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真是魔道巨擘 > 16.此事不简单
 
  陈月生走后,房间内众人皆有些恍惚,包括那黑衣男子。

  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触及到了他们的知识盲区,出乎了他们的心理预期。

  林闻看着地板上那具眉心带洞的尸体,齿床生寒,心中没由来有了几丝后怕。

  他绝非没见过死人,相反,见过的还很多,但像这样“噗”的一下,莫名其妙就死了的,他还是头一回见。

  他对身后的黑衣男子轻声问道:“楚大哥,怎么处理。”

  人不是他们杀的,但此事与他们有关,总要想个解决的办法。

  黑衣男子并未答话,只是摇了摇头。

  此事蹊跷,还需谨慎对待。

  那白袍少年的尸身他已用真气探查过了,并未开紫府窍穴,有洗经伐髓的迹象,是一个筑基境。

  但筑基境,是何来那么庞大且强势的剑气,真气收放也……

  不对,修士死后,丹田内所储存真气都会四处流窜,但那少年死时,没有这种迹象。

  正好用完?这绝无可能。

  这个问题被他跳过了,因为根本找不到答案。

  那个白袍少年是林闻在夜晚归家时遇见的,那时他正在一处民房的屋顶驭剑。

  那时他也在场,林闻与他聊了不过几句话,只知是从东胜洲而来,根脚究竟何处他暂且不知。

  那谢广坤更是不清不楚,前脚刚在街上认识,后脚就将他拉来喝酒了。

  此人十分的……奇怪,可以这么说。

  刚见面时,他在街上打飞了一个市井混混,还抢去了他的钱袋子,由此可见他应该有点缺钱。

  而后二人对峙时他出来拱火,引火烧身后,反倒将那气焰张狂的白袍少年偷袭致死。

  此人的举动处处透露着奇怪,他有目的,是即兴而起的杀人夺宝,还是蓄谋已久的其他计划,无从得知。

  “尸体别动,先去县衙报案。”

  ……

  陈月生蹲在一处小巷里,检查着方才得到的“战利品”

  总共只有三样东西,一件白色法袍,一把长剑,一个玉狮子印。

  那个玉狮子印很可能是储物法器,不过他打不开,也收不进储物法器中。

  既然打不开,那就扔掉吧,他看得很开。

  白色法袍,还不知有什么用,先收着,长剑也收着,他还不会用剑。

  收拾完毕,他也就走了,留下一个在巷子水沟里的玉狮子印。

  走上街,眺望明珠酒楼那个方向,发现外边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熙熙攘攘一片看热闹的。

  从酒楼里走出来几个脸色如丧考妣的捕快,后面还搬出来一具尸体。

  “报官了啊。”陈月生默默道。

  一点也不仙家作风,俗话说江湖事江湖了,报官算啥子意思。

  不过他丝毫不慌,他对这个世界的司法力量十分不看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觉得在此不是很适用。

  他转身离去,依然优哉游哉。

  明珠酒楼下,三个背剑男子匆匆赶来。

  看着地上的尸体,三人脸色顿时苍白,其中一人颤声道:“小师叔……”

  那个白袍少年,乃是他们覆云剑派大长老的关门弟子,周天霸。

  正在与黑衣男子交涉的捕头看见三人,前去问道:“你们认识这个人?”

  三人不答,皆是心中惶惶不安,其中一人回过神来对捕头道:“怎么回事?”

  “你问他。”捕头直接把责任甩向黑衣男子,他可没心思管这种江湖纷争。

  于是黑衣男子便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说的站在一旁的霍岩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听完,背剑三人皆是沉默,很合理,是周天霸会做出来的事。

  仗势欺人,结果被人反杀,本应是令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可仗势欺人者是他们的小师叔,这就有点恶心人了。

  说实话,他们不想管,自己做的孽,就该自己负责。

  但他们说了不算,这可是大长老的心尖尖,如今已经死了,若是再坐视不理,他们绝对也会被迁怒。

  居中那人直截了当道:“我们乃东胜洲覆云剑派的修士,地上那个,是派内大长老的关门亲传。”

  “现在我们要求你们,全面锁城,疏通四周县城缉凶,可有异议?”

  捕头愣了愣,说的啥玩意?听不懂啊。

  人间百姓对仙家知之甚少,自然不知道关门亲传是什么含义。

  居中那人见他一头雾水的样子,伸手,掌心出现两根金条。

  “拿走,办事。”

  “好嘞。”

  待到将捕头打发走后,那人对黑衣男子道:“能否与我说说那凶手的特征?”

  “筑基境,有一柄飞剑,头发束于脑后不过一指长,还有……长得很帅。”

  那人默默点头,身旁一人眉头一皱,问道:“是不是穿着粗布短衫?个头六尺左右?”

  “没错。”黑衣男子点头道。

  “你认识?”居中男子对那人疑惑道。

  那人摇了摇头,答道:“我们今早在这酒楼吃饭时,他也在。”

  在场几人皆是皱起眉头。

  此事,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事实上就是那么简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