角这档事。

  只见陆白点了点头,开始在身后的背囊里翻翻找找,最终拿出来一张皱巴巴的符篆,他将符篆贴到额头,运气其中,符篆无风自燃。

  四周灵气汇聚于陆白身周,化为几道肉眼可见的白气没入他的天灵盖内。

  而后异象消失,陆白像是变了个人般,脸上挂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看上去有几丝匪气。

  不过这丝匪气在放在陆白这张老实脸上,倒显得十分的滑稽。

  只听‘陆白’戏谑道:

  “小子,我就是他师父,比划比划?”

  还不等陈月生答应,他便起身,摆出了一个拳架。

  “时间不多,再磨磨蹭蹭,可要错过了。”

  “放心,指点你,不会伤筋动骨的。”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转变,陈月生放弃了理性的思考,提刀起身。

  在出刀之前,他先问了声:“为什么?”

  为什么?原因?目的?

  ‘陆白’说道:“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朋友,所以我想打你。”

  就是这么简单。

  “是挨揍,还是切磋,取决于你,出刀吧。”

  于是陈月生便出刀,是叠浪式。

  然后他就被一拳打翻在地。

  “气呢?不会用气?”

  陈月生起身,运气再出刀,还是叠浪式。

  依旧是一拳,依旧是打翻。

  “娘娘么么的,怪不得藏着掖着,打你不会躲?”

  于是陈月生就开始躲,但依然被打翻在地。

  “太慢,劈那么用力做什么?想弄死小白啊?”

  ……

  片刻后,陈月生盘坐在地上,默默看着跳动的火焰,鼻青脸肿。

  在他身前,‘陆白’一脸满足的微笑,好爽啊。

  陈月生很委屈,委屈的想哭。

  狗屁的指点,就是单方面的殴打而已,还只打脸。

  就因为自己长得像他那个可能是杜撰出来的朋友,自己就要挨打?还有没有天理了?

  他抬眼,看着洋洋得意的‘陆白’问道:“敢问前辈,你说的这个朋友,是谁?”

  “一个很大的人物,知道就知道,不知道我也不说。”

  他可不是骗人,若非长得实在相像,他才懒得去打一个小辈呢,哪怕他帅的天怒人怨。

  陈月生也不再追问,心中断定十有八九是假的,就是单纯嫉妒他长得帅。

  但打了就打了,又没有还手之力,趁着此时这位前辈还在陆白身上,多问点问题吧。

  “前辈是……哪位先人?”

  ‘陆白’面露思索之色,回答道:

  “楚思益,我之前……好像是将军吧?忘了,好久以前的事了。”

  还不等陈月生再问,他便遗憾道:“啧,时间要到了,有什么问题你问小白吧。”

  随后陆白身上气质再一变,又变为了那副老实八交的样子。

  陆白看着鼻青脸肿的陈月生,开怀大笑。

  陈月生撇过头去,不去看他,心中叹息不止。

  难受,想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