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真是魔道巨擘 > 19.有点东西
 
  傍晚,明珠酒楼下,无关人等皆被遣散,一楼客堂之中,有九人围坐。

  三覆云剑派修士,高松、袁画、周子林,皆是紫府境。

  四碧波城执法修士,皆是紫府境。

  曼陀宫青衣修士,林眉,金丹境。

  碧波城执法总掌,韦珍,金丹境。

  七紫府,两金丹,聚集于此只有一个目的,抓住那个恶徒。

  几人商榷完毕,最后决定……直接抓他妈的!

  什么布局,什么谋划,都滚几把蛋,这么多人手若是还抓不住一个筑基,可以去吃屎了。

  以上是林眉的原话。

  韦珍点了点头,话糙理不糙,当即挥手道:“小丁,放狗。”

  被称作小丁的执法修士点头,拿出一个布袋打开,一只瞳孔如羊,大如牛犊的长毛犬从布袋中跳出,踉跄了几步,摆了个昂首挺胸的帅气姿势。

  此乃东胜洲南部山野特产的妖兽攀山犬,目近盲,嗅觉极度灵敏,奔跑速度极快。记吃不记打,是一种极易驯化的妖兽,因姿态威武被王公们喜爱,用于赛犬用,后才投用于执法工作。

  灵智比五岁小孩高些,但不妨碍他本能上的蠢。

  这只名为大奔,目前已能踏风飞行,在碧波城执法司中的地位比其饲主小丁要高得多。

  小丁摸了摸大奔的头,在他耳边轻声叮嘱了几句,大奔点头,冲到周天霸的尸身旁使劲的嗅,嗅着嗅着,还上嘴了。

  覆云剑派的三人脸色难看,小丁赶紧上前去将大奔拉开,从兜里拿出一个肉干递给它吃。

  毕竟还是妖兽,改不了喜食血肉的毛病。

  吃了东西,大奔的精神头就弱了几分,他是个懒惰的家伙。

  但总归还是得开工的,只见他左闻闻,右闻闻,很有自信的嗷呜了两声,随后奔出酒楼。

  一行修士紧跟在他的身后,不过多时,便来到了一处小巷内。

  只见大奔一个虎跃,跳入巷旁的水沟中,叼出来一个玉狮子印,邀功似得看着小丁。

  小丁心情复杂,又要给这家伙大洗一下了。

  周子林皱起眉头,上前几步将那玉狮子印拿在手中端详。

  是周天霸的随身之物,好像是储物法器?

  他尝试将这储物法器打开,发现其间并没有储物法器该有的窍门,且也不能收入储物法器中。

  他站起道:“是我师叔的随身物。”

  一旁的大奔摇头晃脑的看着小丁。

  立功了吧?立功了吧?吃的!吃的!

  小丁无奈的递给他一块指头大小的肉干,大奔吃了只觉意犹未尽,刚想罢工,但想到罢工后可能迎来的禁食,便又撒丫子奔跑开来。

  众人跟上大奔的脚步,周子林站在巷中,盯着那枚玉印出神。

  这枚玉印给他一种奇妙的感觉,令他好奇又着迷。

  他回过神来,跟上飞行的众人,手中还在不停的揣摩那枚玉印。

  ……

  “天黑黑,野茫茫,风吹屁股屁股凉。”

  陈月生走在山林中,念叨着意义不明的诗句。

  又是天黑,又是山林,上次遇狐妖,这次遇什么。

  他最好是什么都不遇,直到方才,他才知道自己此时的弱小。

  剑法屁点不会,打架又不在行,只能仗着体魄欺负欺负凡人,用飞剑搞点偷袭什么的,但凡是个认真动手的练气士,他估摸着自己就得跪。

  一阵阴风吹过,林间树木摇动,树叶在噼噼啪啪的交击后,又掉下来几片。

  他停步,一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虽然没什么用,但拿着利器,总归是安心些。

  至少他现在是个手有寸铁的人。

  又一阵风刮起,还伴随着与山谷的共鸣,如猫嚎,如象鸣。

  他继续前行,一路伴随着阴风阵阵,这不正常。

  终于,他再也忍耐不住,挥舞着长剑道:“你妈的,装神弄鬼的,出来,和小爷决一死战,看我砍不砍你就完了。”

  话音落下,他站在原地等待片刻,风声再未响起。

  这更令陈月生心中发寒,他走了几步,还是没有风声。

  巧合吗?

  他强自心定,继续前行。

  “好弟弟!”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陈月生惊叫一声,原地舞了一番疯魔剑法。

  缪妙站在他身后,笑眯眯的看着他手舞足蹈。

  最喜欢看人惊慌失措的样子了,嘿嘿。

  几个呼吸后,陈月生慢慢冷静下来,哀怨的看着缪妙。

  硬了,拳头硬了。

  要不是打不过,一定揍扁她!

  但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他叹气道:“姐姐,好巧啊。”

  缪妙点头道:“是啊,巧的很嘞,本来想在这抓几个过路书生补补身子,没想到还能碰上你。”

  “啊,哈哈,缘分嘛……”陈月生皮笑肉不笑道。

  老子是人啊,能不能不要聊这种话题。

  缪妙点头表示同意,凑到他身边道:“不如,你给姐姐补补?”

  陈月生浑身一激灵,连忙摇头。

  “就一口?”

  见陈月生脸色煞白,缪妙脸上笑容渐渐猖狂,轻打了一下陈月生的左肩道:“开玩笑的,没情趣。”

  “呵呵,呵呵呵……”陈月生强颜欢笑,老子信了你的邪。

  缪妙耸肩,扬眉看着他。

  我很无辜哦,是你自己想多了。

  她略有些好奇道:“弟弟,你究竟是个什么来路?曼陀宫可是动了大手笔,都去碧波城发悬赏令了,要活捉你。”

  “还有这种事?”

  陈月生大惊失色,这么说来,还是差点羊入虎口?

  “是啊,我想想啊,黄金五十两,中品灵石三十颗,上品灵石五颗,还能选丹药。”

  她略有些感叹道:“这待遇,你莫不是哪个长老的姘头吧?”

  陈月生听的是心惊肉跳,储物法器里的那些碎银,顿时就不香了。

  他妈的,跑了就跑了嘛,再养几个不就是了吗?

  一没烧你祖师堂二没烧你山,又是派人追杀我又是悬赏,多大仇啊!

  这要给她们抓回山门,十有八九要给那群老妖婆凌迟示众。

  “姐姐,帮我啊。”他眼巴巴的看着缪妙道。

  缪妙摇头晃脑道:“嗨呀,什么话呀,弟弟有难,我这个做姐姐怎能不帮呢?”

  随后她话锋一转,伸手搓了搓道:“不过姐姐最近手头有些紧,弟弟手上可有什么好东西?”

  岂止是手头紧,应该说是身无分文才是,连最普通的渡船船票都买不起,不然她早就跑路到东胜洲了。

  随后她脸色一变,看着陈月生的眼神惊疑不定。

  “弟弟,你……有点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