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真是魔道巨擘 > 25.刀来
 
  坐在房间内配的蒲团上,陈月生委屈巴巴的揉着两侧腰间。

  我就拧了一下而已,一会儿就松开了,这狐妖倒好,拧了至少一刻钟,都麻了。

  缪妙横卧在床上,托腮看着陈月生,脸上是满是快意。

  年岁还没我零头的小弟弟,还想蹬鼻子上脸?皮痒。

  陈月生揉了一会儿,不见起效,索性不揉了,躺倒蒲团上开始发呆。

  好多好多钱啊,感觉失去目标了。

  有了这些灵石,意味着他能大大方方在人间做个富家翁,不用为生计发愁,娶许多房老婆。

  说实话,这几天又是杀人又是跑路,他已经乏了。

  那种稍有不慎就会死的感觉,一开始觉得很刺激,但到了之后,便只剩下害怕了。

  怕死啊,接触后才知道,当主角好像没有那么容易。

  人家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练出来的本事和招数,自己只能暗算偷袭,打正面啥也不是。

  斗战经验,没有,剑都拿不稳,聪明吗?绝对算不上,不过是有些小心思,算什么聪明。

  毫无征兆的,缪妙的声音传来,将他从自暴自弃中拉出。

  “可是觉得既然囊中饱饱,不如去人间做个富家翁,何必在这江湖上打打杀杀呢?对不?”

  陈月生闻言自嘲一笑道:“对。”

  若非仙人,在缪妙眼底是藏不住心思的。

  缪妙得意道:“六不六?”

  学的还挺快,陈月生只得点头道:“六。”

  “呵,男人有钱就变坏,你也逃不脱,今天早上说什么来着?这么快便变卦了,应该还想着多娶几房小妾吧?”

  “……”陈月生很想否认,但他知道,撒谎是没有用的。

  “想想而已……”

  缪妙阴阳怪气道:“想想?我看可未必,杀人都那么麻利,娶老婆我看更利索。”

  “要我说,有这心思也好,我给你支个招,去大玄皇都买栋宅子,天天在街上溜达,指定有达官显贵的千金被你这张脸给迷了去,到时你入赘到他们家,忽悠忽悠你老丈人,指不定能给你个官当当——”

  “噢,我忘了,你这背脊里还种着剑胚呢,弯不下腰,怎么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不过也没关系,说你身体有恙,背有顽疾,通情达理些的,应该就过去了。”

  “如何?法子都给你想好了,到了东胜洲,趁早开始吧,不要浪费青春。”

  话毕她一脸玩味的看着陈月生,见他脸色难看,心中舒坦。

  憋了半天,陈月生才丧气道:“你不劝劝我?我可是你的好弟弟啊。”

  “我有劝啊,劝你趁早放弃,你看你,说斗战经验吧,没有,毅力呢?也没有,见识呢?估摸着你一辈子连个听川郡都没出过,万般武艺样样不通,只会捅和砍,只有一手驭剑术能称道称道,也就是个暗缩缩偷袭的料了,打正面,我现在不用妖气让你一只手,你行吗?”

  陈月生只得沉默,缪妙此言,不过是把他方才心中所想尽数道出而已,听了,他才知道自己真的那么菜,而不是妄自菲薄。

  缪妙又道:“你看你,试都不敢试,我让你一只手,也没说你不准用剑,这你就认怂了?是不是男人?”

  “我话就放在这里,就算你用剑,你也打不过我。”

  陈月生脸色顿时涨红,那你说个瘠薄。

  气氛陷入沉默,缪妙最后带着些虚情假意的苦口婆心,又带着些嘲讽和阴阳怪气道:

  “所以啊,趁早吧,别等缺胳膊少腿,或是被人一刀砍死了才幡然醒悟,有此心,你修行注定拖泥带水,成不了气候的。”

  话毕,她在床上扭了扭腰肢,腰都说酸了,劝人改邪归正、金盆洗手,今日又做了件好事。

  陈月生躺在蒲团上,缪妙方才言语在他脑海中不停徘徊。

  放弃吧……

  此道多有凶险,会死的……

  别等被人一刀砍死了才幡然醒悟……

  做一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后会有期……

  既见过仙家风采,怎么能甘心继续平凡。

  躺在地上,他默默开口道:

  “我现在练,也不晚。”

  缪妙讽刺道:“练什么?练剑?练拳?还是练嘴皮子?”

  陈月生摇了摇头,而后开口道:“我要练刀。”

  剑太冠冕堂皇,不适合他,拳太勇,也不适合他。

  刀,很正好。

  一声闷响,兵刃落地的嗡嗡声响起。

  “刀,我正好有一柄,还有刀法,练不练?”

  陈月生看向身前,一柄五尺长刀正静静躺在他面前,刀身细直,但也厚重,刀尖为斜方形,并不适合捅刺。

  他站起身来,将地上的长刀提起。

  好重。

  “此刀名为洪瀑,刀身重,惯性强,杀力极大,极难控制,乃是北俱芦大工魏宫所铸,墨家巨子为其开刃,我就这么一柄,要还是不要?”

  陈月生将其握在手中掂量了下,这手感,真的爽。

  “我要,多少钱。”

  倒是上道,缪妙悠悠道:“连着刀法,再给你来个优惠,便算两百枚上品灵石,先欠着。”

  “可有利息?”

  缪妙闻言笑眯眯道:“我怎么没想到?一月加五枚,到你金丹境为止。”

  “这破嘴……”陈月生道:“我要。”

  反正债多不压身,利息便利息,看着还便是了,等到缪妙打不过他的时候,总能赖账。

  缪妙其实早就想到了,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恶心他一下,免得他翘尾巴。

  至于赖账……他要有这个能耐,赖便是了,没有的话,那便乖乖还钱。

  “倒是好气魄,何时开练?”

  “现在。”

  缪妙从床上爬起,伸了个懒腰道:“待会可别叫苦,此刀法名为《叠浪刀法》,品阶不高,随处可见,适合打基底,与这柄洪瀑配合,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废话少说。”陈月生心情很是差劲,莫名其妙奇妙便多了一笔贷款,感觉好像被坑了。

  “呵呵。”缪妙只笑,只在眨眼间的一瞬,便想出了个折磨陈月生的办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