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白锦一身正气 > 第五十四章 大起大落,心有逼树
 
  从太一宫里离开,手握无情仙所赠予冰晶法宝的白锦,满脸木讷表情,站在悬空平台的边缘上,心情复杂回望。

  “刚才......应该是我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吧?那一瞬间,我都想好自己的棺材应该做滑盖还是翻盖的......”

  “想不到竟能平平安安出来,还有幸聆听到无情仙的吐槽.....”

  在看到无情仙衣袖口内的时候,白锦其实觉得自己铁定要完犊子,毕竟修真界可是偏古代画风的一个世界。

  看到人家肚兜什么色号,还不让冷酷至极的无情仙暴怒到辣手摧花。

  但结果完全出乎白锦意料之外,无情仙只是皱着眉,平淡道:“为什么连奖励你的法器都不要,对奖励不满意吗?”

  冰晶是无情仙奖励白锦的法器,嘉奖他懂得遵守许下的承诺,内置一次召唤无情仙分身的术法,以保白锦不会因为意外直接死翘翘。

  白锦是岁命星近二百年来,头回生出全心全意授徒的生物,无情仙不想白锦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他的死亡。

  所以,就特意给他一保命法器,确保岁命星憋二百年才憋出的独苗安全。

  白锦的异常行为,引得无情仙将注意力全部都从书册上离开,就盯着他。

  发现白锦视角能看到自己袖口,无情仙隐隐间明白白锦的异常,道:“我今年一千七百有三十一点六,如孩童般玩闹不会被我放心上,你就......退下吧!”

  虽然被人鄙视为臭宝宝,让白锦心里有股难言无语情绪。

  但当宝宝也好过躺板板,白锦并没有在此时上与无情仙争论。

  毕竟......说自己是男人就是男人?

  怎么证明自己是男人?空口无凭怎么让人相信你是男人?

  反正无情仙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就算她说自己三十六D白锦都认了。

  “好高的地方.......”

  站在悬空平台之上,天蒙蒙亮,白锦正好能将星络仙门都纳入眼底。

  这是他第三次来太一宫,第一次因为过于紧张见完无情仙就跑掉了。

  第二次是和大家一同传输过来,学宫大伙都累坏了,也没有到平台边缘仔细看太一宫前的景色与光景。

  直到这回,白锦才察觉,太一宫建立的位置正好在护山大阵之上,位于五行山最为中间的位置,就像一个阵眼。

  太一宫应该是护山大阵中枢,它即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坚固的。

  白锦站了一会往下方一跳,准备落到低空再往星络仙门前山飞过去。

  现在天亮了,估计回到文瑶峰还没有躺到床上就到赴约的时间,还不如直接去前山摆张躺椅瘫一会。

  他并没有忘记,今天与祝扶有约。

  ………………

  “嗡嗡嗡.....”

  白锦在前山树底下,刚躺着,就察觉到储物戒指里,有奇异的震动声,抬手拿出在异动的传音玉简,接通:“喂?”

  “白锦!起床!太阳晒屁股了!”

  玉简那一头,刚洗漱准备更衣的祝扶对着玉简对面就一阵吼,打算叫醒拖延症严重到没边的白锦起床。

  有过一段共处时间,祝扶也算对白锦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她可不想像呆子一样站在前山,惨遭师弟师妹们的围观,所以,在准备出门前先将必然睡懒觉的白锦叫起床。

  以白锦速度,十五分钟也差不多可以洗漱换衣完毕加飞下山了。

  “现在何止晒屁股.......”

  白锦懒洋洋的应了一句,说道:“现在我人都瘫在灵池边了,你人在哪啊?”

  “灵什么池?”祝扶整个人愣住,差点把耳坠安放错位置。

  “就山门前的观景池,祝师姐的热情邀约小师弟我哪里敢迟到......”

  闻言,祝扶的眼角微微跳动:“你现在给我五分钟的时间,我到前山如果没有看到你.......我就要和你不死不休!”

  话落,传音玉简断,祝扶直接从梳妆台前起身开门,跃上枝头上,踏着树冠直接就往山下狂冲。

  下山找不到白锦,那....他人没了!

  “怎么迟到还那么大火气,近期祝扶是来大姨妈了吗?”

  白锦摇摇头,瘫在躺椅上,翘着二郎腿打了一个哈欠,悠哉的伸着懒腰。

  “白兄。”

  一声充满激动的呼唤,金鳞裹满绷带的脑袋出现在白锦的眼前。

  “怎么了金兄?莫非你看我姿态动人想对我意图不轨吗?”

  伸着懒腰的白锦呼出一口气,从躺椅上盘腿坐起,道:“今日不是假期,怎么跑到山门前报道了?”

  外出参与大厌国历练的学生,都因为严执事请假而获得一周假期。

  对金鳞出现,白锦是比较意外的。

  “我知道,你和祝师姐怎么特训,所以我特意起一大早......”

  金鳞嘴角边绷带出现波动,不难看出他现在的心情不错:“看,我昨晚向师父特意求来的一件护身法器.....”

  “有它在,无论进行什么特训,都不会有意外情况发生!”

  金鳞拿出一柄金色匕首,其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就一金灿灿东西。

  经历过大厌国荒唐事,金鳞对于自身天煞厄运更为有逼树......

  也不想讲什么脸面,一到羽鸣峰直接求师父拿一件,能让二者间无障碍直连联络的法器。

  金鳞拿出金匕首,就是在向白锦保证如果一起玩,玩到快出人命的时候。

  自己有办法将人命按回去!

  “你师父对你那么好?我不信!”白锦满脸惊奇的看着金鳞。

  启明星白锦见过,看面容上就能看出启明星是一个很严厉的师父,绝对不会像岁命星一样宠溺徒弟的。

  金兄这是给启明星下降头了吗?

  “白锦?!”

  祝扶从树冠之上落下来,瞪着坐灵池边和金鳞聊天的白锦,直接上手,按在白锦的脑门上:“奇怪....没有发烧,不像有什么怪疾的影响,也不见有外伤。”

  “说,你是不是被其他人夺舍了!”

  “去去去,毛手毛脚的.......”

  白锦眼皮一跳,一巴掌就拍开了祝扶乱摸的手,道:“我看你才有大病,昨晚我睡得比较早,清晨起的早不行吗?”

  草!昨晚和师父喝开心了,都忘抱着师父大腿求她研制反转魔丹了,

  不快点将祝师姐变祝兄,迟早连自己有没有穿裤衩都被她探的明白。

  “我就是奇怪你怎么转性了.....”祝扶捂着被拍痛的手,小声嘀咕一句,随即看着白锦和金鳞高兴道:“正好,金师弟也在这里.......”

  “我们再进一次太一山脉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