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真是魔道巨擘 > 31.是不是馋我身子
 
  正午出发,根据地图所绘,沿着小村旁的牯江往南走,便可到蛟城。

  一直走到傍晚时分,还是在牯江旁,愣是不见那蛟城影子。

  陈月生于江边停步,就着月色,他依稀能看见前方不远处,有一座墙体朱红,琉璃瓦闪闪发光的小庙。

  牯江的叶淑娘娘庙,很有名,叶淑娘娘是大玄先皇的一个嫔妃,为大玄先皇诞下首子,而后难产死了,为了纪念他,就在她老家给她整了个庙,据说求子很灵。

  这是山水游记里写的,里面还写,这叶淑娘娘庙常常闹鬼,特别是夜晚的时候,走在江边可能会看到一个女子身影在庙的门口眺望着什么。

  他对这种志异并不感冒,只当个故事听听。

  哪怕庙的门口真的站了一个女子,正直勾勾的看着他,他也只认为这是巧合……个屁!

  那女子身穿一袭白色素服,头发在脑后简单盘起,姿容仪态端庄整洁,正默默用不含任何感情的眼神盯着他。

  该怎么办?跑?往哪跑?

  说些什么?晚辈曹氏叩见叶淑娘娘?逝者安息?无意冒犯?

  他又不是傻子。

  在一番心理斗争之后,他决定不理会那个叶淑娘娘,继续向前行径,不卑不亢。

  当他走过那白衣女子,正暗自松了口气时,一个清丽女声从他身后传来。

  “施主请留步。”

  陈月生动作一僵,回头看去,只见那白衣女子已不见身影,出声者是一个……尼姑?

  那叶淑娘娘呢?

  他平静了一下思绪,开口道:“方才你可看见庙门口站了个白衣女子?”

  那尼姑闻言抿嘴思索了一会儿,摇头道:“没有,此处一直就我一个人。”

  陈月生点了点头,问道:“无事,莫约是我眼花了,你叫住我有什么事吗?”

  尼姑抚了抚胸前衣衫,凸显出傲人轮廓,答道:

  “恰好见施主路过,想来提醒一声,近几日前方有水妖做祸,最好不要过去。”

  “若是实在着急脚程,也最好等到白天再过,那水妖昼伏夜出,夜晚过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陈月生面露难色,看了眼前方一片黑漆漆,后退几步,眼中是满满惧色。

  “这……啧,这可如何是好啊。”

  尼姑又开口道:“若施主不嫌弃,可在小庙暂歇一夜,待到白天时那水妖退回江中,再赶路也不迟。”

  陈月生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又赶紧以愧色掩之。

  “那,便叨扰了。”

  尼姑垂目道:“不叨唠,若是看着施主到前方被水妖吞噬,贫尼良心难安,愧对所学经文。”

  说罢,她脸上竟露出几丝悲恸。

  别他妈装了,演的批戏。陈月生强忍住翻白眼的欲望,跟到那尼姑的身边,走入这座水娘娘庙。

  从外看着是小庙,到了里面更小,只有一个叶淑娘娘的石像,以及一个供以歇息的小室。

  庙内烛火摇曳,更显得这气氛诡异。

  那尼姑走入小室内,拿出一个小木桌和一个坐垫,小木桌上是一个茶壶一个茶杯,迈着小碎步保持平稳的样子,倒是有些憨态可掬。

  陈月生赶紧给那尼姑搭了把手,揩了把油,摸了把小手,十足的精虫上脑。

  那尼姑双颊微红,俯身将坐垫放置好,而后坐下,开始为陈月生倒茶。

  “小庙也无素斋,只有茶水可以招待。”

  她将倒好的茶水推到陈月生面前,伸手道:“施主慢用。”

  而后她便着手为她自己倒茶,陈月生连忙将她的手握住道:“还是我来倒吧,叨唠了您,真是不好意思。”

  那尼姑低头抿嘴,将手轻轻抽开,轻声道:“好的。”

  提她倒完茶水,陈月生将手置于盘着的双腿之上,张望了一番水娘娘庙内的布置,又虚情假意的对那叶淑娘娘拜了拜,而后才开口道:

  “今夜,我睡哪啊?”

  尼姑答道:“里屋有地榻,可以睡觉。”

  陈月生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睡哪呢?”

  尼姑闻言一愣,眨了眨眼,而后神情略为难道:“看来只能挤一挤了。”

  陈月生露出了了然的笑容,伸出一根手指摇晃道:“哦~你个小坏蛋,是不是框我来这陪你睡觉来的,那水妖是骗我的对不?”

  “我看你就是馋我身子了。”

  闻言,那尼姑索性也不装清纯了,对陈月生抛了个媚眼似得白眼,“你才馋我呢,把茶喝了,睡觉去。”

  表面虽是能掩藏,但骨子里那股劲是藏不住的,陈月生看她装的怪艰难的,索性帮她一把。

  他笑道:“急什么,怕不是茶水里下了药,要将我倒腾个一宿吧?”

  听到后半句话,那尼姑心中松了口气,娇嗔道:“色精,不喝就不喝,还不稀罕你喝呢。”

  陈月生色眯眯的看着她道:“喝,喝,不过,我要和你交杯喝。”

  那尼姑细哼了一声,拿起桌上茶杯道:“色胚,色精。”

  陈月生这才拿起茶杯,将手臂交在那尼姑的手臂上,看着那尼姑将那杯茶水一饮而尽。

  “看着我干……嘛啊啊啊!”

  那尼姑目光变得惊恐,脸部慢慢扭曲变形,俯在桌上开始挣扎扭动。

  陈月生起身,玩味地看着她。

  缪妙与他提过一嘴,在江湖中行走,若是有人莫名其妙要请你喝东西,去喝便是了,不管他下没下药,先给他药了再说,只有好处。

  不愧是前辈,真是心思缜密。

  在一阵绝非人类可以进行的扭动过后,那尼姑原形毕露,是一头浅蓝色的大蛇,腰如水桶,长度至少四米。

  那大蛇一双黄眼紧盯着陈月生,有愤怒、有恐惧、有惊诧。

  自己,是被眼前这个人给玩了。

  陈月生从储物法器中取出长刀,眼神从玩味转为冷漠。

  还好带着个柔骨散,不然……就得直接杀掉了,那多不雅。

  他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动静,便提起长刀,准备给那大蛇来个痛快。

  “公子且慢。”

  一个清冷端庄的女声响起,陈月生将举起的刀放下,看向身侧,在叶淑娘娘像下,方才的素服女子正用俯视的眼光看着他。

  “我是……”

  那白衣女子刚刚开口,陈月生就伸手打住道:“别别,我知道,你是叶淑娘娘,这方河神什么的。”

  “我也不跟你多要,八万,这事就算了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素服女子脸色一僵。

  “你的意思是……”

  陈月生将刀尖置于那条大蛇头上,问道:“这蛇跟你有关系不?”

  素服女子撇了一眼那蛇妖,气质变得冷厉起来。

  “有关系,你想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