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真是魔道巨擘 > 29.我一定会回来的
 
  “腾羚一百五十枚!”

  “瀚雀一百五十五枚!”

  “瀚雀一百六十枚!”

  “……”

  陈月生不安道:“姐姐,别喊了吧,咱拿这玩意又没用。”

  缪妙风轻云淡道:“放心拍,我喊停时你再停。”

  这瀚雀,十之八九就是她那毒中生弟弟,碧波城不过小城,能有多少有钱人?有钱不说,还傻的,那就更少了。

  陈月生只得继续提价,不得不说,这运一下气,就让别人多花两颗上品灵石的感觉,是真的爽啊。

  当达到两百二十枚中品灵石的时候,缪妙伸手喊停。

  一株紫龙胆花,一般两百枚中品灵石最多了,近几年可能价格会有浮动,但肯定脱不出这个价格。

  “瀚雀一合,瀚雀二合,瀚雀三合,恭喜贵宾瀚雀以两百二十枚中品灵石的价位拍下极品紫龙胆花。”

  瀚雀房间内,毒中生屁股坐在椅子上,脚放桌子上,旁边还有两个粉裙小娘伺候。

  他张口接过一个小娘剥好皮的水果,默默点头,这个价位还算不错,可以接受。

  碧波城的沧浪拍卖行,房间是以灵兽命名的,此瀚雀为东海瀚波雀,振翅引波涛汹涌,是这座拍卖行的首座,次一位是白鹿,而后是青虎,再就是腾羚。

  这个房间就是他的专属,碧波城人都知道,瀚雀是个狗大户,想要的一定拿到手。

  在房间的角落,那个老树般的老者正幽幽看着他这幅奢靡作态,心中批斗,口念阿弥陀佛。

  “接下来,有请我们隆重取出,此次拍卖的压轴拍品——”

  说着,两个粉裙小娘抬出来一个衣架,上面赫然就是一件白袍。

  “匠心独具,天下独一无二,其绣工高超,防护法阵环绕全身,衣料坚韧,寻常刀兵不可破丝毫。”

  “起拍价,五十颗上品灵石!每次加价为三颗。”

  毒中生勾起嘴角,这一次,可就要换我赚钱了。

  “砰”缪妙重重捶桌,眼中满是怒火。

  “翅膀硬了哈,老娘卖给你的东西,转头就敢放拍卖行倒卖。”

  她幽幽看向陈月生,“弟弟,这次你可得好好听话了,不然……”

  陈月生咽了口口水,很没骨气的点了点头。

  “开始!”

  “青虎五十三枚!”

  “青虎五十六枚!”

  “白鹿五十九枚!”

  “……”

  缪妙的思绪高速翻转,至少是大工制造+15,其中还有匠心所在+30,造型也很不错+5,防护法阵的泛用性+10,衣料坚韧以及可承受上限高+20,正常拍卖溢价+毒中生预计心理承受范围=113。

  她立刻抬手道:“喊到一百一十三左右后停下。”

  陈月生只得哭丧着脸点头,他能怎么样呢?

  青虎与白鹿的竞争在达到七十颗灵石以后就渐渐弱下来了,此时腾羚插手,连续提价三次,直到八十颗灵石。

  而后瀚雀出山,开始加价,真正的竞争现在才刚刚开始。

  “腾羚九十二枚!瀚雀九十五枚!”

  毒中生一手紧握木牌,一手紧握粉裙小娘的大腿,神情亢奋。

  我真是嗨到不行啦!

  “腾羚一百零四枚,瀚雀一百零七枚。”

  缪妙笑着道:“最后一次。”

  毒中生嘴角勾起,最后一次。

  “腾羚一百一十枚,瀚雀一百一十三枚!”

  万籁俱寂,台下众人都屏息静待下一声的喊起,已经有许久没有见过争这么凶的了。

  毒中生笑容凝滞。

  喊啊,你喊啊,他妈的怎么不喊了?!

  突然,那个长衫男子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玄豹一百一十六枚!”

  “玄豹一合!玄豹二合!玄豹三合!恭喜贵宾玄豹拿下这件重宝,欢呼声在哪里!”

  前堂的欢呼声响起,都在为玄豹的一鸣惊人喝彩。

  一百一十六枚上品灵石,什么概念?没有概念,想象不出来。

  玄豹间内,一个长鬃大汉神情恍惚,手中铁棍听令哐啷掉到地上。

  他就是凑个热闹而已,怎么就不喊了?串通好了是吧?

  一百一十六枚上品灵石,得把他老本都掏空啊……

  缪妙啧了几声,“可惜啊可惜,哪来的傻帽出来凑热闹,白给那家伙做了嫁衣。”

  陈月生松了口气,又觉得有些意犹未尽,他奶奶的,刺激啊。

  夜晚,陈月生运转着从那个拍卖行工作人员身上吸来的真气,持续冲刷那条奇经。

  在将近半个小时的冲刷后,那道奇经渐渐通透,陈月生依稀感觉到自己对真气的掌控力更强了些。

  吐出一口浊气,他起身,决定练会儿刀庆祝一下。

  ……

  翌日早,有粉裙小娘前来敲门,告知渡船将起,也负责将二人带往渡船的船舱。

  乘船者于渡船下方排成一条长龙,此渡船与那红木楼差不多高,长三十丈有余,陈月生与缪妙不必排队,上等舱的乘客有特殊通道可走。

  渡船内的上等舱与客栈的普通客房差不多大,内有床位两张,陈月生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他都睡了两天蒲团了。

  缪妙打量了一番,还算不错,她开口道:“走吧,去甲板上看起航。”

  陈月生点头,跟缪妙一起走上甲板。

  甲板上此时有不少人,皆站在栏杆旁等候渡船起航。

  片刻后,一阵嗡嗡声响起,渡船渐渐从海面上脱离,越来越高,直到将近云间。

  渡船渐渐行远,直至再青莲洲的洲陆消失在视野中。

  陈月生这才恍然意识到,要离开这里了。

  若说不舍,那是放狗屁,十三年曼陀宫,出来十几天,人生地不熟不说,仇家还惹了好几个。

  就是有种难以言述的感觉,既非喜也非悲,啥也不是。

  “如今远走高飞,可有感想?”

  陈月生摇头道:“没有。”

  “无趣,该感想感想,东胜洲可比这青莲洲要好玩多了。”

  缪妙转身,向船舱走去,陈月生跟在其身后。

  好似不甘心什么都不说,他又转头看向渡船之后,默默道:

  “我一定会回来的。”

  渡船渐渐加速,往东胜洲行去,载着一船乘客,一个狐妖,与一位将来人人得而诛之的魔道巨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