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的农场供货天庭 > 第177章 我是你姐夫!
 
  次日。

  正在空间内忙着在玄圃空间边界栽树种花的李灶尘,被萧佳雯给搂醒了。

  起床后才发现,天色还很早,才早上六点多。

  “佳雯,你今天怎么醒这么早?昨天晚上不是挺晚才睡的嘛。”李灶尘拨弄着她散乱的秀发问道。

  初春的天气还有些凉意。

  萧佳雯下意识的就往身体非常暖和的李灶尘怀里靠。脸上露出些许害怕的表情说道:“灶尘,我做噩梦了被吓醒了!”

  “做噩梦了?什么梦?”李灶尘笑着问道。

  萧佳雯心有余悸道:“就梦见一条黑蛇,不断的往我身上靠,我吓得跑,那黑蛇就追我,一直跑一直追......”

  李灶尘哈哈大笑道:“梦见蛇了啊?还是条黑色么?这我好像以前听我妈在村里跟人聊天时提起过,怀孕会梦见蛇很正常的,基本都会梦见的,你别怕。”

  “啊~是这样的吗?不过蛇真的好恐怖啊!”萧佳雯听到说基本都会梦见蛇,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些。

  李灶尘笑着感叹道:“那是当然,这人呐,大多数情况下最怕的动物分两种,一种是没有腿的,另一种就全是腿的。”

  萧佳雯娇媚的白了李灶尘一眼,翻身起床道:“咦~不和你说了,我起床啦!我得赶紧收拾一下自己,你姐姐一大早就会过来的。”

  “遭啦!现金没有,一会儿怎么给小彩蝶包见面红包?”

  ......

  八点不到,姐夫开车带着一家子,后面跟着拉家具的货车,到了村外面的岔路口便停下了,因为修路进不来。

  早饭过后。

  老爸李敬文找村长出面,借了村里的几辆三轮车,把那些沙发椅子一件件的拖到了民宿。

  而李灶尘,本来还打算在家里陪小外甥女多玩一会儿再出发去丹州市机场的。

  结果却意外接到了王睿欣她爸的电话。

  李灶尘猜想他们等了几天恐怕等不及了,于是只好早早告别了萧佳雯和家人,骑车到了关江县。

  ——————

  关江县机关大院内。

  李灶尘将摩托车停在王家屋门外的草坪边上,看着这破烂的老式摩托车,他一脸嫌弃的说道:

  “这幺二五也该淘汰了!等事情忙完回来,再跑一趟丹州市,去买辆好点的摩托车备着。”

  似乎是房内的王家夫妇透过诺大的窗户玻璃看到了他身影的缘故。

  李灶尘抬起手还没敲下去,王睿欣的妈妈荣娅便打开了门。

  荣娅的脸上布满哀伤,用那略带叹息的声音说道:“小李,进来吧。”

  ......

  客厅内。

  满脸酒气的王泽宗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

  他面前的茶几上,除了一个装有王睿欣照片的相框,就只剩下一瓶酒和一个酒杯。

  李灶尘被荣娅领着走进后,指着一旁的沙发说道:“小李,你坐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王泽宗抬头,见到李灶尘走进来,冷声质问道:“李灶尘,我女儿呢?”

  见到王泽宗那咬牙切齿的模样,李灶尘并没有什么情绪变化。

  而是径直坐在沙发上,说道:“王叔叔,小欣现在还在某个地方恢复当中,很快我就会把她带回来的。”

  他虽然有些反感王泽宗这疑神疑鬼的性格,但却也能理解他的心情。

  所以这次亲自上门来,也不是来跟他吵架的。

  王泽宗直勾勾的盯着李灶尘,仿佛想要看穿他的把戏和谎言一样。

  李灶尘则脸色很平静的与他对视,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眼神异常坚定。

  许久后,王泽宗问道:“小欣她......还能活过来?”

  “能!”对于王泽宗,李灶尘没有过多解释。

  口头解释再多也没用,等王睿欣醒来把人带回来,他自然就相信了。

  王泽宗听到李灶尘信誓旦旦的回答,一时间也无言以对,只好抓起茶几上的酒杯,仰头一口干喝。

  荣娅这时候端着一杯温水走进来,放在李灶尘的面前。

  接着她坐在王泽宗的身旁,将王泽宗手中酒杯抢过来放下,转头又对李灶尘开口道:“小李,小欣她现在到底是什么处境?我能不能去看看她?”

  说着,荣娅的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估计再说两句就要开始哽咽了。

  想去看王睿欣?那自然是不能放带他们进玄圃的。

  李灶尘礼貌性的拿起水杯喝了一口,随后语气变得柔和许多的说道:“阿姨,小欣她现在暂时还只有心跳,没有呼吸。身上的伤势也很重,处于半死状态,我安排了仆人时刻照看着她的。你们再耐心等等,我说了能救她,就一定能带她回来见你们的。”

  相比于王泽宗,李灶尘对荣娅的态度要好得多。

  “有心跳了?这怎么可能!在医院都没了气息四五个小时,就算是华佗在世也不可能把死人救活吧!”王泽宗压低着声音怒吼道。

  一旁的荣娅瞪了他一眼,用贴在沙发上的手在掐他,示意他冷静点,然后深吸一口气道:

  “小李,小欣她就是苦命的孩子。这事叔叔阿姨知道怪不得你,是她自己千里迢迢跑去江浙找你,像着了魔一样大半夜的还在外面打听你的消息,甚至监控拍到她还在你未婚妻楼下的凉亭孤零零的等了你足足一个晚上。这人死为大,你还是把遗体......”

  李灶尘却抬手打断道:“阿姨,你不用说了,小欣来找我的整个过程,那天江叔已经整理成资料发过给我,我当时去医院的路上就已经知道。”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但现在小欣确确实实是在恢复当中。我李灶尘既然说了能救,那就能救。这世间并非你们所看到的这样,华佗算什么?不过是个凡间有名的医生罢了!”

  王泽宗望着李灶尘那副自信的模样,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声道:“华佗不算什么,那你呢?你又是什么身份?就只说了能救,我们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我们就只希望你能把小欣的遗体送回来而已。有那么难吗?”

  “我的身份?叔叔你到现在还在纠结我的身份?”

  李灶尘冷笑一声,却又苦笑着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心里暗道:看来不拿出点真本事、吐点劲爆的料,他们是不会相信的了。

  接着,李灶尘似笑非笑地望着两人,态度很认真的说道:

  “小欣她是我的女人,既然你们是小欣的爸妈,那我就告诉你们好了。”

  “我李灶尘,不是普通人。师承天道,乃......方外之人!接触的都是天上的神仙,救人算得了什么?”

  李灶尘回想起江震给他脑补的身份,郑重其辞的说着。

  一旁的王泽宗和荣娅听到李灶尘说他们的女儿是他的女人,顿时就火冒三丈高。

  刚想开口怒斥李灶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明明有一个怀孕的未婚妻,还想揪着他们的女儿不放。

  人死了连尸体都不放过!

  结果一听他后半段的话,就有些傻眼了。

  什么方外之人?还神仙都冒出来了。

  “李灶尘,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抛开那什么方外神仙的无稽之谈不说。你那未婚妻明明都已经怀孕,为何还要说小欣是你的女人,难道你还想娶两个不成?重婚罪可是要坐牢的!哪怕是冥婚也不行!”

  “难道不可以娶两个吗?我就算娶两个,又能奈我何?”

  李灶尘站起身俯瞰着他的未来老丈人和丈母娘,脸上沐浴着春风的笑问道。

  还不等王泽宗夫妇发话,他便大手一挥。

  歘!!!

  一坛勾兑酒、一大罐蜂蜜、两条华金火腿、半只羊、半头牛、四只鸡鸭以及一大堆蔬菜水果,凭空出现,堆满了大半个客厅。

  原本还空荡荡很是萧条的客厅,忽得一下子竟变得拥挤了起来。

  因为是给二岳父二岳母准备的,李灶尘也没小气,连比较贵重的粉水晶萝卜和腥红血葡萄都有。

  坐在长沙发上的两人目瞪口呆,指着电视机前这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支支吾吾的仿佛卡壳似的。

  李灶尘也没别的办法让他们相信自己与众不同。

  见展现的效果很好,算是镇住了即将发飙的二岳父岳母。

  他便指着那一堆东西说道:“初次来岳父岳母家做客,也没带什么贵重的凡俗之物,这些食材都是大补难得的东西,是小婿的一片心意。”

  “对了,顺便提一句。那酒很珍贵.....也正是元宵那天周书记请我去参加宴会的原因。”

  “小欣她是我的女人,谁也阻挡不了。所以你们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毫无办法。”

  “这人间的法律,可管不了我李灶尘!”

  “我还赶着去机场,就先走了。”

  “什么时候小欣她醒了,我自会带她回娘家来看望二老。”

  ......

  李灶尘说完像一阵风似的走向大门,只留下两个像是见鬼了一样的王家夫妇。

  嘎吱~

  刚一打开门,李灶尘却见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正背着个大包,拖着一个巨大的黑色行李箱走来。

  小伙子看年纪像是个大学生。一身国外潮牌,韩式烫卷的二分蓬松头,发型很帅气,模样也挺俊朗。

  仔细一看,还隐隐有几分小欣和丈母娘荣娅的影子。

  两人相距不到五米,小年轻见到李灶尘开门而出也是一怔,接着皱眉道:“你是谁?为什么急匆匆的从我家出来?”

  “你叫王承?王睿欣的弟弟?”李灶尘笑着问道,因为他知道王睿欣有个弟弟,在国外读书,今年好像刚大学毕业还是快毕业了。

  王承茫然的点头,又反问道:“我是王承,你又是谁?我姐的朋友?”

  “我是谁?我是你姐夫!小舅子,我赶着去机场,你要是有事找我,可以找你爸要我的号码,加我微信,回头有空再说吧!”李灶尘说完快步上前,跳上了幺二五。

  这关江县到丹州市机场比他村里去机场还要远,李灶尘还得去打车,所以比较急。

  在王承那一脸不解和疑惑的目光注视下,李灶尘骑着摩托车驶离了机关大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