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真是魔道巨擘 > 23.匠心
 
  “复习一下,你是谁,设定是什么?”

  “我是刘婉,芳龄二十三,来自柳郡小碧山,师从翠碧真人,筑基境,性格是表面温婉可人,内里恶毒如蛇。”

  背诵般的将这段话念完,已经化为女子模样的陈月生叹了口气道:“何必呢,都过去了,便给我换个男子身份又能怎样?”

  缪妙鄙视道:“蠢,你怎知外面有没有人监视?若是这两人平白无故消失,又从这客栈里走出两个毫无跟脚的人,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说完,她摇身一变,变为那青衫男子,问道:“我是谁,设定是什么?”

  陈月生无奈道:“林青云,二十四岁,一介凡人,胆小怕事,十分懦弱,家住东胜洲大玄王朝内的崆州三川县,自称是当地望族,其实只是个寒门书生。”

  什么玩意这都是。

  缪妙满意点头,抚了抚身上青衫道:“得想办法搞点钱,坐渡船可不是小开销,你身上可有什么好东西?我帮你拿去卖了。”

  “好东西……”陈月生闻言,掏出那件白色法袍道:“这个如何?”

  缪妙接过那件法袍,细细打量,随后摇了摇头,用奇怪的眼神看向陈月生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袍子嘛,白色的,应该挺值钱的吧?”陈月生答道。

  “唉……”缪妙道:“衣料坚韧,是上等仙家灵材,绣纹环绕全衣,成一全方位的防护法阵,很扎实的一件的法袍。”

  “应该是找大工定制的,全天下独一无二,倒卖起来有点难度。”

  陈月生歪头,不解道:“那……卖还是不卖?”

  缪妙答道:“卖了,能卖许多灵石,但卖来的灵石,换不来一个如此扎实的法袍。”

  “啊?我想想啊……”陈月生斟酌片刻,开口道:“卖吧。”

  那个装逼犯也是东胜洲来的,搞不好穿这袍子就给人认出来了,毕竟也说了是独一无二的,如今正好要用钱,卖这玩意合适不过了。

  缪妙闻言有些惊讶,将法袍递给陈月生道:“那行,跟我走吧,带你去见见世面。”

  倒是舍得,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后悔。

  ……

  虽昨日斗法动静甚大,好几个商铺都被波及乃至歇业,特别是那个盐铺,整个垮掉了,老板都气的晕过去了。

  但碧波城还是维持着正常运转,在这座城里,凡人的生活节奏是极快的,他们到此处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搞钱,停止运转一天,带来的损失是难以计量的。

  在听川郡的凡人百姓眼里,这里象征着打拼,但这座城的主角并非他们,而是来自五湖四海的练气士。

  碧波城分为两个区块,一是临近渡船港口和城门的商业区,也就是陈月生与缪妙昨夜闹事的地方,二是从城东福寿街开始的修士交易区域。

  站在福寿街,可以看到一边是行色匆匆的凡人们,一边是优哉游哉的练气士,是很难得的体验。

  福寿街与商业区交接,所以卖的还是些凡人可用的东西,如符篆、文房四宝、书卷之类的。

  福寿街内还有四条街,一条为长庚街,是福寿街与其余街道的中枢,此处可见许多摆摊的练气士,卖一些自己用不着的物件,换点修行资源。

  另外三条街道分别为,福禄街、福缘街、福宝街。

  三条街道分别有一扛把子的设施,福禄街有一个大工主持的甲胄铺,只打甲胄,顾客多为兵家修士,是属于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生意。

  福缘街是一个丹阁,运营方式比较奇妙,店主常炼一些作用十分奇怪的丹药卖,有时还会有令元婴大修都眼馋的丹药,有时也有一些狗都不吃的丹药。

  福宝街有着仙家邸城的标配——拍卖行,号沧浪,是大玄王朝皇家的企业。

  其中福宝街最为繁华,还连接着这碧波城的一大特色,仙家渡船的港口。

  为什么要叫仙家渡船呢?因为这船,是在天上飞的。

  凭百夜国国力,是不可能造出这种船的,这个仙家渡船的港口,也是大玄王朝的。

  陈月生与缪妙此行目的,便是将那件白袍给出手掉,肯定是不会选择拍卖行的,那多危险。

  缪妙说她有门路,陈月生也就跟着她走了。

  到福缘街的丹阁门外,缪妙止步,对陈月生低声道:

  “婉妹,待会儿你进了丹阁,左右转几步,嘀咕两声毒中生,若是有人来见你,你便说声果然是你,然后将这法袍卖给那人,要价五十颗上品灵石,他要讲价,便再提五颗。”

  “他要问你是谁,你便说是隍仙,懂了吗?”

  陈月生一头雾水道:“不懂。”

  什么玩意啊?猜谜呢这是?

  “不懂没关系,照做便可,切记,那人是个话痨,嘴皮子止不住的,单刀直入便是。”

  “啧,好吧。”陈月生进行了一个深呼吸,迈步走进丹阁内。

  他现在胆子可是大了不少,肉身放大炮都干过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丹阁一层就是个走道,二层才是卖丹药的地方。

  走上二层,方眼望去,就两个人,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坐在柜台内,身前是几瓶丹药,一个少年站在一旁,像是打杂的。

  那少年正直勾勾的看着他,他此时是女子身,想来应该是好看的,倒是有些羞涩呢。

  那老头一看就是高人,指定是这家伙了。

  他在那排丹药前缓缓渡步,虽然看不出什么门道来,但看的很认真就是了。

  估摸着时机差不多了,他启唇嘀咕道:“毒中生……毒中生……”

  坐在柜台前的老者双目迸射出精光,运气从柜台内腾出,不知何时手中已经握着一柄长剑。

  陈月生只觉得如芒在背,好强的威势。

  但他表面依旧镇定,泰然自若的看向那老者道:“果然是你。”

  他话音刚落,那老者身后传来一个清朗的少年嗓音。

  “嗯,正是在下,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那老者侧身给那少年让出一条道,而后退到了门旁,将门关上,虎视眈眈的看着陈月生。

  陈月生心中尴尬至极,表面仍旧微笑,镇定道:

  “隍仙。”

  此时自乱阵脚,会死,那狗日的狐妖,又坑老子。

  再信她一次我就是狗。

  那少年眉头扬起,凑近几分道:“原来是隍姐姐啊,好久不见,甚是想念,近来可好?别来无恙啊,可是修为又有提升?化形之法愈发高超了,我方才看着还以为是个筑基女修呢,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二十年前了吧?那伙我还在东胜洲呢……”

  这嘴巴嘚啵嘚啵跟连珠炮似得,果然是个话痨子。

  陈月生伸出一根手指道:“停。”

  那少年便熄火了,搓着手讪讪的看着他。

  “我这次来,是来卖一样东西,卖完便走。”

  那少年顿时垂头丧气,嘀咕道:“坏女人……”

  陈月生眯起双眼,勾唇问道:“什么?”

  那少年立马精神一振道:“没事!落座落座。”

  陈月生点头,摸了摸他的头道:“好弟弟。”

  啧,进入角色了呢。

  那少年闻言动作一滞,转头看向陈月生,哭丧着脸道:“姐姐,要不还是别了,弟弟最近手头紧……”

  “那可不行,姐姐手头也紧啊,”陈月生将那件白袍从储物法器中取出,递给那少年。

  那少年接过白袍,细细打量,这绣工……这料子……好东西。

  他惊叹道:“从哪拿来的?我能出三十颗上品灵石。”

  陈月生学着缪妙的口吻道:“哪来的你不必知道,五十颗上品灵石。”

  那少年对来头其实也没什么求知欲,他这位姐姐出手的东西,绝对是赃物。

  他翻来覆去的打量这件长袍,越看越惊讶,这工艺,这绣工,厉害。

  至少是绣艺方面的匠,纺织工艺他不懂,只知其厉害。

  他也是匠,不仅仅是毒与丹,其他方面也多有涉猎,自然最懂这件白袍的超凡之处。

  有匠心在其中,是独一无二的作品。

  他故作为难道:“太高了吧,我至多出四十颗上品灵石,不然就负担不起了。”

  “五十五颗。”陈月生微笑道。

  “这……五十颗就五十颗,我砸锅卖铁还是买得起的。”

  “六十颗。”

  “唉!五十五!就五十五!”

  “六十五颗。”

  “我买了!”

  那少年都快急哭了,哪有这样子讲价的,坏女人。

  他再三确认道:“六十五颗伐?是六十五颗伐?”

  陈月生只点头,心中非但没有高兴,还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那少年从储物法器里将灵石一颗一颗的拿出,数到六十五的时候,他丢下灵石,抱着白袍逃似得往里屋赶,生怕陈月生再坐地起价。

  陈月生将灵石收入储物法器中,玉佩都被装满了,他还有个香囊还空着,正好用来装灵石。

  那老者收剑,将门打开坐回柜台,又恢复了那副如老树般半死不活的样子。

  待到陈月生走至门边时,他开口道:“他不是毒中生了,现在他是度众生。”

  陈月生一愣,见他没有再说话的意思,便走下了阁楼,并没有过多思考这句话。

  他下了阁楼,走至缪妙身边,突发奇想,狠狠的拧了下她的腰间。

  “嘶~”缪妙惊怒的看着他,胆子肥了哈!

  陈月生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对她轻声道:“设定哦,记得设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