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和熙文学 > 我的修炼变质了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在考场,女考官求着要拜师
 
  董丰现在很惬意。

  虽然身体的状况有点糟糕,但精神却格外亢奋。

  “各位兄台,前面就是出口了。”

  荀鞍立马吹捧道,“这一路上,全仰仗董兄了,大恩大德感激不尽!”

  几个考生连忙跟着吹捧。

  至于有些考生,却懒得再吹捧了。

  见到出口,也就意味着董丰的学识没用了。

  他们可没忘记,这一路上被董丰逼着试毒的各种屈辱。

  更惨的是,哪怕只是吃根草,都他娘的还分出了个三六九等。

  但凡违了董丰的意,以荀鞍为首的几个狗腿子,就出来各种打压。

  他们早就受够了!

  看到首先出现的是董丰,泰宁四公子下意识的望向了项黎和折可玉。

  几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意思不言而喻。

  不过,四人明显失望了。

  项黎面无表情,哪怕是看到了董丰一伙儿,也始终不动如山。

  至于折可玉,更是若无其事。

  “公子!”

  董丰大踏步走到董长庚面前,恭敬的行了一个大礼。

  虽然在毒雾森林一言九鼎,将“公子”的谱摆了个够。

  但出了毒雾森林之后,却是瞬间摆正了自己的身份。

  董丰这般狗腿姿态,顿时引得董丰身后几人戏谑不已。

  董长庚看在眼里,也没有放在心上,面露微笑道,“干得不错!”

  这次董丰却是大大给他长脸了!

  不仅对于泰宁四公子,就连面对项黎和折可玉,他都脸上有光。

  董丰恭敬道,“都是公子教导的好。”

  董长庚笑道,“好了,既然出来了,就赶紧抓紧时间补充状态,你身上积累的毒素可不少,真元也亏空的厉害。这里有几粒清毒丹,你赶紧服下吧!”

  “谢公子。”

  董丰笑意盈盈的接下,获得公子的认可,比什么都重要。

  在获得董长庚的许可后,转头又赐给了荀鞍等小弟。

  对此,董长庚也不在意,甚至很满意。

  董丰是他的书童,董丰收的小弟,也相当于是他的部下。

  时间流逝。

  出来的考生越来越多,包括古图、安芃芃、祁运来、蛇巳等人。

  但不管哪个人,状态都非常不好。

  短短七天时间,每个武者都吃了前所未有的大苦头。

  面黄肌瘦都还是好的,很多武者嘴唇发黑,肌肤组织溃烂,看上去凄惨无比。

  尤其是安芃芃,一出来就泪眼婆娑的望着安舜成,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模样。

  安舜成也及时赐下清毒丹,又是一番鼓励安慰。

  安芃芃顿时大满足,一副小鸟依人幸福的模样。

  出来的考生一多,对于毒雾森林的考核,众人的认知也越来越清晰。

  总结一个字,那就是......惨!

  不敢吃,不敢喝,不敢睡,甚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对于这种考试,所有考生都不想经历第二次。

  凡事都怕对比,一对比董丰就显得格外抢眼,甚至是优秀。

  很多合伙的小团体,甚至都直接成为了仇人。

  出来后,没了剧毒威胁,更是第一时间反目成仇!

  最后,还是两个考官出面,这才把骚乱给彻底压下来。

  [孟夏、钟宁、安邦成、宋萱、赫连阳云都没出来么?也不过如此!]

  董丰望着毒雾森林,背负双手,面带笑容。

  从现在开始,他可以正式宣告战胜这几个天才了,而他势必也会在武道上越走越远!

  就在此时,毒雾森林却是再次传来一阵声响。

  但和先前那些逃脱苦海的雀跃不同,这次的声响却充满了......不舍?

  众人懵了。

  这不至于吧?

  伴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众人却是慢慢看清了这批考生的面容,赫然正是孟夏一行人。

  而他们每个人都......容光焕发!

  这......

  “开玩笑吧?”

  “怎么可能?”

  “他们怎么做到的?”

  凭什么大家都是穿越毒雾森林,所有人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而孟夏这伙人却各个容光焕发?

  这到底是考试,还是......郊游?

  董丰懵了。

  嘴唇哆嗦,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失去了思考能力。

  泰宁四公子,此时也有点发懵。

  孟夏劫气深种,时常咳血,面对这种环境,状况应该更糟糕才对!

  祁瑞目光明灭不定。

  最近他很低调,由不得他不低调。

  从孟夏这里买来的灰塔,一直吞纳宝界雏形里面的宝气,但始终没有完全同化。

  这让祁瑞又是期待又是忧惧!

  灰塔若档次太高,他得喂养到猴年马月?

  冷冰冰的项黎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翘起嘴唇。

  [这才像样。]

  折可玉也颇感兴趣,这就是帮他打破桎梏的恩人么?

  有意思!

  要不是暗杀名录,以及离京那边披露的消息,他或许都不知道恩人就是孟夏!

  就在此时,即将踏出毒雾森林的孟夏,眼眸却是突然明亮了起来。

  “好多暗菩草,大家想不想刷个百毒不侵出来?”

  百毒不侵?

  这话一出,所有跟了孟夏一路的人,齐齐眼睛明亮了起来。

  赫连阳云舔了舔嘴唇,感兴趣道,“该怎么吃?”

  宋萱也大眼睛明亮,再看不出女捕快的精明,唯有对孟夏的信任和崇拜。

  孟夏笑道,“考试这一路,我们吃了一路,身体的毒抗其实本就有大大的提升,已经打了非常不错的底子。而暗菩草,最大的效用,就是能将我们身上积淀的部分毒素,一次性催发出来,然后进行统合,最终形成独特的抗毒秘纹,具备一定的危险性......”

  安邦成道,“就是吃这暗菩草就行了对吧?”

  孟夏伸手,摘下一根暗菩草,率先吃下暗菩草的一枚叶子,道,“暗菩草有剧毒,叶子毒性最低,其次是茎,最毒的则要属于根。我们吃的时候,先吃一枚叶子,然后立刻用真元去炼化它,在和真元的持续对抗中,会持续提高我们的抗毒能力!”

  “好!”

  “哈哈,百毒不侵啊,倒是没想到此次考试,还能有如此成果!”

  跟在孟夏身后的众人,纷纷开始采摘暗菩草,然后按照孟夏的提议,先吃掉一枚叶子,然后就开始炼化。

  伴随着真元的持续消耗,众人就看到孟夏一行人,争先恐后的吞服剧毒的暗菩草。

  外面的众人各个目瞪口呆......这也行?

  时间流逝。

  轰隆隆!

  伴随着一道霞光,赫连阳云身上率先出现一道秘纹。

  赫连阳云大笑道,“我炼出秘纹了,我感应到了,这是我们一路上吃下的所有毒素的集合。孟兄,我还能再吃,继续凝练秘纹吗?”

  孟夏:“可以,以我们一路上吃掉的各种毒素,最少能凝练三叶秘纹,你这才刚刚起步呢!”

  “哈哈,那我就放心了!”

  赫连阳云不再说废话,一口将剧毒的暗菩草根塞入嘴中,大口大口就咀嚼起来。

  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真元震荡的声响,到处都是成就抗毒秘纹的人。

  外面的众人看的口干舌燥。

  生吞暗菩草,这也太疯狂了吧?

  他们甚至看到有个人,咬下暗菩草的叶子后,浑身瞬间开始变黑,甚至七窍都开始流血。

  但饶是如此,这人也不怕,争分夺秒的炼化毒素。

  而孟夏一伙儿的真元存量,也更让同期考生怀疑人生。

  他们经历的不是同一场考试?

  尤其是董丰,此时脸都绿了,只感觉恍若被掌掴了一般,火辣辣的痛。

  同样是通过毒雾森林,他们面黄肌瘦,身心俱疲。

  而孟夏带队,却每个人都精神饱满。

  更不可思议的是,队伍中每个人都对孟夏信任到了极点。

  暗菩草这等见血封喉的剧毒,孟夏说可以吃,他们各个都争着抢着吃!

  简直没天理!

  “章又凛不要吃了,你体质到极限了。”

  章又凛遗憾道,“才勉强三纹,太可惜了!”

  虽遗憾,章又凛还是立马不再吃。

  孟夏:“宋萱别吃了,你的体质也到了。”

  宋萱遗憾道,“四叶抗毒秘纹,一般般吧,大概也就不怕砒霜和鹤顶红的水准!”

  众人:“......”

  孟夏:“赫连阳云、安邦成、屈义、谭洪贞,你们几个也别吃了。”

  赫连阳云不满道,“竟然只有五纹,感觉有点亏了啊!”

  安邦成:“隔天找只剧毒黑寡妇试试!”

  接下来,就是孟夏和钟宁。

  这一下,立马就浮现出了差距。

  暗菩草毒性剧烈,钟宁吃了二三十株之后,也有些扛不住了,七窍流血。

  但稍微一打坐,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然后继续吃!

  至于孟夏,一株接一株,大概接连吞服了五十株,都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众人看的一阵头皮发麻!

  这什么体质?

  在钟宁吞服了七十株左右,孟夏叫停了。

  钟宁成功刷到了七叶秘纹!

  钟宁一掌拍出,一块巨大的山石,直接被一道黑雾腐蚀成了碎屑。

  莫说是一般人,就连泰宁四公子面色都变了。

  安舜成面色凝重道,“钟宁这是将他的死亡之意和蕴含剧毒的秘纹结合了起来......好霸道!”

  古神明也忍不住咋舌。

  “他们这一路都经历了什么啊?吃下暗菩草,还能凝练出抗毒秘纹?而钟宁更离谱,竟然能将抗毒秘纹反过来用!”

  很快,就有人坐不住了,前去找人打听。

  结果吗,他们听到了另外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考试版本。

  走一路吃一路,吃得好喝的好睡得好。

  众多考生泪流满面。

  同样是考试,为什么你们的考试画风是这个样子的?

  我特么心态崩了啊!

  而在这个过程中,所有人都记住了一个名字......孟夏!

  董丰崩溃,“孟夏......没咳血吗?”

  董丰一语落,所有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

  宋萱笑嘻嘻道,“咳血啊?怎么不咳血,咳嗽就没怎么停过!”

  “那......”

  众人眼巴巴望着宋萱。

  既然咳血的话,那孟夏又是如何克服那些见血封喉的毒素的?

  宋萱大眼睛转溜了一些,小手不经意的搓了搓。

  众人无语,这小妮子是找他们讨要好处呢。

  宋萱收了好处过后,笑道,“这个问题,我们其实也问过。子爵哥哥说了,这还得多亏了安舜成公子赠予的千年血参,这血参还真是效果绝佳啊!”

  所有人目光齐刷刷的望向了安舜成!

  关于安舜成赠予千年血参的消息,这可是传的沸沸扬扬。

  几乎所有人都知晓,安舜成胸襟宽广......

  安舜成面皮抽抽。

  但安舜成毕竟是泰宁四公子之一,面皮城府都深不可测。

  不仅没生气,反而笑道,“血参有如此功效,我心甚慰,但愿孟兄能早日战胜病魔吧!”

  而孟夏那边,还在一株株吞服暗菩草。

  九十株、一百株、一百三十株......

  而孟夏炼化的秘纹,也多了起来。

  七纹、八纹、九纹、十纹.....

  众人眼皮狂跳,这未免也太生猛了吧?

  吃暗菩草就能凝练出抗毒秘纹吗?

  几个胆子比较大,心思又活络的考生忍不住起了心思。

  很快,几个考生就重新走入毒雾森林,采摘了一株暗菩草。

  按照孟夏先前的提示,开始吞服茎叶。

  原理他们都懂,最核心的就是炼化暗菩草,统合体内的毒素。

  看到有人进入毒雾森林,董丰都心动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行动,一个胆大的考生,直接就被毒倒。

  躺在地上口吐白沫,身体不住痉挛,眼看就要不行了。

  这......这是......

  所有考生齐齐吓了一跳,为何会这样?

  几个还没来得及吞服茎叶的考生,吓得连忙扔掉暗菩草。

  莫说是其他人,就连刚刚成功利用暗菩草凝练出抗毒秘纹的众人,也吓了一跳。

  关键时刻,还是孟夏出手。

  手掌连拍,暂时将毒性压制下去,成功唤醒了那个考生。

  孟夏:“暗菩草具备剧毒,我们之所以能够吞服,那是因为我们这一路吃了大大小小不同的毒素,相生相克之下,这才没事。”

  众人恍然大悟。

  道理很简单,这就像是锁毒,暗菩草不过是最后的一环。

  赫连阳云、宋萱等人也豁然开朗,此时他们哪儿还不知道,刚刚因为孟夏获得了多大的造化?

  考生酸软无力,舌头麻木道,“谢......子爵......搭、搭救!”

  孟夏:“吃掉解毒丹吧,不然毒性很快就又复发了。”

  考生艰难拱手,内心酸涩无比。

  挣扎了一路都苦熬了过来,却是没想到倒在了最后的贪心上。

  考生吃掉解毒丹,被传送出考场。

  而孟夏继续吃暗菩草,但效用越来越低。

  最终,孟夏成功将抗毒秘纹刷到了十二纹。

  众人咋舌,变态啊!

  看到孟夏走出毒雾森林,所有人齐齐望着孟夏。

  一时,万众瞩目。

  泰宁四公子、项黎、折可玉莫不如此!

  董丰感受到这一切,内心忽然崩溃。

  这就是他和孟夏之间的......差距么?

  他以为很近,实际上却从来都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可笑,可笑啊!

  他一直视孟夏为对手,但孟夏却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他,哪怕只是一眼!

  项黎望着孟夏,“还可一战吗?”

  孟夏:“现在科考,时间上不太合适,考完了你定个时间吧。”

  项黎:“可以。我定时间,你定地点?”

  孟夏:“随便。”

  众人目瞪口呆。

  这是......孟夏?

  泰宁四公子也不由色变。

  他们忽然感觉,以前好像从来都没有真正认识过孟夏!

  要知道,那可是刀奴项黎的约战,就算是他们都得慎重慎重再慎重。

  而孟夏却在三言两语之间......可怕!

  折可玉走到孟夏面前,恭敬的行了一个大礼。

  “谢恩公救命之恩,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孟夏疑惑看着折可玉,“为何谢?”

  折可玉:“我曾被人算计,欠了希金一族一笔高利贷,利滚利之下,彻底跌入谷底。折家长辈为了找到那个希金族人,接连遇害,希金烙印也被数次转移给新宿主......”

  孟夏了然。

  “小事一桩。”

  折可玉面色肃然,“对恩公而言,或许是小事,但对我而言却是天大的事,恩公但凡有所求,折可玉万死不辞!”

  孟夏:“那就多做好事吧!”

  折可玉:“是!”

  众人:“......”

  那可是折可玉的人情,你的要求就是......多做好事?

  开什么玩笑?!

  咳咳!

  就在此时,孟夏咳嗽了一声,嘴角出现了一缕鲜血。

  “......”

  众人一时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刚刚那个指点江山的,和现在这个咳血的,真的是一个人?

  就在此时,黑脸考官和长发女考官联袂而至。

  所有考生齐齐面容一肃,连忙安静、站好,等候两位考官的训话。

  毕竟,在场所有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考官的手中呢。

  让众人意外的是,长发女考官却一脸虔诚的走到了孟夏面前。

  “子爵大人,小女子叫微生伊能,这是我撰写的《毒经》,希望您能帮我斧正斧正!”

  众人直接懵了。

  考官走到孟夏面前,呈上自己撰写的《毒经》,然后恭敬的请孟夏......斧正?

  他们这是在做梦?

  微生伊能......微生......离京那个微生家族?

  安舜成眼睛瞪大,忍不住脱口而出道,“您难道是新近晋升为宗师的微生大人?”

  闻听到安舜成的话语,绝大多数人茫然。

  但宗师两个字,却是宛如惊雷。

  更让众人下巴惊掉一地的是,微生伊能这位宗师,执弟子礼请求孟夏这个考生,帮她斧正《毒经》。

  卧......槽!

  此时,众人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宗师,那可是宗师啊!

  孟夏也面露古怪之色,完全没想到在考场,一位考官下场求他斧正《毒经》。

  “微生考官,您是否误会了?”

  微生伊能长发摇曳,格外虔诚道,“子爵大人,我是认真的,若是您允许的话,我可以随时按照古礼拜您为师!”

  众人口干舌燥,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

  在考场,主考官哭着求着要拜师?

  滑天下之大稽!

  这世界也未免太疯狂了吧?

  至于董丰,先前所有的崩溃、羞辱、不平、不甘,齐齐消失。

  对于孟夏,他忽然没有了任何比较的心思。

  这就像是一个人,只会和自己差不多的人比较,却永远不会和首富比较!

  董丰忽然想开了,豁达了,所以也彻底舒服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